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打听师父下落
    ,精彩小说免费!

    帝都距离泰山大约有一千公里,在专职司机的连夜赶路下,两人只是用了一个晚上,就来到泰山所在的泰安市。

    由于连夜赶路,又由于天下集会还要到明日才正式举行,两人倒是不急。所以在泰安市租了一家酒店,作为落脚,暂时休息。

    待到明日,才正式去集会举行之地。

    仲陵不习惯和鲁三发睡一个房间,所以两人租的是套房,一人住一间。

    这边仲陵已经连夜赶到了泰山脚下,另一边,作为亲眼看到仲陵出去的陈玉儿,见师父竟然一个晚上都没回家,不禁非常好奇,这个家伙到底去哪了?一个晚上都不归家?

    便急忙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陈玉儿直接问道:“喂,师父,你昨晚一个晚上没回来啊?”

    仲陵淡定回答道:“是啊,怎么了?”

    陈玉儿接着问道:“那师父你现在在哪?咱们要一起去上学啦!”故意套仲陵的话,想知道他这一个晚上,到底在哪里浪!

    仲陵回答道:“我现在已经在外地了,这几天都不去上学了,我马上就给王老师打电话请假。”

    “啊?”陈玉儿一阵吃惊,“师父,你没开玩笑吧?这才一个晚上的功夫,你就出了帝都,去了外地?”

    “是啊?有什么奇怪吗?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有什么地方是一个晚上去不了的吗?”

    陈玉儿更加好奇了,问道:“那师父,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去哪里了吗?”

    仲陵本来就是一个人出来散心的,并不想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任何人,便隐瞒道:“我在哪你就不要打听了,师父过几天就回来。这几天你乖乖的自己去上学,顺便也帮我请个假!”

    仲陵因为与田雨馨有十天之约,所以计算着,刚好从泰山回来,雨馨那边应该就有消息了,所以时间上来说正好。

    陈玉儿非常好奇师父到底去哪了,竟然连自己都不带上,自从跟随师父以来,师父每一次不管去哪里,都会带上自己的,这一次竟然直接甩脱自己一个人走掉了,这叫陈玉儿怎么能心里舒服?

    追问道:“师父,你快点说你去哪儿了?徒儿也要来!”

    仲陵断然拒绝道:“我人都已经跑去千里之外了,你还来干嘛?乖乖的在家里等师父,几日后师父就回来了。”

    陈玉儿不满道:“不嘛,师父你去哪儿都不带上徒儿,这根本就不像是个合格的师父嘛!”陈玉儿认定仲陵一定是去哪儿潇洒去了,所以也想去。

    仲陵再度拒绝道:“好了,别闹了,为师不许你来,你就不要来!我挂电话了!”

    仲陵说完,正要挂电话,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便急忙问道:“对了,林珂那边,你有她的消息了吗?她昨晚回来了没有?”

    陈玉儿回答道:“没有啊,真是奇怪了,林珂两天都不见人了。”

    “坏了……林珂不会想不开吧?”仲陵暗自嘀咕道。

    电话那头,陈玉儿听到了,忙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说她想不开?该不会是师父你又伤了人家的心吧?”

    仲陵急忙制止道:“别乱说!”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仲陵说完,果断挂了电话,心里却隐隐的不安起来。

    自从那天晚上自己拒绝了林珂后,林珂已经两天不见人影了,那丫头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仲陵如此想着,便下意识的拨通了林珂的电话。

    “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系统提示音回复传来,仲陵一阵失望。

    “哎,看来那天晚上,我是真伤了林珂的心啦!希望她不要想不开才好啊!”

    仲陵心里在默默祈祷。如今他能做到的,也只能是这样了。

    接着拨通了班主任王老师的电话,准备强行请假一个星期了。

    反正现在他人已经到了泰山脚下,学校那边是批假也得批,不批也得批了。

    就是带着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仲陵拨通了王佳月老师的电话。

    另一边,被仲陵强行挂断电话的陈玉儿心里很不爽,也根本没有死心。

    她仔细思考起来,师父到底会去哪呢?

    雨馨姐故意回避仲陵,所以仲陵现在肯定不是和雨馨姐在一起。林珂也不可能,因为刚才师父都主动问林珂的下落。

    那么这些人都排除掉的话,还有谁能和师父在一起?

    陈玉儿想啊想,没有想出一个符合定位的人选。但是她又不相信,仲陵是那种闲着无聊,一个人出去一整夜都不回家的人。

    忽然脑子内灵机一动,惊叫出声:“该不会是鲁三发把我师父给叫去了吧?”

    一想到鲁三发,陈玉儿越想越觉得合理,只有他才可能将他师父给半夜叫了去。

    因为昨天分别之前,鲁三发还再三要求师父给他留个电话号码,这就为他后来联系师父留下了伏笔。

    “鲁三发一定是有什么难处,所以想请我师父帮忙,然后就把我师父给叫了去。”

    陈玉儿越想鲁三发的嫌疑越大,便干脆不管了,打算联系鲁三发求证一下。

    可是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鲁三发的电话号码!

    怎么办呢?她很快又想到当初自己的爷爷曾联系过鲁三发一次,爷爷那里应该还有鲁三发的联系方式。

    如此想着,陈玉儿便果断打通了陈元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陈玉儿立即甜甜的叫道:“爷爷!”

    陈元接到宝贝孙女的电话,心里那个高兴,开心之极道:“乖孙女,你终于记得给爷爷打个电话啦?最近跟你师父学习道法,学习的怎么样了?”

    接下来,爷孙两寒暄了一番,待爷爷聊高兴了,陈玉儿这才说正事道:“爷爷,你知道那个鲁大师的电话号码吗?”

    陈元一阵苦笑,说道:“我就知道你这鬼丫头打我电话,不是想爷爷了,而是有事找爷爷吧?不过你说鲁大师?什么鲁大师?”

    陈玉儿强调道:“就是上次你请仲陵之前,有请他来我家做过一次净土法事的那个鲁大师啊!一个胖子道长,还有印象吗?”(满地打滚求月票啊!!大家给张月票!!行行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