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八极鼎体质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良久而**的湿i吻,让两人彻底交换了灵魂。

    但是热i吻过后,陈玉儿发现,仲陵那个坏小子,竟然想脱自己的衣服,还想继续下去!

    陈玉儿大惊,急忙护住自己,不让仲陵脱自己衣服,并劝说道:“师父,到此为止了!再继续下去,我怕**的,我们两个都把持不住,会出事!”

    仲陵忙劝说道:“玉儿,你放心好了,打师父第一眼看到你,师父就在心里许下一个愿望,你知道是什么吗?”

    陈玉儿一愣,问道:“是什么?”

    仲陵回答道:“为师当时就许下心愿,要在你满十八岁的时候,才要了你,成为你人生的第一个男人,并也是你这辈子唯一的男人。但在你满十八岁之前,是绝不会动你的。”

    陈玉儿一阵吃惊,说道:“啊?师父你不是说真的吧?你在当初看到人家的第一眼,你就已经考虑这么长远了?”

    仲陵点头认真道:“是啊!真没骗你!”

    “噗嗤!”陈玉儿不禁好笑,说道:“师父,你当时那个叼丝样子,玉儿可真心没看上你!连做你徒儿都是非常勉强才同意的。要不是我爷爷的强势压迫,我不可能拜你为师!”

    陈玉儿说的起劲,继续说道:“而且,当时我不仅不想拜你为师,还想打你一顿,将你收拾得服服帖帖之后,然后要你滚蛋的!可是结果却大出我所料,那天是我被师父你收拾得服服帖帖。也正因为这样,人家才慢慢接受了你。”

    仲陵回想当初,也是一阵感慨,他和玉儿两个人之间的相识,到成为师徒,还真是一场缘分!当时的自己刚进城,穿得又老土又破烂,还留了一头浪子长发,自以为潇洒,结果那个形象高大上的玉儿当然是看不上了!

    陈玉儿接着疑惑问道:“师父,你当时只是第一眼看到玉儿,就考虑到这么远?计划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拿我一血?这没有道理啊?”

    陈玉儿实在无法理解,仲陵怎么可能在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时候,就想到那么远去了。

    仲陵面对陈玉儿的疑问,此时此刻,两人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他也便不想再欺瞒陈玉儿了,实话实说道:“那是因为,为师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看出来你是一个极为罕见的体质——八极鼎体质!”

    “八极鼎体质?那是什么体质?”陈玉儿显然对八极鼎体质还没有一个概念,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仲陵接下来便将八极鼎体质到底是什么意思,告之了陈玉儿。

    陈玉儿听后,顿时脸色大变,没好气道:“师父,原来你当初收玉儿为徒,并不是看在玉儿资质高超的原因?而是看上了玉儿的这八极鼎气质?你原本只是单纯的想将玉儿体内的能量吸收干净,好增长你的修为,是吗?”

    陈玉儿一直以为仲陵会对她“一见钟情”,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决定收她为徒,是因为自己天赋卓绝,被仲陵给看上了。结果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仲陵看上的并不是自己的修道天赋,而是自己体内蕴含有巨大能量!只要吸收干净,就能极大的增强他的法力!

    收自己为徒,竟然是这么自私的一个原因?

    仲陵见陈玉儿生气了,急忙解释道:“玉儿,为师不可否认,刚开始收你为徒,确实只是自私的打算。但是这么久相处下来,你发现师父是那种只为自己的自私自利的人吗?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体质非常的危险,一旦被其他经验丰富的道门中人看出来,他们也是想吸收你的啊!到时候他们只怕等不到你满十八岁就动了你哦!”

    “为师收你为徒,一方面确实也是对你动了心,想吸收你体内的能量。另一方面,却也是想要保护你啊!与其你被其他那些不相干的修道者吸收了,不如给为师收掉,不是更好吗?”

    陈玉儿听到仲陵的解释,心里好受多了,但还是很羞热难当的。便故作忸怩道:“可是,就算是玉儿是八极鼎的体质,玉儿也没答应过满了十八岁,就把身子给师父你啊!所以,师父你打的这个算盘,只怕是要白打了。”

    仲陵知道陈玉儿此时是在跟自己较劲,便也没理她,继续开始脱陈玉儿的衣服来。

    陈玉儿急忙护住自己的胸口,哀求道:“师父,不可以!”

    仲陵急忙劝说道:“玉儿,刚才为师和你那么酣畅淋漓的激i吻,早就受不了了,你就脱光衣服,让为师抱抱你总行吗?为师对天发誓,为师最多也就是抱着你!绝不破你的身!”

    陈玉儿怎么可能相信他,现在他说的话,也许可能是发自真心的。可就怕到时候真到了那一步,他把持不住了呀!到时候又变卦了,谁也无法保证!

    “不行。”陈玉儿断然拒绝道。

    仲陵开始强行的脱陈玉儿身上的衣服,那一身校服的外衣,已经快被仲陵给剥掉了。

    一边用力的强行脱陈玉儿身上的衣服,一边继续劝说道:“玉儿,为师都跟你说过了,你是八极鼎体质,为师必须等到你年满十八岁,才能得到巨大的好处。我现在破你的身,亏大了好吗?所以为师就是为了自己的法力修为大幅度增长,那也是不可能今晚就动你的,你就相信为师吧!”

    此时,陈玉儿饶是全力的抵抗,外衣也已经被仲陵给脱掉了,露出里面薄薄的内衣。

    仲陵继续发力,将她内衣也脱掉,这下上半身就只有文胸了。

    继续劝说道:“玉儿你看,你就是抵抗,也没有什么用,还不是斗不过为师,衣服迟早也是要被脱光!”

    陈玉儿简直拿仲陵没有一点点办法了,便没好气问道:“师父,你真的只是想抱抱我,而绝不会动我的吗?”

    仲陵闻言,顿时大喜,忙答应道:“当然!为师就是想抱着你睡一晚,没有更多的想法!”

    陈玉儿此时一阵犹豫,考虑再三后,最终点头答应道:“那好吧……”

    (求五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