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我叫王智渊
    ,精彩小说免费!

    仲陵内心里极为吃惊,难道这其貌不扬的年轻小子,竟然是一个至少金丹期的修士吗?仲陵绝不敢相信,有这么年轻的金丹期修士!

    因为在他的认知世界里,他的修为进步速度已经是神速了。十八岁就已经是凝真期的修为实力。可是修为越到后面,就进步越困难,连他都不敢保证二十岁就一定能达到金丹期。而眼前就有这么一位看起来才二十岁,却至少已经是金丹期的天纵奇才后生青年!

    可以这样说,眼前的青年,甚至可能比他仲陵的修练天赋还高!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仲陵看着眼前的小子,内心里震惊不已。对他的印象,也直接提升了一大截,再不认为他对别人夸夸其谈吹牛,是在吹牛了!

    毕竟他这么年轻已经有这么深厚的修为,那么他拥有极高的炼器水平,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个时候,这个青年还在唾沫横飞的跟身边那群人大吹特吹,说什么他炼制出来的法器法宝,无一不是精品神器,就连一些大门派的掌门人,见到他炼制出来的这些宝贝,都要动心。

    还说只要他们有足够好的材料,他连极品法宝都能炼制出来。

    他说着说着,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直接开始发言怼他来。

    “你这个人,小小年纪,却满嘴跑火车,比世俗界的那个叫马化云的还会吹!”

    “是啊!才屁大点年纪,就敢说自己连极品法宝都能炼制出来?你知道极品级别的法宝,那是什么概念吗?就是蜀山派的掌门人,也不一定能拿出两件以上的极品法宝啊!蜀山派掌门人是谁?那可是一个专门以炼器见长的大门派啊!”

    “走走走,本来我手头上还有些好材料,打算炼制一件上品的法器。不过看他这个样子,我是不敢把这些材料交给他来炼制了,万一给我炼制失败了,材料报废,我找谁说理去!”

    此人说完,牵着自己的同伴们就要走。

    青年见状,忙开口保证道:“若是炼制失败,照材料价值双倍赔偿!”

    “你还是忽悠别人去吧!我才不敢相信你的鬼话呢!”

    他们说着,已经渐行渐远。

    青年若无其事,继续叫卖起来。口中大声吆喝着:“炼器啦!地球最强炼器大师,开炉炼器啦!法器法宝神器,皆可炼制啊!只要你有材料,只要你的材料足够好!我包管炼制出让你满意的各类法器法宝!”

    “有法器法宝坏了的,不能用了的,需要维修的,也都可以来找我啊!没有什么是不能修的!也没有什么是修不好的!”

    青年就这么吆喝着,但是可能表演过于浮夸,竟然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在他这里过多停留的。

    仲陵心想自己上次从白玫那里继承到一把飞剑,叫做火麟剑,因为法器关键部位损坏,已经无法飞行了。

    对于一把飞剑来说,如果不能飞行了,那基本等于报废无异啊!

    所以仲陵动起了找这位青年修剑的心思。

    主要因为其深不可测的法力修为,让仲陵对这位青年产生了信任。别人可能认为他是大忽悠,但仲陵却感觉他不是。

    反正剑也是坏的,就算他是忽悠的,那么给他修,没修好,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而万一修好了,那好处可就大了!

    于是,仲陵带着自己的乖徒儿,直接往那青年走了过去。

    陈玉儿见师父直奔那自称炼器大师的小子,不禁问道:“师父,你过去干嘛?难道你想打造法器了啊?”

    仲陵回答道:“我不是想锻造法器,我只是有一件法器坏了,打算给他修一下,看他能修好不。”

    陈玉儿质疑道:“师父,我跟了你这么久了,你从来都是两手空空,从来没见过你有什么法器,你哪里来的法器?而且这小子年纪这么小,牛皮吹的这么大,到底靠不靠谱啊?”

    仲陵心中早有定计,不再回答陈玉儿,直接走到了青年的跟前,问道:“我这里有一把飞剑坏了,不能御空飞行了,你能不能修好?”

    青年看了仲陵一眼,顿时眉头就一挑,吃惊道:“你……竟然是九阳之体!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遇到九阳之体,还真是幸会呢!”

    说完,又看了陈玉儿一眼,再度惊讶道:“八极鼎体质……好炉鼎啊!”

    仲陵和陈玉儿闻言,都是大惊失色,没想到这青年眼光如此毒辣,只是一眼,就看穿了他们两个身上的所有秘密!

    仲陵更加内心翻腾,更加感到眼前之人,深不可测!

    青年接着问道:“你们两是什么关系?”

    青年说完,看看陈玉儿,又看看仲陵,脸上满是怀疑。

    他一定认为,仲陵就是培养陈玉儿这个八极鼎的身份,只能陈玉儿成年了,就吸收她体内的能量。

    不过他猜的也没错,仲陵确实是这么一个打算。

    青年满脸羡慕的说道:“啧啧,兄台你好福气啊,真是又美又极品的炉鼎!”

    仲陵脸色彻底变了,第一次不再有老子天下第一的那种骄傲!方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确实有比他天赋还高的年轻人!

    仲陵满脸尴尬道:“兄台你说话真是直接,不过我不得不佩服兄台的眼力!”

    青年呵呵一笑,神情淡然说道:“能遇到传说中的九阳之体体质,也算是老夫……啊不,也算是我来这泰山不虚此行了!我叫王智渊,我是一个炼器大师,幸会幸会。”

    说完,伸出手来,要和仲陵握手。

    仲陵眉头一皱,神情一阵古怪,越发感觉这个叫王智渊的人神秘起来。他刚才自称老夫,是故意说漏嘴,还是真说漏嘴?

    他看起来如此年轻,难道只是表象,实际年龄已经很大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老妖道,又怎么会犯说漏嘴这种低级错误?那么只能说是他故意说漏嘴的?那么他要故意说漏嘴干嘛呢?向自己透露他是老妖道的秘密的目的是什么?

    仲陵心中无数的疑问,一时间根本想不清,不过还是伸出手来,和他握了一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