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雨馨的下落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金汉在听到仲陵说要教他怎么做人,顿时就怒了,反唇相讥道:“就凭你还想教我怎么做人?看来我得好好教你怎么做人了!”

    仲陵笑了,无奈笑道:“那我们就看看,到底谁教谁做人!”

    两人之间的比试正式开始,田金汉知道仲陵不简单,所以也不敢丝毫轻敌,上来就决定全力以赴。

    只见他腰身一挺,人顿时如拔高数公分,形象更加威猛起来!直接狂喝一声:“咤!”声音以内劲传出,如天雷炸响,声震全场!

    篮球场内所有人只觉震耳欲聋,惊心不已!

    田金汉这声威之浩荡,如咆哮的野兽,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威猛气势!

    田金汉暴喝之后,先声夺人,借助这狂暴的声威,如野兽出笼,气势狂暴的往仲陵冲撞而去!

    这一招正是先前对付王涵雪的那一招横冲直撞,只是比对付王涵雪时更加迅猛,更加吓人了!

    仲陵原地不动,等待他的冲撞而来。

    对于一个凝真期境界的高手而言,一个练气期小辈的任何招式,在他眼里都是花招,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他有一百种方法虐死对方!

    比如随口一个定字,田金汉就要吃不了兜着走。或者随便将赤链金蛇释放出来,这条小蛇田金汉就对付不了。更甚至龙炎神臂一出,田金汉这种练气期的身体素质,还没有法力护体,更是一碰就要死。

    当然这些方法都太惊世骇俗了,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武功”,所以仲陵打算用纯身体力量解决田金汉。

    待田金汉冲撞到跟前,仲陵直接手一伸,按压在了田金汉的头顶之上,这头像蛮牛一样冲撞过来的野兽,顿时就刹车了,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田金汉大吃一惊,因为他是起步加速,以极高速度冲撞而来,对方原地不动,直接手一伸就将自己给阻挡不说,他自己还纹丝不动,这只能说明对方的力量比自己强太多太多了啊!

    还尝试继续向前冲,可是头被按住,根本难以往前移动一步。始意识到,这个仲陵之强,只怕不是自己能够对付!

    就在他意识到两人之间是有实力差距时,仲陵本来按住他头的手,忽然松了,然后飞快的一个耳光就甩在了田金汉的脸上。

    口中快速说道:“这个耳光,是姐夫教你怎么做人!”

    “啪!”的一声极为火辣的脆响,田金汉应声飞了出去,甩飞在三米以外。

    “嚯!”

    全场一片哗然,田金汉如此之强,几乎无敌的姿态,可是仲陵打田金汉,竟然是如此的轻松?直接一个耳光上脸?

    场外观战的龙辉和王涵雪更是暗暗心惊,这个仲陵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强到这个地步?强得有些过分了!

    田金汉被仲陵这一个耳光给打蒙了,口吐鲜血,却怒气冲天!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等侮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耳光?爬起来就继续冲往仲陵,要找仲陵拼命。

    仲陵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不闪不避,待田金汉冲近了,又是一个耳光甩了出去,同时说道:“这一个耳光,是替雨馨打的!打她有一个不肖弟弟!”

    田金汉又飞了出去,连续两个狠狠的耳光,已经被打得有点脑震荡了,好几次想努力站起来,却始终站不起来。

    这就好比打拳击赛时,那些选手被打懵逼了,裁判读秒让他站起来,但始终站不起来是一个意思。

    仲陵走过去,以教育的口吻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以为学了一点点道法,就能横行霸道。还想着横扫整个帝京的所有高校?你咋不上天呢?现在知道要低调做人了吗?”

    田金汉此时脑袋虽然很晕,但意识却还没有丧失,听到仲陵说道法的事情,顿时眼神散漫的吃惊问道:“你也是道门中人?”

    仲陵不置可否的点头承认道:“正是!而且我刚才都暗示过你了,我说鬼怕我,意思就是说我是道士,我专门抓鬼的。”

    田金汉更加吃惊,虽然晕头转向的,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道门中人,那么你是什么修为?”

    仲陵低调说道:“不瞒你说,比你练气九层的修为高了不少,我目前修为凝真五层!”

    “啊……”田金汉彻底震惊了,不敢置信的质疑道:“你年纪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么高修为?我不相信!”

    仲陵说自己是筑基期修为,田金汉是铁定信了,毕竟能这么轻松虐自己的,筑基期修为肯定有。但是说他是凝真期五层的修为,田金汉有点不怎么信。

    仲陵淡然道:“你爱信不信。”

    这个时候,陈玉儿站了出来,走到篮球场中间嗓音清澈说道:“田金汉,我师父还真没必要骗你一个练气期的小辈!我师父真的是凝真期五层的高人!而且话说回来,我师父要不是这么优秀,又怎么能追到你姐姐雨馨姐做女朋友呢?”

    田金汉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长相极为俏美,美到有些仙,不像是人间女子的超漂亮姑娘亭亭玉立的站到了仲陵身边。

    听到这个姑娘的说话,田金汉是彻底信了,忙恭敬道:“原来是凝真期的道长高人,怪不得能将我打得找不着北!我田金汉现在输的是心服口服!”

    被人当着现场数千观众连扇两个耳光,田金汉自然是极为愤怒的,可是听到仲陵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是凝真期的修道强者,田金汉崇拜强者的心理,顿时让他心服口服。

    他自己行事作风很狂傲,是个非常崇尚武力的人。他崇尚自己的力量,也崇拜别人的强大武力。而仲陵之强,足以让他崇拜。

    仲陵点点头,称赞道:“小子,还知道服输,还算孺子可教。姐夫再一次警告你,这个世界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的那点见识,其实还根本没入门的!以后不要仗着有点本事四处横行霸道了,不然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明白了吗?”

    田金汉对于仲陵此番话已经非常认同,因为仲陵自己本身就是他口中的人外之人。在没有遇到仲陵之前,田金汉以为自己已经非常牛逼了,一般的凡夫俗子没有人是自己对手。而就算是修道之人,能比得上他的,也没有多少。可是和眼前的仲陵一比较,那着实是什么都不是了!忙点头道:“谢谢姐夫教诲,金汉知道错了!”

    “既然你已经认输,那么你们岭南高校就算败了。”

    “嗯。”田金汉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

    随着田金汉的认输,也就意味着这一次双方学校的切磋比武以元和贵族高校胜利而告终。

    “哦!!!哦!!!”

    顿时,全场数千观众同时欢呼起来。

    “仲陵!!”

    不知道是谁呼喊了仲陵的名字第一句,然后大家异口同声,浪潮一般的呼喊起仲陵的名字来。

    “仲陵!!仲陵!!仲陵!!”

    大家呼声高涨,情绪兴奋。仲陵力挽狂澜,反败为胜,自然是能极大的激起大家的情绪。此时此刻,仲陵在大家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了为学校争夺荣誉的英雄。

    经此一役,田金汉无敌的传说无疑要被终结了,而作为终结岭南贵族高校连胜势态的元和贵族高校,定然会在最近一段时间名声大噪。

    而作为亲手打败田金汉的仲陵,则更不用说,定然会成为周边所有高校同学们最近最热门的谈论对象。

    不过这些虚名,倒不是仲陵在意的,所以在击败田金汉,解决了学校名誉危机后,便低调的带着自己的美貌徒弟悄悄走了,深藏功与名。

    数千同学亲眼见证了岭南学校的败北,现场气氛一片热烈和高兴。而岭南高校的学生们则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垂头丧气的陆续离开了。

    陈玉儿跟随师父走出篮球场后,不禁问道:“师父,你不是要找那个田金汉问雨馨姐的下落吗?怎么都还没问就走了?”

    仲陵微微一笑,说道:“在那体育馆里,不是谈论这些的好场合,所以我打算等他们出了篮球场再问不迟。”

    “哦,这样啊。”

    于是,两人在距离篮球场不远的地方静静等待。

    大约十分钟后,以田金汉为首的岭南贵族高校武术队队员们结成一群,呼呼啦啦的出场了。

    此次他们六连胜被终结,出乎意料的被战败,都挺郁闷的,所以队员们都愁眉苦脸,表情很不高兴的样子。

    仲陵隔离了他们大约一百米,直接传音入密,对田金汉单独说道:“田金汉,你单独过来,我找你有事!”

    田金汉耳朵里忽然出现这个声音,顿时一惊,左右看了看,确信他旁边的这些队友都没有听到刚才的那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知道这是传音入密。急忙前后左右,四下观望起来。

    仲陵忙提醒道:“我在你的左前方。”

    田金汉闻言往左前方看去,果然在一处树荫之下,看到仲陵和他那长相极为美丽的美女徒弟。

    算了一下距离,顿时暗暗吃惊,不再怀疑仲陵说他有凝真期五层实力的事情。

    毕竟传音入密能在一百米之外精准传入自己耳朵里的人,修为肯定不弱。

    见仲陵单独相约,如此高人的邀约,田金汉还是不愿意错过的,便直接对身边队友说一声:“我临时有事,先一个人走了,你们都自己回去吧。”

    说完也不搭理队员们的询问,问他什么事,去哪里,统统没理,就这么直接走开了。

    田金汉在队内地位最高,向来直来直往惯了,大家也没多在意,便继续前进。

    田金汉大步流星来到仲陵的面前,忙直接问道:“姐夫约我,有什么事?”

    仲陵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我这一次叫你过来,是想向你打听一点事。”

    田金汉一愣,这个姐夫神通广大的,有什么事是要向自己打听的?难道还有我都知道他却不知道的事情吗?

    疑惑问道:“姐夫要向我打听什么事?我田金汉只要知道,绝不隐瞒。”

    仲陵直言不讳道:“我是想向你打听雨馨的下落。”

    田金汉更加不解了,忙反问道:“姐夫要打听雨馨姐的下落?难道雨馨失踪了吗?并没有吧?”

    仲陵说道:“正因为我找不到她在哪里了,所以我才来问你啊!我要是知道她在哪里,我还用得着来问你吗?”

    田金汉不解道:“既然你是她的男朋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哪?你都不知道的话,我就更加不知道啊!”

    仲陵苦笑一声,说出缘由:“因为我上一次惹她生气了,所以她故意躲着我,不肯见我呢!”

    “啊?”田金汉大吃一惊,“姐夫你这么优秀,我雨馨姐竟然还跟你耍性子?我雨馨姐还真是有个性啊!”

    因为田金汉看到仲陵身边的绝色美女徒弟,就知道仲陵绝不是那种缺美女的男人。雨馨姐竟然敢在这么优秀的男人面前摆态度,确实很有个性。

    仲陵翻了个白眼,之前这小子还说自己配不上他雨馨姐,现在又说自己这么优秀,他雨馨姐竟然还跟自己闹别扭。前后态度是天差地别,所以证明一个人的外表长相根本不重要,一个人的能力才是征服人心的根本。

    没好气道:“你别打油腔了,你就给我说说,你雨馨姐有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吧?我好去找她,给她道个歉。”

    “这个……”田金汉不禁迟疑道:“还真是为难我了……因为雨馨姐是故意躲你的话,我也很难猜出她会在哪啊。”

    仲陵不禁一阵失望,说道:“也就是说,连你也找不出来雨馨会在什么地方吗?”

    田金汉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赶紧说道:“我不知道雨馨姐在哪,毕竟我和雨馨姐虽然是堂姐弟,但我也不可能随时掌握雨馨姐的动向啊。但是我知道明天有一个重要场合,雨馨姐应该是绝对会到场的!”

    仲陵闻言大喜,忙激动问道:“什么场合?”

    田金汉一字一顿道:“明天是我们田氏家族的族长,也就是雨馨姐的亲爷爷七十岁大寿!这么重要的场合,雨馨姐不可能缺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