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五十亿的大生意
    ,精彩小说免费!

    仲陵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苏芷沫和李若茜不是在家里照顾陈元老爷子吗?怎么也到现场了?

    不由发起提问,得到的解释是她们看老爷子身体状态挺好的,又照顾好老爷子吃了早饭,心念着他们这边的状况,所以就通过电话联系,赶过来了。(其实是作者写忘了。)

    仲陵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陈玉儿继续追问道:“师父,你还没说你在这墓穴里面,到底找到什么呢?”

    仲陵想起自己的绝世机缘,顿时抿嘴微微一笑,故作神秘道:“为师在这古墓之下这么久,自然是得到一番不错的机缘的。至于是什么机缘,以后你们自然就会知道了。你们只需要知道,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仲大帅哥实力又是大涨,这就够了。”

    众女一听,这家伙又自恋了,不由纷纷对他抛白眼,各种表现出看不惯。

    “还仲大帅哥呢?我呸!就你这小样你也帅吗?”

    “是啊!见过自恋的,没见过比你仲陵还更自恋的。”

    众女纷纷吐槽。

    仲陵昂首挺胸,一派非常自信的模样,然后我自岿然一笑,说道:“我不帅,那你们说说,这里哪个没和我仲陵上过床?”

    仲陵此话一出,顿时田雨馨、陈玉儿、林珂三女一阵心虚,不敢说话了。

    苏芷沫和李若茜见三女刚才还叫的欢,仲陵这么一说,三个人都保持沉默了,顿时一阵惊疑,不是吧,她们三个都和仲陵已经有一腿了?

    田雨馨、林珂两人和仲陵有一腿,苏芷沫和李若茜还能够想的通,毕竟两女都喜欢仲陵,这是已经公开的事情。可是陈玉儿怎么会也和仲陵有一腿的?这就有点……那个了吧……

    仲陵见众女都不说话了,顿时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都没话说了吧?”

    陈玉儿眼见师父那得瑟样,心里很不爽,当即就怼道:“师父,你和我们大家睡过有什么用?还不是到现在都还是小i处i男一个?你根本不行啊!”

    “你……”仲陵顿时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气得是吹鼻子瞪眼,却拿陈玉儿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陈玉儿说的确实是事实,这也一直是仲陵心中的软肋。

    “哈哈哈哈……”所有女孩不约而同的欢笑起来,大家都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悦耳动听极了。

    这个时候仲陵眼见自己被嘲笑了,心中自然是很不爽,虽然嘲笑自己的是一大群美女,但这感觉也是很不爽的。当即强行装蒜的指控道:“玉儿你怎么知道为师还是处i男?你难道还跟踪了师父每个晚上不成?亦或者检查了你师父我下面?”

    大家一听仲陵这话,顿时觉得有道理啊,陈玉儿怎么这么确定仲陵就是处i男了?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陈玉儿一点都不虚,当即好整以暇说道:“哼,师父你别给我装了,我有我陈家祖传的识别男人的方法,经验告诉我,你就是处!你还装什么呢?”

    陈玉儿这话如石破天惊,众女都惊讶得张开了小嘴合不拢了。纷纷用一种惊奇的眼神看着仲陵。

    “没想到这还是真的啊?仲陵你竟然真的还是处?”李若茜不禁问道。

    苏芷沫也是无比吃惊,问道:“弟弟,自从你农民进城以后,过的也挺浪的啊,不是今晚在这个女孩房间里过夜,就是明晚被那个女孩子叫去了,怎么混到现在这么久了,竟然还是一个雏?这简直不可思议啊!你怎么保留到现在的?”

    李若茜则直接问道:“你怎么忍得住啊?你睡的这些女孩一个个都是极品大美人啊!”

    仲陵被大家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了,很是尴尬道:“啊,这个……那个……是有原因的啦!”

    只有一直没说话的田雨馨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她和仲陵两个,这种关键时刻被打断的情况都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仲陵之所以到现在都还是雏,估计也是太倒霉了吧!

    不过在听到仲陵一直到现在还是处i男之身,田雨馨内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反而还觉得挺欣慰。自己的男人,虽然在外面花蝴蝶很多,但是身体还是没有被玷污,还是很干净的嘛。

    当即心中就在想了,仲陵这个家伙,这辈子以后肯定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女人的,那么他的第一个女人,一定要是我啊!

    就在大家都聊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李若茜又说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疑问,对陈玉儿说道:“玉儿妹妹,陵少和雨馨、林珂都睡过,这我能理解,毕竟她们两个要死要活的爱着仲陵,可是你……你怎么也和你师父睡过了啊?这是什么愿意呢?”

    陈玉儿被当众这么一问,顿时感觉被架到了风口浪尖一般,脸一下子就红了,支支吾吾道:“我……我……”情急之下,忙机智道:“我是被我师父强迫的!我师父这个禽兽,连她未成年的女徒弟也不放过!那天晚上,我正在房间里睡觉,大约是半夜三四点了吧,我迷迷糊糊中就看到我师父从窗子里爬了进来……”

    陈玉儿俏脸绯红,一边极为慌张,一边半真半假的说着:“我师父竟然欲图对我图谋不轨!我自然是抵死不从,于是拼命反抗,这才没被这个禽兽给玷污了呢!”

    陈玉儿说的正是龙回村打僵尸那个晚上。那晚他们第一次出去打僵尸,打完所有僵尸后,已经很晚很累了,然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她师父仲陵爬上了她的床。那也是陈玉儿第一晚和仲陵睡。

    这番话说得是半真半假,几乎没有破绽,所以仲陵一时竟无言以对,无法反驳。

    田雨馨一听,仲陵这个家伙竟然连他的女徒弟都想惦记?便质问陈玉儿说道:“玉儿妹妹,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仲陵半夜三更爬上了你的床?”

    陈玉儿指天起誓道:“我陈玉儿对天发誓,如果事情不是我陈玉儿说的这样,我陈玉儿天打雷劈!”

    陈玉儿都这样说话了,几个女孩顿时彻底信了陈玉儿,直接将矛头指向仲陵,其中特别是田雨馨大声骂道:“好啊仲陵,你这个禽兽!我打死你!”

    说完,花拳绣腿对着仲陵就一顿乱打起来。

    其余女孩见状,也是个个义愤填膺,对仲陵这个花心大萝卜拳打脚踢,一顿猛打起来。

    于是,五个女孩子联合起来,直接将仲陵包围在中心,个个拳打脚踢,合围仲陵,打得仲陵是嗷嗷惨叫,各种求饶不已。

    “各位美女姐姐,小弟我知道错啦!不要再打啦!”

    “哎哟,打人别打脸,打脸伤自尊啊!”

    “哎呀妈呀,可不可以打轻一点啊?姐姐们下手不要这么重啊……”

    ……

    被田雨馨、陈玉儿、林珂、苏芷沫、李若茜五个女孩子一顿好揍之后,仲陵是鼻青眼肿,整个人都老实了起来。

    叽歪说道:“哼,要不是念在你们都是女流之辈,你们看我仲陵怎么回揍你们!想我仲陵出道至今,一路装逼打脸,风光无限,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殴打?”

    陈玉儿当即厉声道:“你还唧唧歪歪?信不信我还叫姐姐们打你?”

    仲陵顿时怕了,忙说好话道:“玉儿妹妹,为师不敢嚣张了,低调,低调。”

    陈玉儿胸膛一挺,分量十足的大白兔一阵颤抖,“哼,这才像话嘛!”

    接下来,众人在这古墓里留下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便集体朝着外面离去。

    出去古墓之后,仲陵怕古墓里面的很多古董文物被居心不良的人盗走,便打算给文物局打电话了。

    毕竟这古墓最重要的传承虽然被自己给继承了,但是整个古墓之内,各个密室之间,还是存在有大量金银珠宝以及古董玉石什么的。这些东西如果被那些盗墓贼什么的给糟蹋了,那也是怪可惜的。

    这些古物对于仲陵而言虽然是财富,但是却没什么途径可以出手,也就无法第一时间换成真正的钱。二来仲陵也懒得搜刮这些古物了。

    就在仲陵打通了文物局的电话时,他忽然想到,田雨馨家里不正是做古董生意的吗?

    忙挂掉电话,对田雨馨说道:“雨馨,你们家有专家可以清理这个古墓吧?”

    雨馨忙点头道:“嗯,我们家就是做古董生意的,对这些埋在古墓里面的古董金银玉器什么的就是专长啊,交给我们家来处理这些古董的话,肯定没问题的。”

    仲陵立即拍手赞同,毕竟把这些宝物给田家也总比给文物局好啊。给文物局除了一块锦旗作为褒奖外,也就还有五百块钱的现金奖励了。

    仲陵忙道:“那行,我就卖你爹一个面子,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爹,让他来这古墓现场,然后由他来安排清点这个古墓里面的所有古董!也算是给你爹新族长上任,添一把火,巩固他这个崭新的地位!”

    田雨馨闻言大喜,忙感激道:“仲陵,谢谢你的帮忙!你放心,这个古墓里不管有多少古董,不管值多少钱,我们田家将那些东西处理掉后,除了收取一个正常的手续费外,所有所得我都会一分不少转交给你的。”

    仲陵对钱财倒是不是那么在意,但却也不嫌多啊,便大方道:“所得全部给我倒是不必了,不如这样吧,我们就五五分账吧,毕竟没有你们田家的渠道,我也无法将这古墓里的这么多古董全部处理掉啊!”

    田雨馨听了更是大为感激,因为她在这方面也算是半个专家,只是通过估算,就能算出这整个巨大的古墓,里面所有古董和金银珠宝值多少!

    那些金银器皿按照现在金银的价格来算,其实不值多少钱,融化掉后处理,最多也就几千万!可是那些可都是古董啊,这样一算就值钱了啊!就比如说那些瓷器、桌椅、兵器盔甲什么的,如果没有年代的属性,其实根本不值钱,但是有了年代属性,变成了古董,立马值钱了!

    田雨馨粗略估算,这里面的所有古董全部处理掉的话,起码能值五十亿!

    五十亿的话,就是对于他们这么大一个田家而言,那也是一笔大生意了!好几年都不一定能做一笔五十亿的大单!毕竟是纯利润五十亿啊!!这若是放成平时的生意,起码要三百亿的生意规模,才能有五十亿的纯利润。

    这么大一单生意,在父亲刚上任族长之位就遇到,这确实会令父亲的声威暴涨,威信大增的!他的族长之位如果说还有不确定因素的话,那么经过这么一弄,绝对就稳稳妥妥,再没有任何人敢不服和不支持他的了。

    这对于父亲来说,确实如雪中送炭,非常的重要!

    当即就毫不犹豫,打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田向锋那边传来非常温和的问候声,还特意问了仲陵现在在哪里,他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

    很明显,在如今的田向锋心中,仲陵的地位简直举足轻重。

    田雨馨回答道:“爸爸,现在我和仲陵在一起。现在仲陵有一笔大生意要和爸爸你做,爸爸你立马来一趟。这一笔大生意,价值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起码值五十个亿,其中的利润,我看至少有三十个亿,我相信你会非常感兴趣的!你赶快来!”

    田向锋一听竟是是一单五十亿的生意?然后纯利润竟然达到了三十亿?利润这么高?这简直是暴利了啊!自己刚上任,自己未来的女婿就给自己送来这么大一单生意?这简直就是给自己的一份大礼啊!对巩固自己新任族长的地位极其重要!

    当即就大喜道:“好!我马上来!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仲陵乃修道神人,能力之大,他们整个家族都已经亲眼见识过了,所以如今的田向锋对仲陵是极为信任,根本不可能怀疑他的。

    田雨馨淡定回答道:“我现在在大山里,不过幸好这里还有一点信号,我把我们的地址用微信发给你,你按照地图尽快找过来吧!”

    现在通讯极为发达,就是在很多山区里,那也是有网络信号了的。而这里为帝都的周边,全是卫星覆盖,那更加不可能没有信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