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两女失踪
    ,精彩小说免费!

    (二合一大章)

    双儿强调道:“这不是闹着玩,这是真实的主奴关系。仲陵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女仆。”

    田雨馨等三个女孩彻底晕圈了,他们两个还真是玩真的啊?那么他们两个一个主人,一个女奴,关系很暧昧啊!!

    田雨馨顿时就生气道:“哼,仲陵,你给我好好解释,你身边又是女徒弟又是女仆的,还加上一个女儿,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你是不是今后还要给我带回来一个同门小师妹?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一个好久不见的姐姐?一个风韵犹存的干妈?你是不是要把这些暧昧的关系全凑齐了你才甘心?”

    仲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道:“雨馨,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要搞这些暧昧不清的关系的,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女人缘太好,总是会遇到一些漂亮妹子。”

    田雨馨双手抱胸,偏过头去不看仲陵,生着闷气道:“哼,那好,我要你和这个女人解除这种不伦不类的关系,你能不能做到?”

    仲陵正有此意,他并不想要这个双儿做自己的奴隶,做自己的普通朋友就好嘛!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奴隶这一身份!

    可是还不待仲陵说话,双儿就直接急了,黛眉深皱的哀求道:“主人,求求你不要丢掉双儿好不好?双儿会为主人当牛做马,誓死跟随,只要主人不要抛弃双儿就可以了。”

    仲陵一听双儿这样说,顿时就有点左右为难了。她是被人口买卖组织培养大的,奴i性被培育得已经根深蒂固,并不是轻易就能改变她的观念的。

    如果直接解除主奴关系,对于双儿来说就是不要她了,两人不再有任何关系。这对于毫无任何社会生活经验的双儿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所以她怎么也不能答应。

    田雨馨、陈玉儿、林珂三女却是不知道双儿的出身的,一个个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双儿,不知道这个女孩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这么执着的想要做一个男人的奴隶?

    这个身份,不是丢弃了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苦苦哀求的呢?

    就在仲陵左右为难之际,他的电话响了。

    仲陵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一看,没想到竟然是南宫飞云打来的。

    接通电话后,南宫飞云那边发出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仲陵兄弟昨晚在我表哥那里玩的可好啊?”

    南宫飞云自然是知道仲陵去了南宫飞龙的疯狂派对的,也想当然的认为仲陵会玩的很开心,根本不会想到发生了灾难。

    仲陵一听南宫飞云提起这事,顿时就表情一凝,语气低沉道:“不好意思,昨晚玩的并不怎么样,因为你表哥已经死了。”

    “哦?”南宫飞云一听到这个消息,明显大吃一惊,追问道:“南宫飞龙他死了?怎么死的?”

    仲陵只好将昨天遇到的事情大概的和他说了一遍,说是他们遇到了大风暴,然后船很危险,南宫飞龙怕船发生事故,直接抛弃船上所有人,乘坐直升飞机一个人跑了。

    然后非常巧合的,一道闪电将南宫飞龙乘坐的直升机给击落了,南宫飞龙葬身在翻腾的大海之中。

    这些经过几乎和事实一模一样,仲陵也不算对南宫飞云有所隐瞒。只是后来他们遇到海岛,遭遇万鬼围困的事情,仲陵没有再说而已。

    电话那头,南宫飞云听到南宫飞龙死前的经过,是恨铁不成钢的闷哼了一声,说道:“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你仲陵兄弟告诉我此事。我等会就会通知他的父母。”

    略做伤感,南宫飞云接着说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暂且不提我表哥的事情了,说说我这次给仲陵兄弟你打电话的目的吧。”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你身边的那位美女徒弟林珂小姐,和我所收集的一副古画卷上的人物肖像非常相像么?今天我已经有空了,仲陵兄弟能否带来你的那位美女徒弟,鉴赏一下这幅画卷?”

    仲陵听到南宫飞云的说话,立马意识到南宫飞龙的意图,不禁感叹这个家伙还真是心急啊!这才多久,就急着叫林珂去看画了?

    不过昨天他说过,他得到那幅画后,是一件下品法宝!!然而一件下品法宝这么恐怖的神器,他却无法摸索出这幅画的真正作用。所以,这幅画成了他的一个心病,为了研究出这幅画到底有什么作用,他是下足了功夫。

    现在竟然被他偶然遇上了那画中的“主人”,他当然是要打破砂锅一追到底了!!也难怪他会这么心急。

    反正也没事,那就去一趟呗!

    回答道:“飞云兄,你要我去一趟你那里也可以,只是我们刚从海上落难回来,我徒弟已经很疲惫了,你让她先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我们再去你家登门拜访。”

    南宫飞云那边听仲陵这边这样说,自然也是不好强求的,便点头答应道:“好的,那在下就在家里恭候仲陵兄弟的大驾光临。”

    仲陵客套道:“兄台客气了。”

    于是两人又没营养的客套了一番,挂了电话。

    仲陵一挂电话后,就看向林珂,对她说道:“珂珂,明天我带你去飞云公子家里,只带你一个人去哦。”

    田雨馨和陈玉儿听到这话顿时就感觉不好了,陈玉儿直接问道:“师父,我也是你徒儿,为什么你去南宫飞云家里拜访,只带她去,不带我去?”

    田雨馨也是有此疑问,所以眼神定定的看着仲陵。

    仲陵解释道:“因为这是南宫飞云要求的啊!他只说要我带林珂去,我有什么办法?”

    田雨馨和陈玉儿更加奇怪了,为什么南宫飞云只许仲陵带林珂去,而不带她们去?难道是南宫飞云看上林珂了?

    很快两女就回想起当初在星河大酒店大堂的时候,那个南宫飞云看林珂的眼神可非常不对劲啊!现在又点名约见林珂,还真是看上林珂了啊!

    陈玉儿急忙提醒道:“师父,你别忘记了那个南宫飞云是怎么看林珂师妹的?他分明就是看上林珂师妹了啊!你真的还要把她送过去?你这是把她送上门啊!往虎口里推啊!”

    林珂闻言,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不由用一种非常委屈的眼神看着仲陵,问道:“师父,真的是这样吗?你要卖了珂珂?你和那个南宫飞云达成了某种交易,所以要把我出卖给他?”

    仲陵哭笑不得,赶紧解释道:“你们都想啥呢!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仲陵是什么人?会出卖我身边的女人吗?我这一次带林珂去那个南宫飞云家,自然是有特定的重要事情的!”

    最后强调道:“你们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和林珂去他们家真的是有要紧的事!”

    田雨馨和陈玉儿都在心中狐疑,到底是有什么要紧事嘛?只能带林珂去,而不能带她们……

    两人在心里还是有点小不愿意的,但是仲陵不说,也就不好多问。

    这个时候双儿忽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手中还端了一盆水。

    她巧笑倩兮的走到仲陵身边,然后将水盆放在了仲陵的脚下,招呼道:“主人,你累了一个晚上,辛苦了,双儿为您接风洗尘。”

    说完,拿起盆中的一块毛巾,拧干水分,开始给仲陵脸上擦拭起来。

    双儿将仲陵伺候的无微不至,这看得旁边三女一阵尴尬。

    其中特别是林珂,有点不甘心啊,这些不本来都是她来做的吗?

    双儿一阵忙碌,伺候仲陵洗漱完毕后,竟是直接蹲在仲陵的旁边,说道:“主人,你累了的话,双儿给你按按腿。”

    说完,竟是真的乖巧的开始给仲陵按压腿部起来。

    这下看得林珂更加来气了,这不行,不能让这个女人抢走了自己的职务。于是也赶紧在仲陵的另一边蹲了下来,说道:“师父,徒儿也来帮你放松放松吧。”

    顿时,一左一右,两个貌美如花的绝色小美人乖巧的给仲陵按摩着,可把仲陵给享受死了。

    仲陵这个神棍躺在沙发上哈哈大笑,说道:“哈哈,这待遇可真好,我这个师父加主人没白接纳你们!”

    田雨馨和陈玉儿不习惯这样献殷勤,只能在边上干看着,看得是一脸的鄙视,心中非常不爽的。

    田雨馨生气道:“哼,你这个老神棍可真会享受啊!你怎么不要她们给你侍寝呢?”

    仲陵赶紧嬉笑表态道:“侍寝当然是要你这个老婆来侍寝的嘛!雨馨今晚就在我房间里别走了呗?”

    田雨馨没想到仲陵会反将她一军,现在边上这么多女孩子看着,脸皮薄的她就是想答应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啊,便白了他一眼,娇嗔道:“哼,我才不会和你这种神棍睡觉呢!”

    仲陵见田雨馨没有答应,便不知道是故意气她,还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脱口而出道:“那既然雨馨你不给我侍寝,那我就叫别人侍寝了啊!”

    说完,转头对身边的双儿道:“双儿,今晚就留在主人的房间里不要出去了吧。”

    双儿也是脸一红,微微低下了头颅,不过回答却和田雨馨截然不同。只听她带着一点淡淡的害羞道:“是的,主人,双儿一切都听主人的吩咐。”

    陈玉儿、田雨馨、林珂三女集体吃惊,这个女仆这么听话的啊?不仅不用吩咐的自动就知道主动伺候仲陵,连侍寝这样的事情也是完全顺从,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

    田雨馨本来就有点生气了,这下是直接爆发了,指着仲陵大骂道:“仲陵你混蛋!你气死我了!!”

    说完甩手转身就走。

    一口气走到二楼后,进入她自己的专属房间,一个人生闷气。

    这个时候,她想到了自己最好的闺蜜苏芷沫和李若茜,这才发觉她们两个竟然不在家。

    不禁直接打她们的电话起来。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沫沫的手机竟然关机了?真奇怪。”

    田雨馨又继续打李若茜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还是同样的客服语音。

    “她们两个竟然都关机?这是什么情况?”这下田雨馨彻底奇怪了,平时谁的手机会无缘无故关机啊?而且还是两个人同时都手机关了机!

    “她们两个人现在到底在干嘛啊?为什么要关机啊?真是搞不懂她们。”

    田雨馨抱怨着,百无聊赖的她不禁又噔噔噔下楼去,对着楼下的众人大声宣布道:“你们知道沫沫和若茜在哪吗?她们两个的手机为什么会关机啊?”

    陈玉儿一听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关机,不禁好奇猜测道:“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机吗?这也太反常了吧?她们两个不会出了事情了吧?”

    田雨馨一听到这个可能性,顿时咯噔一下,急忙对还在享受徒弟和女仆按摩服务的仲陵说道:“仲陵,你赶紧帮我调查一下沫沫和茜茜哪里去了,若真出事了可就麻烦大了!”

    仲陵顿时一阵疑惑,说道:“这我要去哪里找她们的位置?我又没跟踪她们两个。”

    田雨馨急道:“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们能去哪里?就算去哪里也不至于都关了机啊!我觉得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仲陵见田雨馨这么着急,也怕万一出了事他也不好交差,便赶紧道:“那好吧,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她们。”

    仲陵直接向田雨馨吩咐道:“雨馨,你可以去拿来沫沫姐和茜茜姐身上的物件么?她们的头发、指甲片,甚至脱下还没洗的衣物,这些都行!我打算施法跟踪她们了!”

    田雨馨一听仲陵这样说,自然知道怎么做了,赶紧上楼去找她们的随身物品了。

    很快找到了一些头发,可是这房间里住的女孩子这么多,怎么判断哪根头发就是沫沫的,哪根又是茜茜的?所以只好放弃,重新寻找其他事物。

    找到两人的衣服,发现都是洗过的,按照仲陵的要求,必须脱下没洗的才行。

    于是,田雨馨只好去卫生间洗衣机里面去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