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天阴绝脉
    ,精彩小说免费!

    仲陵一掌拍下,巨大的龙炎神臂直接将弥貅兽给笼罩,然后大力一握,已经是将小小的弥貅兽紧紧抓在手中。

    弥貅兽的本体,才小猫大小,被如此巨大的龙炎神臂全力握住,轻易难以脱困而出。

    猛然,仲陵忽然感觉到紧握的拳头有点吃力,要被崩开,当即赶紧加力,将拳头死死的握住!

    弥貅兽在仲陵的龙炎神臂之下,爆发出极为强大的挣扎力,仲陵差一点脱手,让它给逃掉了!

    在仲陵的使劲加力下,弥貅兽稍微挣开一点,又被收缩回去。

    接着,弥貅兽竟然又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张力,似乎拼死也要从仲陵的龙炎神臂中挣脱出来。

    仲陵暗叫吃力,大喝一声:“畜生,困兽之斗了,还垂死挣扎,徒劳无用,又何必白费力气!!”说着,更是又催三分法力,加大握持力度!

    “臭道士,放开我!!”龙炎神臂里传来弥貅兽极为愤怒的声音。

    仲陵死死握住拳头,绝对不让弥貅兽给逃出来,再度大声喝道:“哼,孽畜为祸人间,本小道怎么可能放了你?”

    弥貅兽知道多说无益,现在只能全力脱困了,于是又拼命的挣扎起来。

    仲陵也死死握紧拳头,和它拉锯,一人一妖就这样暗暗斗力。

    就这样,大约过了五分钟,弥貅兽还是没能从仲陵的手心里逃出,终于是累了,不再垂死挣扎,安静了下来。

    仲陵顿感手中轻松,暗暗送了一口气,嘴中却故作张扬道:“妖孽,就算你再拼命挣扎,也是逃不出小道我的五指山的,就死了这条心吧!”

    现在的弥貅兽,就好似被困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不管怎么反抗,那也是无济于事。

    弥貅兽确实累了,也知道再怎么挣扎也逃不掉了,竟是说起软话来:“小道士,奴家和你无冤无仇,你又何必如此针对我呢?不如放了我吧?我保证以后隐居山林,再也不跑出来害人了。”

    仲陵微微一笑,说道:“你已经作恶了,现在却轻巧说一句以后再也不作恶了,就相安无事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你还是乖乖伏法吧!”

    弥貅兽大惊失色,问道:“你真的不打算放过我了?”

    仲陵手举龙炎神臂,将巨大的光芒手臂举起老高,那只小小的妖怪,就在那拳头手心里。说道:“你先回答小道几个问题,如果能让小道满意,小道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生路。”

    弥貅兽绝处逢生,大喜道:“什么问题?你尽管问!”

    这个时候,鲁三发,陈玉儿等女孩子都跑过来了,纷纷喜笑颜开的恭维仲陵本领高强。

    毕竟又一只强大的妖兽被他给制伏了。

    仲陵客套回复了一番大家的恭维后,这才向弥貅兽问道:“你为什么要毁掉王乐乐的魂魄,寄居在别人的身体内,潜伏在张子恒的身边,张子恒到底于你有什么样的好处?”

    弥貅兽如实回答道:“因为张子恒是天阴绝脉,这种体质天生极阴,人类一般承受不起,所以都不长命。但是,这种血脉对于我们弥貅兽一族而言,却是大补。如果我能完全将张子恒的血脉吞噬,那么我不仅将法力大增,还能再次进化,变成更加厉害的妖兽品种,有更优质的血统。这就是我接近张子恒的目的。”

    弥貅兽说完,还不忘给自己辩解道:“小道士,奴家以前真的从来没做过恶,还不是看这张子恒的血脉对我太有益了,我一时糊涂,起了贪心!而且就算是我不吸收这张子恒的血脉,这张子恒的命也不长,所以说起来也不算是我害他啊。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小道士你就放过奴家吧?”

    仲陵没有理会它,倒是一边的白兔精听到这番言论,当即就愤怒起来,冷声道:“原来你是在吸收子恒哥哥的血脉,怪不得我耗费了那么多精元,寿命和法力都是大降,也没能让子恒哥哥的病情有一丝丝好转。你好狠毒啊!”

    弥貅兽被紧紧的抓在龙炎神臂手心,也不知道它是什么表情,只听它当即阴阳怪气的回复道:“啧啧啧,你一只妖精而已,却操着一颗菩萨的心,你不会是想积善行德,修成正果吧?”

    “你!”白兔精见它嘲讽自己的出生,气得是无言以对。

    只好替自己辩解道:“我们虽然都是妖精,但是妖精也有好坏之分,你是一只害人的妖精,而我是一只救人的妖精,这就是我们的区别!”

    接着,又补充道:“还有,你没看不管是痴真大师,还是这位小哥,都没有对我有任何敌意,却全都齐心协力要铲除你!这也是我们不同的待遇!你现在死到临头了,还是多想想自己死后在地狱怎么减轻刑罚吧!”

    “你!”

    这下轮到弥貅兽气到无言以对了。

    仲陵果断打断了两只妖怪之间的斗嘴,继续问道:“弥貅兽,我问你,你吸收张子恒的天阴绝脉已经到什么程度了?”

    弥貅兽如实回答道:“只差一点点了,最多还给我十天时间,我就能将张子恒的整根天阴绝脉都吸收到我的体内,化为我自己的血脉!到时候我将获得巨大的成长,法力大增还身体进化,简直就是不同的人生了!对了,小道士,反正那个张子恒也快要死了,你就让他临死前把天阴绝脉让给我呗?”

    弥貅兽越说越激动,竟是提出这等非分要求。

    “做梦!”仲陵和白兔精两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吼道。

    “……”

    弥貅兽这才停止了一颗躁动的心。

    “听你这么说,如此看来,那个张子恒的命是不长矣啊!就是我亲手出手救治,只怕也是难以治好了。”仲陵轻声嘀咕道。毕竟一个人的血脉几乎已经被吸干了,要想再恢复,几乎已经不可能。何况他那条血脉,还是一条本来就要他命的血脉。

    仲陵没有再理会这回事,而是紧接着问道:“弥貅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弥貅兽一族,之所以能隐匿一切修为和妖气,是因为体内的弥貅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