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信封禁制
    ,精彩小说免费!

    仲陵接过天虚道人送给自己的信,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非常古朴的一个信封,封面上写着“远清亲启”四个大字。

    仲陵心中非常疑惑,这会是一封什么样的信呢?里面写的都是些什么内容呢?很想知道啊!

    正想着,收到了天虚道人的特意提醒,“这封信里面,写的是老道观天象的感悟,对不久未来大事件的挂算,里面有提及这一次人类到底会遭遇什么灾难,可谓乃绝对天机。”

    “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所以这封信外人绝不可看,包括师侄你。且,师侄务必要亲手交到你师父的手中,非常的重要!当你师父看过此信之后,便会明白,这一次人类的浩劫,将会有多么的凶险!这是个人无法扭转的局势,你师父定然会亲自来一趟蜀山,和老道商议面对这一次滔天浩劫的详细事宜。”

    “师侄切记切记,一定要将此信尽快亲手交到你师父手中啊,这极为重要,事关人类生死存亡,师侄切莫大意掉以轻心啊!”

    仲陵听天虚道人说的这么严肃认真,哪敢轻易待之,赶忙认真回复道:“掌教真人放心,弟子定当不负所托,尽快将此封书信交到我师手中。”

    天虚点点头,“嗯,既然如此,那你便自行离去吧。”

    仲陵心中一阵疑惑,这蜀山派的掌教真人兴师动众的把自己叫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件事?只是想要自己送一封信?没其他事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封信非比寻常,事关整个修道界以及人类的安危,这么劳师动众也是正常。

    专门只为了这么一件事而把自己叫到蜀山亲自面见他,也足够了。

    仲陵心中带着疑惑离去。

    在出了蜀山派掌教真人修练的洞天福地之后,仲陵不自觉的就拿出来那封天虚道人交给自己的信。

    他心中无比好奇,这信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人类这一次可能将面临一场天大的浩劫,那这场浩劫又到底是什么?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这一切的谜底,在这封信里面,有所答案。

    仲陵天性叛逆,按捺不住心中的求知欲,极其的想知道这巨大浩劫的始末,于是,便动起了打开这封信一看究竟的念头。

    虽说天虚道人早就说过了,这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这封信除了自己的师父仲远清能看以外,外人都不能看,但仲陵就是想看了!

    心想,反正这封信是给自己师父看的,自己师父看过之后,没有不告诉自己信中内容的道理。那么,反正自己师父会告诉自己信中内容的,那么自己抢先看一下,也没什么吧?

    就是抱着这么一种取巧的心理,仲陵忍不住伸手撕开了信封……

    可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生出来,他竟然完全无法摸到信封的切口,不知道要从哪里才能打开这封信。

    研究了好一会儿,仲陵还是不得要领,便只好心一横,直接动手撕这信封来。

    心想,直接把信封撕了,就能取出里面的信件了吧。

    更加奇怪的感觉生出来,只觉这信封软绵绵的,根本不好着力。好不容易使一点劲,就感觉被卸掉一般,根本不受力。

    于是,不管他怎么用力撕扯这信封,都感觉软绵绵的,不受力,用不上劲,而且信封牢固如初,根本撕扯不破。

    仲陵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感情蜀山掌教真人天虚道长在信封上施展了禁制啊!防的就是自己这般偷看吧?这是人之常情。

    仲陵知道了信封上有禁制后,还不死心,开始尝试破解禁制的办法来。

    只见他双手掐诀,口中默念咒语:“天乾地坤,太初三清,法力无极,万法皆破!破!”

    破字一出,仲陵手往信封上疾指,但是毫无变动,一点反应都没有。

    仲陵不禁摇头苦笑,这蜀山派掌教真人设置的禁制,自己一个道门小弟子能够破解开来那简直也是笑话了,这不是太小瞧蜀山派了吗?

    接下来,仲陵手持信封,使用了无数办法,比如用蛮力撕扯,用法力强行破除,但都以失败告终。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使出了多大力气和法力,信封都是固若金汤,无法破坏,取出里面的信件。

    在百般尝试后,仲陵终于彻底死心,只能仰天一声长叹:“哎!果然还是打不开啊!”

    在天虚道人深不可测的禁制之下,仲陵连一封信都打不开,自觉非常失败。不过想到其人乃蜀山派这么大一个门派的掌门人,其所设置的禁制自己破解不了,也并不耻辱。

    只是,深被好奇心所困扰的仲陵,此刻对于信封里面到底写的什么内容,人类到底将面临什么样的巨大灾难,就更加好奇起来。只是信封无论怎么样都打不开,那也只能作罢,只能等到见到师父之后,再看师父怎么说了。

    天虚道人设置的禁制对于自己来说是天堑,怎么都破除不了,相信对于师父来说,破除这禁制应该也就是信手捏来。

    仲陵翻了一个无奈的白眼,将天虚道人给的信封老实收了起来,然后顺着宅院之路,一路往外面走去。

    当仲陵走出一处道观之时,乾宁道人正等候在此。

    一见仲陵来到,立马笑脸迎了上去。

    一番客套后,乾宁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等候在此的真意,“最近家师气象沉重,时不时唉声叹气,感觉像是心事重重。如今又如此特意的将小道友你叫来会面,只怕家师叫你,不会只是为了等闲之事吧?”

    仲陵一脸严肃说道:“掌教真人将小弟叫去,确实是有一件事关重大的事情,托付于我。”

    乾宁眉毛一跳,急忙追问道:“敢问小道友,到底是何事?能令家师如此慎重?这件事情是否和家师最近心事沉重有关?”

    乾宁最关心的还是,既然是如此重大的事情,自家师父不把事情和门派内的师兄弟师叔们说,叫来这么一个外人小子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