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不速之客
    ,精彩小说免费!

    仲陵捏住白末曦的手腕经脉后,直接释放出一股真气,穿透进入了白末曦经脉里面。

    这股纯阳真气顺着白末曦的经脉一路向上,迅速来到了手臂、肩膀部位。并通过肩膀与身体的联通,迅速贯穿她的身体上下,在其全身经脉内游走。

    这是白末曦对仲陵的充分信任,这才敢让他真气在自己体内肆意行走。若此时仲陵心生歹意,那白末曦是非常危险的。仲陵此刻真气已经彻底侵入了白末曦的身体里,只需要轻易的一个破坏,就能让白末曦经脉寸断,沦为真正的废人。然后要杀要剐,就随他意了。

    不过仲陵当然绝不会这么做。

    仲陵化作游丝的真气不断在白末曦奇经八脉里探索,摸索,白末曦只感觉全身上下都被一股说不出来的力量侵袭了,身体里面是又痒,又暖洋洋的,非常舒适。

    她知道,是仲陵的纯阳真气在她的体内起了作用。

    白末曦修练的是水属性功法,自带寒冰属性。练功出岔后,那股寒冷入骨的真气就不受控制的在体内游走,导致她身体也极为寒冷,随时都感觉要冰冻一般。

    现在,仲陵的纯阳真气进入体内,那真是宛如万年寒冬中一股暖洋洋的春日照射在了身上一般,十分温暖惬意。

    仲陵摸索了大概四五分钟之后,对白末曦体内的情况已经有了全面了解,便收了功力,将真气全面从白末曦的身体内撤了出来。

    此时,白末曦只感觉全身都凉飕飕的,也很舒服。

    仲陵放下了白末曦的手腕,两人对面正经而坐,仲陵分析道:“适才我用真气探索了白师姐的全身经脉,发现白师姐这一次虽然练功走火,但幸好出错不深,离岔的真气并不是很多,所造成的后果并不是特别严重,倒也是万幸了。”

    白末曦此时已然还沉醉在刚才的那种舒适当中,脸上有点迷晕的暗红,看仲陵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闪闪发光。点点头说道:“嗯,也正是因为并不算很严重的走火,我才没有急着去找师门前辈们求助,想着看自己能不能自行处理好。如果是非常严重的话,我当然也不会这么硬扛着了。”

    仲陵点点头,说道:“对于白师姐体内的情况,我已经心中有个大概,事不宜迟,小弟我这就为师姐你化除掉体内的所有出岔真气。”

    白末曦也做好了准备,想要迎接仲陵更强烈纯阳真气的入体,这定然会是一种无法言述的舒服体验。不知道为何,她竟非常期待。

    在刚才第一波丝流真气进入她身体后,她就感到全身温暖,全身都暖洋洋的,非常舒适。更奇特是,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痒痒,又酥又麻,不知道是何感觉。有过一番体验过后,她竟有点食髓知味。

    就在两人都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忽然一声突兀的声音传了过来:“白末曦,老道听闻你练功走火,经脉受损,身体不适?自己闷在心里已经二月有余,为何不向我们这些长辈求助呢?”

    白末曦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大变,轻喝道:“不好,竟然是那个老贼来了!”

    仲陵一看白末曦这反应就察觉不对,急忙低声问道:“白师姐,有何不妥吗?”

    白末曦急急说道:“此人道貌岸然,对我心怀不轨!此番他不请自来,绝没有安什么好心!”

    仲陵闻言,目光顿时变得坚冷,自顾点了点头。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材中等的灰袍老者直接不请自入,进入了白末曦的房间。

    老者一眼就看到了白末曦闺房里绝不可能出现的其他男子,顿时脸色一沉,冷哼道:“嗯?你小子是谁?怎么会在白末曦的闺房里?”

    白末曦愤怒起身,怒声回敬道:“他是谁与你何干?倒是陆玄长老你不请自来也就罢了,连进入弟子房屋也是直接而入,都不需要问过主人之后,再进屋吗?”

    仲陵也是淡然起身,神态从容,并没有就老者的质疑进行回答。

    叫陆玄的蜀山长老明显对白末曦的这个说法不满意,没好气道:“我乃本门长老,进你一个弟子房屋,还用得着经过你的同意了?”

    白末曦据理力争道:“男女授受不亲,陆玄长老你虽贵为长老,却也应该避嫌,不应该随意闯入我这个女弟子的闺房。这要是传出去,对长老你的名声也不好!”

    陆玄满不在乎说道:“我一番好意,特意找你来帮你疗伤,我行得正坐得直,我有什么好怕别人说的?”说完,话锋一转,冷嘲热讽说道:“倒是白末曦你行为不检点,竟然偷偷带一个小白脸进入自己的闺房?你两到底意欲何为啊?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你又如何面对满山同门?”

    白末曦义正词严说道:“我白末曦光明磊落,并不怕流言蜚语!我请仲师弟来我闺房,也并非偷偷摸摸,而是光明正大!”

    “好好好!”陆玄连说三个好,表示已经十分愤怒,“老道一番好意来看你,就是心怀不轨,你带一个小白脸在闺房里苟且,就是光明磊落了?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白末曦气极,脸色气得煞白,直接下逐客令道:“长老你要怎么想随你,不过我这里并不欢迎你的到来,请长老自行离去吧。”

    陆玄有备而来,哪可能就这样灰溜溜离去,将矛头再次对准仲陵质问道:“小子,你到底是何人?看你这面相,非常陌生,老道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是何人弟子啊?”

    白末曦怕陆玄这个老贼针对仲陵,便主动替仲陵回答道:“他并不是我们蜀山派的弟子,而是其他门派的一个师弟。”

    陆玄大感意外,“竟然是其他门派的弟子?白末曦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把其他门派弟子叫来蜀山,孤男寡女在你的闺房里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你现在就是想解释都解释不清了!你的所作所为,简直败坏我蜀山风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