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当面对质
    ,精彩小说免费!

    不悔老人眼见跟了他快七十年的徒弟被人废掉了修为,哪还能沉得住气?

    “我要你血债血偿!!”

    不悔老人说完,大嘴一张,吐出一口恐怖的真气,从天而降,直取仲陵。

    仲陵立刻感到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心中大禀,这是元婴期老怪发出来的攻击,哪敢有任何大意啊?当即全力以赴,打算迎击。

    巨大的龙炎神臂往上一顶,遮挡住自己渺小的身躯。

    “轰隆——”

    一声震天巨响,仲陵脚下大地直接爆炸开来,烟尘弥漫,碎石飞溅,破坏力极为惊人。

    仲陵全身大震,五脏六腑更是滚滚震荡,极为难受,大感有点遭不住!

    没有想到这不悔老人只不过是一个虚影来到这里罢了,竟然就能爆发出如此恐怖威力!明显比陆玄之前爆发出来的威力还要大不少!

    若是真身到了此地,只怕能直接将自己秒杀!

    不悔老人一击没能奈何仲陵,继续发动连续攻击。一道道法术轰击下来,打得是山体爆破,地动山摇,威力恐怖之极。

    仲陵苦苦支撑,终究是支撑不住了,灵机一动,将还在漏气的陆玄给扛在了肩膀上。

    意思很明显,你不悔老人还要继续攻击自己的话,先死的就是你的徒弟。

    不悔老人一看仲陵竟然拿陆玄的肉身做挡箭牌,急忙收功,怒吼道:“仲小子,你废我徒儿,这仇无法了结!今日就算是你师父亲自到此,我也要找他要个公道!”

    “你等着,老道马上就来!”

    不悔老人说完这句话,天空上那张巨大无比的人脸,立即消失不见了,是个人也知道,这是不悔老人撤去了幻影,打算真身亲自来此给自己徒儿主持公道了。

    眼见巨大幻影消失,围观众蜀山修士压制在肩膀上的那股巨大压力也随之消失了,都轻松不少。

    刚才一战,直看得他们这些人都是大开眼界!

    不悔老人,身为元婴期修士,其恐怖的战斗力,着实惊人。

    想到不悔老人的真身即将亲临现场,这些人是既期待,又暗暗替仲陵担心起来。

    仲陵身为九阳之体,乃千年一遇的不世之才,可是本领再强,那也不可能是不悔老人对手的。所以,接下来,仲陵只怕要吃大亏吧!

    白末曦也在下面看清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心中替仲陵无比担心起来。

    她虚弱的站起来,向着仲陵的方向不断接近,当足够靠近仲陵后,她遥声虚弱叫道:“仲师弟,陆玄的师父不悔长老即将抵达,你废了他的徒弟修为,他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绝不会是他的对手,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仲陵知道白未曦是一番好意,怕自己吃亏,可是一个元婴期老怪要追杀自己的话,那还不是易如反掌?苦笑道:“白师姐,我也知道那个老道不会轻易放过我,但是此刻我就算是想离开也已经迟了啊。我就是逃,又能逃到哪去?他终究还是有办法追到我的啊!”

    白末曦心中焦急,无奈道:“难道,现在就只能站在这里,等待不悔长老的到来了吗?”

    仲陵再度苦笑道:“除了如此,别无他法了!”

    同时心中祈祷,那个不悔老人不是蛮横无理之人,还讲点道理,不然今天是真的要吃大亏了。一旦不悔老人真的想要对自己怎么样,自己着实是没有任何反抗办法的。

    以前还有小玲珑给自己挡一挡,现在把什么压箱底的宝物拿出来都不好使。

    仲陵决定将陆玄的所作所为,给不悔老人说一下,看他会是什么反应了。

    不多久,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驾驭一只黑鹰,呼啸而来。

    此人本来仙风道骨,只是此刻却气势冲冲,充满令人惧怕的煞气。

    不悔老人从黑鹰上跳下,悬浮于高空之中,如天神俯瞰大地,居高临下朝着下面仲陵威严道:“小子,你毁我徒弟修为,我现在就也毁掉你的修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仲陵怡然不惧,讲道理道:“我不知道,你们蜀山做为三大道教之一,还讲不讲道理的?”

    不悔老人反问道:“你有何道理可讲?”

    仲陵也反问道:“你自己的徒弟,在蜀山之中的所作所为,难道你做师父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不悔老人疑问道:“陆玄他身为戒律堂长老,以身作则,能做什么?”

    “哼!”仲陵怒哼一声:“能做什么?他借着戒律堂长老的身份,欺压弟子,收受贿赂,这还不算什么。人神共愤的是,他还对你们门派里面,凡是有点姿色的女弟子大肆染指!今天他想要猥亵你们山门弟子白未曦,被我撞见,所以我才废了这禽兽修为,前辈你说我做的对还是不对?”

    不悔老人听了仲陵的控告,脸色铁青,看向奄奄一息的陆玄问道:“孽徒,可有此事?”

    陆玄如今修为已经被废,已经彻底沦为废人一个,早已经是有气无力,万念俱灰,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这种罪名一旦被成立,那真的就是死不足惜了,人人喊打,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他。

    本来已经够惨了,他可不想落得这个更惨的下场,当即就慌了神,急忙哀声道:“师父,你别听他一派胡言,弟子言行端正,哪会做出这等下作之事啊?纯属这个小子诬赖我啊!明明是这个小子和白未曦两人勾勾搭搭,行为不轨,被我给撞见了,他现在反倒反咬我一口!”

    仲陵义正词严道:“哼,我诬赖你?我反咬你一口?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让你们蜀山执法堂的长老详细调查一番不就一清二楚了吗?你敢让人去调查吗?”

    陆玄闻言脸色大变,这种事情下面的人不敢说,也就遮住了。一旦上面的人真要下功夫立专案调查,那可真是经不起调查的,很快就会将自己的所有恶行都调查出来!

    虽然心中已经很慌了,但还是嘴硬道:“调查就调查,我什么都没做,我怕什么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