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6章 罪无可赦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场所有蜀山派修士,在听到白未曦的陈述时,都是唏嘘不已。陆玄真的是这种道貌岸然之人?明里是戒律堂长老,暗地里却对山门里的年轻漂亮弟子下手?

    同时也感叹不已,白未曦这不是自毁清誉了吗?

    白末曦本人在说出那番话时,也是羞愤不已。她为了举证陆玄,可以说是连自己的清白名声也不要了。

    在听了陆玄的反驳之后,天虚真人没有发表任何表态,倒是不悔老人有点沉不住气了,脸色阴森,看向白未曦,质疑道:“白未曦,你刚才指证陆玄长老三番五次猥亵于你,这可是大罪。若是你胆敢诽谤陆玄长老,你也是大罪!你可敢保证,你所说的话当真句句属实?没有诋毁?你现在改口还来得及,若是被我查出来你作伪证,看我怎么治你!”

    白未曦知道不悔长老护犊子,这是在向自己施压了。但是,今天这事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不管怎么样,她都已经站在仲陵这一边,不会动摇。

    急忙弯腰低头施礼:“弟子保证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谎言!如若被长老查出来有半点不实之处,甘愿受罚!”

    “嚯……”

    各山之间,传来不小的唏嘘声。

    不少弟子因为对白未曦关注得多,对于白未曦的为人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听白未曦如此信誓旦旦,他们很多人都倾向于相信白未曦所言。

    没有想到,陆玄长老还真是这样一个衣冠禽兽啊!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还惦记着山门里那些十几二十岁姑娘。

    不悔老人见自己亲自施压,也没能让她改变口风,已经开始有点判断不清,到底谁说的是真的了,但依然还是帮着自己的徒弟说话道:“白未曦是当事人之一,她所说出来的口供,只能当做参考,不能当做证据。要想定我徒儿猥亵女弟子之罪,还要有真凭实据的证据才行!”

    陆玄也赶紧附和道:“对,不能凭她的一面之词,就能说我对她怎么怎么样。我还说她和仲远清之徒不清不白呢!”

    仲陵此刻已经快要气死,现在大家都是口说无凭,拿不出实际证据的,这还要和他耗到什么时候?

    不悔老人看向虚空中巨大的天虚幻象,问道:“天虚,现在你心中有了判断了吗?如果做不出令人信服的半决,那么至少要将此子关押起来,不能让他离开了蜀山,待到事情查到水落石出,再由我做定夺!”

    虚空中一直没有说话的天虚沉闷的哼了一声:“嗯……”

    接着说道:“不悔你近些年沉溺于闭关,对山中事甚少过问,对于你这弟子的所作所为是没有任何了解啊!”

    “就让我来告诉你事实的真相吧!”天虚大气磅礴道:“在一年前,我就接到山中弟子的暗中举报,说陆玄行为不检,猥亵山门女弟子。我当是这弟子被陆玄整了,故意来打小报告陷害陆玄,没当回事。”

    “后来,接到的举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弟子选择排除万难,和我亲自见面,向我举报陆玄的种种行为。其中,甚至有一位被陆玄玷污了的年轻女弟子。”

    “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亲自暗中调查,结果发现事情属实,陆玄确实有做过这些天理难容的行为!”

    “近日,我正在考虑要怎么当场揭破陆玄,当场治他的罪,结果没有想到,他落到了仲陵的手里!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最后,向陆玄质问道:“陆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作恶多端,本掌门手上掌握了你大量证据,你认不认罪?”

    天虚话没说完,各山头之间,蜀山派弟子们早已轰然议论,吵吵嚷嚷起来。所有人都绝没有想到,掌教真人竟然掌握了这么多事情。陆玄,竟真的是这般禽兽!

    仲陵和白未曦则同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想到天虚真人原来早就知道了全部事情,看来今天陆玄的罪是没跑了。都暗赞天虚英明!

    陆玄听了天虚的说话,早已经变得六神无主,因为若是天虚真人亲自去调查这件事的话,那肯定是能掌握到大量证据的。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以为自己所作所为隐瞒的很好,没有几个人知道,结果没想到,有那么多弟子暗地里举报他,他真是恨啊!

    陆玄全身发软,哪还敢继续嘴硬下去?当即求饶道:“掌教真人,弟子知道错了,弟子愿意领罪!如今弟子修为已经被废,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还望掌教真人从轻发落!”

    “哼!败类!”天虚怒哼一声:“你所犯之罪过,仅仅只是废掉修为那么简单吗?此乃死罪!本掌门今天要亲手清理门户!”

    说完,陆玄已经吓得当即就瘫软下去,要不是其师父用法力维持着他的身体在虚空中,早就跌落地面。

    不悔老人也浑身颤抖起来,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竟然是这样一个孽畜!还亏得自己如此袒护他!

    气得浑身发抖,怒骂道:“孽畜!没有想到你会变得这般孽畜!竟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太让为师失望了!”

    陆玄知道,如今唯一还能保住自己性命的,就只有自己师父了,急忙抱住了师父的大腿,苦苦哀求道:“师父,弟子知道错了,弟子真的知道错了!弟子如今修为尽失,已经是一个废人,再没有能力作恶,就留弟子一条生路,让弟子过个残烛余生吧!师父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天虚大声制止道:“陆玄,你触犯的禁条,在本门是死罪,今天不管你是向谁求饶,都死罪难逃!”

    不悔老人知道,天虚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虽然心中痛心不已,但还是闭目哀声道:“孽畜,你能有今日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就是为师,也救不了你了!”

    “啊!!!”陆玄发出一声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