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玉儿的挑衅
    ,精彩小说免费!

    面对李若茜的故意调侃,仲陵哭笑不得,急忙解释道:“姐姐们,你们大家不要误会,这位女孩呢,是我在蜀山的一个师姐,我们早就认识的。玉儿,珂珂,你们两个以前见过这位是师姐的,还不过来拜会师姐?”

    陈玉儿和林珂自然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位美女是谁,不就是当初在泰山,仲陵曾经偷看过人家洗澡的那个蜀山仙子吗?

    两人都向前一步,向白未曦打招呼道:“白师姐。”

    白未曦尴尬一笑。

    仲陵则更是苦笑不得,纠正道:“我叫她白师姐,你们也跟着这么叫?还有没有辈分了?你们应该叫师叔!”

    两女其实是故意叫师姐的,毕竟叫她们两个大美女,叫另外一个年级大不了多少的美女师叔,实在有点心里不爽。

    陈玉儿生性叛逆,直接就怼仲陵道:“还用叫什么师叔啊,我看就直接叫师娘再合适不过了。”

    “啊!”仲陵一阵惊呼,白未曦也是一阵尴尬,脸上发烫。

    仲陵急忙喝斥道:“什么师娘,玉儿你说的什么鬼话?你的师娘是田雨馨你不知道吗?你白师叔什么时候成了师娘了?”

    陈玉儿没好气道:“师父,你自己心里清楚,当初第一次见到白姑娘时,某人可是在偷看白姑娘洗澡!没想到第二次见面,师父你就把人都带回家了啊?师父你可真厉害啊!”

    “呃……”仲陵更是一阵无语,没有想到玉儿这个鬼丫头口无遮拦,这话都敢当众说出来!这下可就尴尬了!

    果不其然,全场所有女孩子集体惊呼了起来,“什么?仲陵你竟然还偷看人家女孩子洗澡?”“你们两个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仲陵,你怎么解释吧你!”

    最尴尬的当然还要属白未曦本人了,只见她脸红得脖子都红透了,十分的尴尬。急忙替自己辩解道:“你们大家不要多想了,我和仲师弟之间,什么都没有。上一次被偷看洗澡……那也是纯属误会……”

    田雨馨身为仲陵的正牌女友,这个时候已经是非常不爽了,直接站出来质问道:“仲陵,那你现在说说,你把人家师姐带回家,是什么目的?”

    陈玉儿也帮腔道:“对啊,师父,你没什么目的,你把人带回家干嘛啊?”

    仲陵此时此刻,对于陈玉儿恨得咬牙切齿了,不由直接对她传音入密威胁道:“玉儿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你再让为师难堪,小心为师今晚偷跑去你的床上,打你屁股!让你也知道一下难堪!”

    陈玉儿顿时就脸红心跳,心虚了起来。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

    仲陵治住了陈玉儿后,这才回答田雨馨的疑问道:“雨馨你不要误会,我带白师姐回家,绝不是我对人家有什么想法,而是她身体有所不适,需要我来给她救治。”

    田雨馨听到仲陵带这个美女回家,是为了给她治病,有点半信半疑。看了看仲陵,又看了看长相精致绝美的白衣仙子白未曦,有点不知道如何判断。

    白未曦见田雨馨不太相信的样子,急忙再次自证道:“姑娘你不要多虑了,小女子确实是身患隐疾,只有仲师弟才能治愈得好,所以才跟随仲师弟来到此处的。”

    田雨馨知道自家老公是个情种,带回来的妹子还少吗?自己经历得好少吗?早就见怪不怪习惯了,也懒得管他的破事了,没好气道:“那好吧,仲陵你打算怎么给这位姑娘治病啊?”

    仲陵尴尬一笑,说道:“这个,需要你们给我们准备一间无人打搅的房间,我必须在毫无干扰的情况下,给这位姑娘治病。”

    田雨馨一听这要求,又炸毛了,质问道:“治病还要关起门来治?你怎么不说,你是要和这位姑娘……和这位姑娘……你知道的!”

    仲陵见田雨馨吃醋的样子,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雨馨你放心吧,你就是不相信我的人品,也要相信这位白姑娘的人品啊。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哪能说跟我做那事,就做了呢?是吧?”

    白未曦听到这话,更是娇羞晕眩起来,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跟着仲陵到这里,情况会这么复杂的,她真不来了!

    仲陵又安慰了田雨馨几句,便准备给白未曦疗伤了。

    这个时候,没有想到一旁被仲陵给治住了的陈玉儿,又暗地里给仲陵传音入密了。

    “师父,你刚才不是威胁弟子说,晚上要来弟子房间吗?师父,你别神气,你有种今晚就来!只要你今晚敢来,弟子就主动翘廾起屁廾股来,让你打!你敢不敢来呀?”

    陈玉儿说完这些话,早已经是面红耳赤,娇羞之极了。

    她偏过头去,不敢再看仲陵。

    仲陵一阵意外,一阵欣喜,这玉儿妹妹今儿个是怎么了?忽然大变性了啊?竟然还有这等要求?一时间心中痒痒的,被撩得不行。

    传音入密回复道:“玉儿,你这是要逼为师去你房间教训你吗?”

    陈玉儿红着脸大胆回敬道:“师父,今晚有种你就来呗!徒儿在房间里等你!如果你没种的话,那就不要来了。”

    面对陈玉儿的挑衅,仲陵哪能会怂,直接答应道:“好!今晚我就成全你,晚上来你房间找你!”

    陈玉儿娇羞不已,更加脸红了。做出刚才的所作所为,她实在是鼓起巨大的勇气才做出来的。

    众女一看陈玉儿的情况就感觉不对劲,纷纷出言问道:“玉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脸这么红啊?”

    “这不对啊,玉儿刚才没干什么啊?怎么脸红得像苹果一样,好反常啊?”

    唯有林珂想到了什么,因为她知道有一种秘术叫做传音入密,该不会是玉儿和师父之间,私下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若不然,陈玉儿胆大的很,不至于平白无故脸红成这样啊?

    林珂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在心里很是不爽,反复的想,师父和陈玉儿两个人,私下里到底有什么勾当呢?能让陈玉儿脸红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