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相逢不相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到王家坝,听到泽海和泽江有说有笑的聊着小犬进二,在办公室被人割掉脑袋的事,王泽天恍然若悟,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暗道:“居然是他的。”

    在螳螂世界一锄头下去,结果挖到了地球倭赢首相小犬进二的脑袋,这样不可思议的事竟然他遇上了,倭赢鬼子首领,居然被他一锄头挖死了。

    “怪不得那个脑袋看着有些熟悉,小犬进二活跃在电视、报纸、网络上,以前看过好几次,只不过时间太长,先前挖到脑袋的时候,才没有想起来。”

    拿出手机在网上查了查小犬进二的相关消息,见对方遇害的时候,刚好独自一人在紧闭的办公室,典型的一个密室杀人案,王泽天心中期待案件的进展。

    房门从里面反锁,窗户也是从里面关着的,天花板通风口的直径只有八公分,没有留下任何异常的痕迹,如此一个密室首相丢头案,让倭赢警察苦不堪言。

    “倭赢警察在网上悬赏一亿美金,谁能查出密室首相丢头案的真相,谁就能得到一亿美金,估计已有不少自以为是的神探,从各地赶往东亰了吧?”

    “要不是我账上有好几百亿天华币,不缺什么钱,若非如此,我就去东亰溜达一圈,用小犬进二的脑袋栽赃某个倭赢人,得到一亿美金不是梦。”

    “找不到小犬进二的脑袋,我看那些神探怎么破案?要不要把脑袋挖出来,拿去嫁祸在倭赢的卖儿康军人,这般定能激起倭赢人对卖儿康人的仇恨!”

    “卖儿康人与倭赢人狗咬狗这样的事看着虽爽,但本大爷的时间宝贵,去一趟倭赢少说要用好几天,还不如就这样,让那些倭赢警察慢慢去调查吧。”

    “找不到小犬进二的脑袋,倭赢警察就结不了案,不对,为了平复这事,他们肯定会找个人充当凶手,还会弄个腐烂的脑袋代替,进而欺骗世界人民!”

    就在王泽天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手机按了一下接听键,他语气平静的问道:“李经理,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王神医,后天我外公八十大寿,你有空没有?要是有空的话,还望你能来一趟,我外公迫切希望你能到场”李雅琪神情期待的问道。

    “行,只要我没事就去。”王泽天想了想后,笑着应了下来,接触的人与事并不多,本着见多识广、增长阅历的心思,他决定去参加周福成的八十大寿。

    走的路多了,双脚自然有力,看的人多了,眼光定然不弱,忍受的伤痛越多,意志力就越强大,很多事就这样,只有参与才有收获。

    “后天中午十二点,渝都大酒楼。”李雅琪连忙说道。

    “好的,我还有点事,就不聊了。”王泽天话音一落,就将电话挂断了,沉默片刻后,他开着逍遥行者前往渝都,打算找个好点的饭店大吃一顿。

    “以前读书的时候,听同学说山野人家的菜很好吃,就是价格不怎么亲民,前世舍不得钱,今世又太忙,先进去尝尝,味道要是不错,下次带父母过来!”

    看了看充满古意的牌匾,王泽天神情淡然的走了过去。

    “欢迎光临!”年轻漂亮的迎宾小姐,笑容满面的弯腰行礼。

    这些年,各大宾馆、饭店、银行、珠宝店等,为了拉拢更多的顾客,招收员工的标准几乎都一样,唯一的要求就是年轻漂亮性别女。

    至于是否有工作经验,在那些管理者来看根本不重要,经验没有可以学,只要招进来的人不傻,教一教就行了,有无经验均可。

    所以,只要不是招管理人员,够年轻够漂亮就行了,就算招管理人员,其长相也必须对得起群众,如若不然,把顾客吓到了怎么办?

    当然,什么事都有例外,有些女员工不年轻也不漂亮,但这也是有原因的,要么是那些女员工有关系,要么就是老板的财力不足……

    “先生,你几位?”见进门的年轻人站在原地发呆,一个姿色上佳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露出职业化的笑容,声音轻柔的出声问道。

    “他们怎么在这里?”看着十几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同学坐在不远处,王泽天心中好奇,回过神来,他笑着说道:“就我一个人!”

    “先生,那边五桌都被包了,剩下的桌子空着,你想坐哪里?”女服务员问道。

    “就那张桌子,没问题吧?”王泽天指了指靠窗的一张桌子。

    “没问题。”女服务员答道。

    王泽天走了过去,大大咧咧的坐在一张椅子上。

    “先生,这是菜单,你看需要些什么?”女服务员说道。

    “你们这里的招牌菜,一样给我来一份,再来一箱渝都啤酒。”王泽天说道。

    “渝都啤酒有飞享、乐爽、纯生,你要哪一种?”女服务员又问道。

    “纯生吧!”王泽天说道。

    “好的,先生稍等。”女服务员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晃动着浑圆的屁股,迈着一双大长腿,快步朝楼下走去。

    渝都山多雾多,交通堵塞严重,或许是经常步行的缘故,长期生活在这边的女人,其身材的比例都很好,萝卜腿少之又少,大长腿随处可见。

    “飞哥,在哪里高就啊?”邢玉清嬉笑着问道。

    “这几年都在浅圳的一个外贸公司打杂。”何金飞说完之后,又问道:“你呢眼镜,这几年在哪里发财?”

    “发什么财啊?我就在沙区的农商银行端茶倒水!”邢玉清愁眉苦脸的说道。

    “数钱数到手抽筋,你这工作不错。”何金飞故作羡慕的说道。

    “可惜那些钱不是我自己的,要是自己的钱都能数到手抽筋那就好了。”邢玉清苦笑不已的说道,好在相同面额的钞票能用验钞机,否则他每天数钱都要数惨。

    “听说夏启林发财了。”何金飞低声问道。

    “嗯,我们毕业后,他在渝都开了一个火锅店,这些年来,他手里的火锅店越来越多,资产少说也有好几千万。”邢玉清小声说道。

    一边吃菜喝酒,一边听着一个个同学低声细语,王泽天心中感慨颇多。

    最近几年,网上流传着不少情节大同小异、同学聚会时某人狗眼看人低、然后被某人打脸的视频。而今一个个同学就在眼前,情况却与视频中的相差甚远。

    狗眼看人低的同学一个都没有,倒是有不少同学自贬,故意吹捧某某同学,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诸如:“我穷得就要去沿街乞讨了,能不能跟你混?”

    “大多数同学都变虚伪了,或许是自尊心作祟,又或者是其他原因,有钱的人装穷,没钱的人却故作镇定。”王泽天心中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