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懒得陪你们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兄弟包了多少地?”唐云超好奇的问道。

    “七百多亩。”王泽天神情淡然的说道,整个王家坝的土地,都被他承包了几十年,旱地水田加起来,足有七百八十几亩,在天华国境内,他算得上一个土豪了。

    “没想到兄弟还是一个土豪。”唐云超羡慕不已的说道。

    “还行吧,也就种种菜养养鱼。”王泽天笑着说道。

    “说来说去,还不是一个种地的?七百多亩地全部种上粮食,一年又能挣多少钱?”见二人视自己如无物,郑晓峰心中怒火狂飙,神情不屑的嘲讽道。

    “还未请教兄弟贵姓?”唐云超又问道。

    “郑氏集团郑晓峰。”郑晓峰神情傲然的说道。

    本想说一句我没问你,又不想平白无故的得罪人,唐云超再次问道:“你呢?”

    对方给了一张名片,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王泽天沉默几秒后这才说道:“我叫王泽天。”

    “王哥,你那七百多亩土地怎么用的?”唐云超笑着问道。

    “几十亩地养鱼,几十亩地种了些中药,剩下的几百亩地,我准备种菜种粮食种水果,再放养一些猪牛羊鸡鸭鹅。”王泽天笑着说道。

    “真让人羡慕,再等几年,我也去农村承包一些土地,弄一个生态农庄,每天种种菜钓钓鱼,过一过那种宁静悠闲的的生活!”唐云超说道。

    “切,种地有什么好的?只要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郑晓峰不忿的插言道。

    “王哥,你那农场收益如何?”唐云超又问道。

    “还行吧,反正一年下来,除掉所有的开销,还能剩下一点。”王泽天瞎扯道。

    “要我说,在国内租地,还不如去国外买地,你们知道吗?国外的地是所有制,只要花钱买下来,那地就永远都是你的。”二人对自己视若无睹,郑晓峰愤怒不已,故作平静的说道。

    “外来的和尚未必更会念经,国外山清水秀的景色,国内到处皆是!国外的土地虽是所有制,但每年都要交税,国内的地是承包制,却不用交一分钱的税。”

    “只要承包的时间够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内的土地承包制堪比国外的土地所有制,算上国外的治安问题,在国内承包土地,比在国外买地更划算!”唐云超说道。

    “在国外,有钱就是大爷。”郑晓峰不服气的说道。

    “国外的种族歧视问题严重,大多数人都有枪,随时都可能被人干掉!”唐云超反驳道。

    “请一些保镖,就能解决安全问题。”郑晓峰又道。

    “金钱至上的国度,只要有钱,保镖也会被收买!”唐云超反击道。

    看着两人争论不休,王泽天静坐一旁,也不出言劝阻,再次低头玩起了手机。

    没过多久,李雅琪搀扶着周福成走了过来。

    “恭喜周老。”王泽天站起身来笑道。

    “王医生能来,我倍感荣幸。”周福成说道。

    “周老严重了。”王泽天神情平静的说道。

    一个个前来祝寿的嘉宾,见寿星和一个年轻人有说有笑,心中惊奇不已,纷纷围了过来。

    “周老,你先忙。”眼见不少人走了过来,不愿被人围观,王泽天趁机说道。

    知道对方不想引人瞩目,周福成笑道:“雅琪,你留在这里,替我招呼好王医生。”

    “好的。”李雅琪点了点头。

    周福成又说了几句,这才朝台上走去。

    “王医生,谢谢你。”李雅琪感激的说道。

    “客气了。”王泽天笑道。

    “王哥,你是医生?”唐云超惊疑的问道。

    “略懂一点医术。”王泽天说道。

    “雅琪,你认识他?”郑晓峰出声问道。

    “你要么叫我李经理,要么叫我李雅琪,不要叫我雅琪。”李雅琪皱着秀眉说道。

    “雅琪,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郑晓峰深情的问道。

    见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结伴走了过来,王泽天再次低头玩手机。

    “王医生,你也看?”李雅琪好奇的问道。

    “闲着无聊,随便看看,也就打发一下时间。”王泽天说道。

    “说的也是,都是虚构的,要想学什么东西,还是教科书更靠谱。”李雅琪附和道。

    “王哥,你看什么?”唐云超问道。

    “什么类型的都看,什么好看就看什么。”王泽天说道。

    郑晓峰双眼如刀的盯着姓王的,不屑的说道:“看得再多有毛用?”

    王泽天看了一下手表,用力一拍大腿,故作惊慌的说道:“完了,我还要去给人治病,李经理,抱歉,我得先走了,替我给周老说一声,谢谢!”

    “王医生,你就不能明天再去吗?”李雅琪神情幽怨的问道。

    “救人如救火,那人的病非常严重,必须按时施针,要是晚几分钟,就有可能发生危险。”王泽天说完之后,心急火燎的走了出去。

    “一个郑晓峰就让我受不了,再来几个有为青年,我岂不是要被烦死?又没什么绝世佳肴和极品仙酿,何必非要留下来?懒得浪费时间,直接闪人!”

    离开酒楼后,呼吸着外面的空气,王泽天松了一口大气。

    姓郑的只是言语挤兑他,彼此又没什么大仇,他不是滥杀之人,不想与对方喋喋不休的争吵,与其留在酒楼受罪,还不如转身离去。

    李雅琪坐在他旁边,几个有为青年跟着坐在周围,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用不了几分钟,他就会成为那些有为青年言语攻击的对象。

    暗道一声不和他们玩了,王泽天出门之后,当即开着逍遥行者,直奔山野人家而去,到达目的地后,他大快朵颐的吃了一顿,然后才驾车离开主城区。

    “雅琪,王医生呢?”周福成端起酒杯走了过来,神情疑惑的问道。

    “他去给人看病去了。”李雅琪连忙解释道。

    “哦,怪不得他如此年轻,就能拥有那么厉害的医术。”周福成若有所思的说道。

    回到王家坝,王泽天进入房间之中,通过暗门进入地下室,随后出现在螳螂世界。

    一个个煮熟了的鸡蛋,用渔网装好后,又被他用绳子吊在树枝上。

    “鸡蛋被震得稀烂,肩膀的暗劲要想练成,怕是要用好几天时间!”

    快步上前,右肩轻触鸡蛋,腰部为之一扭,肩膀快速一震,鸡蛋碎裂开来,脚步移动,右肩靠上另一颗鸡蛋,再次向前一震,鸡蛋顿时粉碎。

    “肩膀处的暗劲没有练成,却把铁山靠练得更加精湛了!”

    哭笑不得的王泽天,收敛全部心神后,再次用右肩膀攻击那些吊着的鸡蛋,不厌其烦的震来震去,足足震碎几百个鸡蛋,他的右肩膀才能使出暗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