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死在相亲的路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2020年九月。

    二十八岁的王泽天,正在旺达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一号生产车间里挥汗如雨。

    二十几年前,他出生的那一天,没有七色彩云,也没有大雨倾盆,没有地动山摇,没有官商前来道贺,所以,他不是仙神下凡,也不是权贵之子。

    父母都是农民的王泽天,在二十几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很多很多。

    上山抓过鸟,下田捉过鱼。

    为了造一把只能听响的火柴枪,他拆过别人的自行车,为了造一把火药枪,他锯过别人的雨伞,诸如撕书折飞机、菠萝之类的事,更是干了不知多少。

    那年的老师要打人,那年的父母心狠手辣,那年的牙膏皮可以换棒冰,那年的一份菜只要一毛钱,那年的田里还有泥鳅黄鳝.....那年的他还是农村户口。

    读过书,练过武,二十几年白辛苦。

    啃黄瓜,吃青菜,日子过得真无奈!

    大学毕业之后,因父母管得太严、期望太高等原因,王泽天不辞而别,独自辗转各地,意图混出一个名堂,然后再衣锦还乡,就像知音和读者上面写的那样。

    可惜,梦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辗转全国各地许多工厂,几年时间过去,王泽天卡里的钱,只剩下四万出头。

    穷则变,变则通。

    两年前的一天,王泽天背着一把吉他,变成了一个流浪歌手,说得好听是流浪歌手,说得难听就是一个要钱的,其本质与明星倒是没有多少区别。

    最初的时候,他还觉得流浪歌手这个职业不错。

    在他看来,明星是高级要钱的,流浪歌手是中级要钱的,乞丐是低级要钱的,从人格尊严上来讲,流浪歌手要优于明星和乞丐。

    明星要委曲求全,流浪歌手不需要,乞丐要下跪,流浪歌手不需要!

    然而,他唱歌也就那样,吉他也弹得一般,每天到手的钱,最多的时候,只有三百左右,运气不好的时候,唱的口干舌燥,也弄不到一百块。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乞丐没有实名制,职业乞丐也就越来越多,有的乞丐四肢健全,有的乞丐缺胳膊少腿,有的全家一起上,有的控制别人去乞讨......

    总之,行乞这个职业越来越难。

    砸掉吉他之后,王泽天继续东一榔头,西一锤子,不知不觉间,他已年满二十八。

    自从筷子兄弟的《父亲》这首歌,传遍大街小巷之后,他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毅然决定返乡......望着年迈的父母,他决定再也不离开渝都。

    闯荡多年的王泽天,凭着丰富的工作经历,回到位于渝都的家乡后,找了一份车间主管的工作,或许是地域不同,家乡的老板对管理人员要求比较多。

    作为车间主管,按理来说,他只需要向生产部经理汇报工作,处理好车间的安全、质量、产量、报表、生产订单之类的问题就行了,根本无需亲自去做什么体力活。

    可惜,自从进入旺达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之后,他无语的发现,别说是他这个小小的车间主管,就算是生产部经理,乃至于老板本人,都会干一些体力活。

    上行下效。

    见领导和领导的领导,都要亲力亲为的锻炼身体,王泽天心中不愿,也只能锻炼一下身体,将三车铁屑里面的冷却油,用金属甩干机榨了出来,他这才放下铁铲。

    拿起一把千分尺,走到一个个工作岗位,检查了一下各种加工件的尺寸,见并无什么问题,他这才放下心来,不紧不慢的朝吸烟室走去。

    在制造业,生产与质量息息相关,产量上不去,厂里赚不到钱,工资不好拿,质量太差,产品卖不出去,工资更不好拿。

    出了质量问题,质检部门要被罚款,生产部门也逃不掉,一般来说,若质检部的主管被罚款三百,他这个车间主管就要被罚七百。

    “老板。”走进吸烟室,见老板也在,王泽天急忙喊道。

    “小王,来,抽根烟。”老板徐长海递出一支烟。

    “谢谢。”王泽天笑着道了一声谢。

    “小王,兴盛的那个订单,今天能做完吗?”徐长海问道。

    “明天上午才能做完,材料晚了两天,我已经调了一下生产顺序。”王泽天说道。

    “兴盛订单晚期的事怪不得你。”徐长海说道。

    就在这时,王泽天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接通后,他问道:“爸,什么事?”

    “家里有事,你回来一趟。”王铮说道。

    还没来得及询问,电话便被挂了,具体什么事,他心中基本有数,用力吸了一口烟,王泽天歉意的说道:“老板,家里有点事,我要回去一趟。”

    “行,你回去吧。”徐长海爽快的点了点头。

    “老家的厂也不错,至少请假很方便,一般出去一两个小时,都不用写什么请假条,要是在外面,不但要写请假条,还要找直接领导签字。”

    “不知道这次的对象,长得怎么样?人品怎么样?无论如何,哪怕这辈子孤独终老,我也不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王泽天心中暗道。

    前前后后,他已相亲十几次,有的相亲对象,他瞧不上,有的相亲对象,瞧不上他,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心中厌烦,却又不得不去。

    给他介绍对象的亲戚有很多,不去怎么行?真要是不去,亲戚怎么看?父母又会怎么想?大龄青年不结婚,父母不被人嘲笑吗?

    总有一些自己不愿去做,又不得不去做的事。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生在世,身不由己吧!

    开着用几万块钱买的雄风越野车,一路翻山越岭,离家越来越近。

    “绕过这座山,我就能到家了!”

    看着高耸入云的王家山,王泽天倍感情切,用力一踩油门,雄风越野车的速度暴涨三分。

    绕山公路比较狭窄,一边靠山,一边是悬崖,弯路也比较多。

    突然间,一块巨石滚落而下,雄风越野车被巨石砸下悬崖。

    王泽天自知必死无疑,临死之前,他苦笑道:“有人跳楼而死,有人跳河而死,有人烧炭而死,有人被车撞死,有人被人踩死,我这算什么?死在相亲的路上吗?”

    在越野车掉下悬崖的时候,他心中充满绝望,唯独庆幸还有两个弟弟,不用太担心父母的养老问题,默默闭上双眼,静等雄风越野车落地......

    无边黑暗的空间,没有光,没有重力,也没有时间,感觉不到身体存在,心如死灰的王泽天,一动不动的躺在虚空之中,他不想再动。

    “我死了吗?这是地狱吗?”

    突然间,一把雕刻着日月星辰的锄头,一把散发着光芒的锄头,由远及近的飞了过来。

    “一把没有翅膀却能飞的锄头?”

    锄头疾驰而来,不知是来不及闪避?还是无法避开?锄头一下砸进他的灵魂之中。

    “怎么回事?锄头怎么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