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钓黄鳝和龙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午饭后,王泽天不再处理小麦,决定去钓一些黄鳝,改善一下伙食,找来一根绣花针,由于没有夹钳,只得用碎瓦片代替,将绣花针烧得通红,用瓦片将其夹住。

    眨眼之间,烧得通红的绣花针,被他弯成一个没有倒须的鱼钩,又把鱼钩烧得通红,然后用猪油降温,试了试鱼钩的强度,他会心一笑。

    田里的黄鳝又长又大,力道绝对不小,担心一根缝衣线不够结实,他用五根合成一股,将一端绑在由绣花针做成的鱼钩上。又把另一端绑在一根筷子上。

    试了试缝衣线的强度,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要不是家中没有钢丝,雨伞的骨架又是竹条,他也不会选择做这一种钓黄鳝的工具!

    拿起锄头在屋前挖了十几条蚯蚓,用碎布包好蚯蚓,背上一个背篼,直奔水田的田坎走去,一边意气风发的向前走,一边取下一段蚯蚓穿在鱼钩上。

    来到目的地,王泽天扒开田坎边上的草丛,寻找黄鳝洞,插秧之后的一段时间,正是黄鳝产子的时间段,这个时间段有很多黄鳝会吐泡。

    会吐泡的黄鳝,在某些地方被称为泡子黄鳝。黄鳝幼时为雌性,生殖一次后变成雄性。

    扒开草丛后,王泽天仔细看了看,并没有找到黄鳝洞,但却发现一个龙虾洞。

    黄鳝洞内壁光滑,龙虾洞内壁有些粗糙,在某些时候,龙虾洞的洞口,有一些外翻的颗粒状泥土,而且有的龙虾洞会被颗粒状泥土掩盖。

    放下穿好蚯蚓的鱼钩,让其沉入龙虾洞,试着上下不断晃动,没过多久,闻到腥味的龙虾,从洞底爬了出来,夹住穿了蚯蚓的鱼钩。

    拿着筷子的王泽天,不轻不重不快不慢的向上一提,夹着鱼钩的龙虾,顿时被提到田坎上,右手用筷子压住龙虾,左手将其抓起,看也不看的往背篼里丢去。

    向前走了几步,再次扒开草丛,紧挨田坎的水面有一堆白色的细泡,用筷子移开细泡,一个拳头大的洞口,出现在清澈无比的水下。

    “这条黄鳝肯定不小!”

    王泽天心中大喜,在这个没人用电打,没人用鳅笼,没人用虾笼,没人用药毒的世界,有黄鳝泡的地方,必定会有一条黄鳝。

    让穿了蚯蚓的鱼钩,落在黄鳝洞内,上下来回提放,不到两分钟时间,一个鸡蛋大的脑袋,张开狰狞的大口,一下吞掉勾了蚯蚓的鱼钩。

    咬中鱼钩的黄鳝,嘴角被刺穿,疼痛不已的它,本能的挣扎着向洞内后退。

    蓄势待发的王泽天,用力往上一扯,一条七十几公分,手臂粗细的黄鳝,被他拽了起来,左手使劲掐住黄鳝的上端,顺手将其丢进背篼里。

    “这条黄鳝最少有七两!”

    得意的笑了笑,他又向前方走了几步,扒开田坎边上的草丛,又一小堆白色水泡,出现在他视线之中,熟练的扒开泡子……

    “黄鳝有十几斤了,龙虾也有一斤多了,太阳天大天太热,先回去,吃完再来!”

    把简陋的黄鳝杆,丢进背篼之中,王泽天右手提着背篼,直奔家中走去。

    回家之后,他将黄鳝丢进装了一些水的水桶里,拿出灶房(厨房)里的菜刀,本想用盐把黄鳝弄死,却因当前世界的盐太贵而放弃。

    抓出一条黄鳝,正想一刀砍掉对方的脑袋,不料对方力道十足,浑身光滑无比,一时间难以下手,将对方踢到泥土上,手中菜刀一斩而下。

    黄鳝脑袋搬家,鲜红而又稠密的鲜血喷溅而出,失去脑袋的黄鳝,拼命的挣扎起来,孤零零的那个脑袋,狰狞的大口一张一合。

    黄鳝头部不能吃,不是黄鳝头部有毒,而是蚂蟥喜欢在上面产卵,是以,吃黄鳝不吃头。

    用剪刀破开黄鳝,去掉内脏,又抓出一条黄鳝,砍掉脑袋,斩断尾巴,破腹去内脏,处理完所有黄鳝后,他又开始杀龙虾。

    “家里只有猪油、劣质盐、老姜、酱油,没有辣椒,没有大蒜,没有花椒,也没有泡菜,弄出来的黄鳝,没什么值得期待的,肯定是腥味十足,难以下咽。”

    看了看洗干净了的十几斤黄鳝,王泽天想了想后,决定直接用火烧着吃,用火烧熟的黄鳝,有一种奇异的焦香味,在佐料稀少的情况下,用火烧的味道最好。

    用刀弄了一些竹签,将一条条黄鳝穿好,拿了一些干柴在空地上,生好火之后,他坐在矮小的木凳上,神情悠闲的独自烤着黄鳝。

    十几分钟后,闻着浓郁无比的焦香味,王泽天迫不及待的撕开黄鳝,见内部已经烤熟,他吹了几下,轻轻的咬了一口,独特的美味让他狼吞虎咽起来。

    顷刻之间,一条七两多的黄鳝,就被他吃得只剩下骨头,拿起另一条穿好的黄鳝,他又开始烧了起来,不时转动一下竹签,不时添一些干柴。

    “家里的柴顶多烧一个月,明天去割一些草,弄一些树枝,免得以后没柴烧。”

    在这个没有煤气也没有电的世界,要是没有干柴,就没办法生火做饭,如今还不是秋季,割的草是湿的,砍的树枝也是湿的,需要将其晒干才能烧。

    烤熟一条黄鳝,吃掉一条黄鳝,地上多了一根根骨头。

    “这都十条黄鳝了,我的胃口怎么变得这么好?”

    见地上的骨头已有十根,王泽天心中暗惊,下午钓的黄鳝,最小的都有半斤,最大的足有一斤多,十条黄鳝除掉脑袋、尾巴、骨头,至少也有六七斤。

    除去烤熟过程中流失掉的水分,也有两三斤左右,吃了这么多黄鳝,居然还有一些饿,这让他有些难以置信,想不通不再想,既然饿那就继续烤。

    把剩下的黄鳝全部烤熟吃掉,王泽天摸了摸肚子,又趁热打铁的把龙虾烤熟吃掉,站起身来,他练了一会儿蛮荒诀第一层的九个动作,随后试着演练第二层第一式。

    “还不错,第二层第一式虽然没有成功,至少也能施展一半了,持之以恒的修炼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把第二层第一式练成!”

    拿起扫帚扫了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后,他又回到房间之中,躺在散发着汗臭味的床上。

    “明天把被子拿出去晒一下,如今实力太低,出门太危险,不然的话,我就去三河县买一套新的棉被,顺便再买几套换洗的衣服回来。”

    混沌锄的空间里,有六两银子七十五个面值一文的铜币,其中五两银子是用混沌锄挖到的,其余银子和铜币,都是今世父母留下的。

    今世父母去三河县卖菜的途中被山贼杀害,如今自身实力太差,王泽天没能力报仇,也不敢独自外出,哪怕有人陪同,他也不愿外出,王家村的村民再多,也不是山贼的对手!

    能够成为山贼的人,几乎都是穷凶极恶之辈,能够在官府多次剿杀而不灭,没一定的实力怎么行?他可不想壮志未酬身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