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土地被人盯上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接下来的几天,王泽天将麦蕙上的麦粒,全部打了下来,把小麦晒干后,他将其收进空间,每天凌晨的时候,他都会修炼几遍蛮荒诀,黄昏降临之时,他又会修炼几遍蛮荒诀。

    短短的几天时间,他不但把小麦搞定,还将鱼池给挖好了,闲着的时候,他又弄了二十根长六米左右,顶端削尖了的竹竿,并将其放在一条条地道,用于充当对敌武器。

    为了增加自身安全系数,他装了几十吨泥土在混沌锄的空间里,不知是自身能力有限,又或则是混沌锄的原因,他每次只能收取一百公斤左右,生命力十分微弱的东西。

    村里有不少人家里养了鸡鸭鹅,王泽天趁着无人的时候,曾小心翼翼的试了试,郁闷不已的发现,一只不大不小的老母鸡,哪怕将其弄晕,也无法收进空间里。

    田园犬收不进去,大黄牛收不进去,肥猪同样收不进去......前前后后试了上百次,像蚯蚓、小虫之类的小东西,只要在一米之内,他意念一动,就能将其收入空间。

    小麦搞定,鱼池搞定,插秧搞定,地道搞定,彻底闲下来的王泽天,有些手足无措,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唯一的娱乐活动,又苦于没有合适的对象。

    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他能做的事少之又少,无奈之下,他除了苦修蛮荒诀以外,也就种种树,钓钓鱼虾蟹,为数不多的乐趣只有在白天才能做,黑夜漫漫,他倍感孤独。

    当然,这个世界也有一些值得称赞的地方,比如,前世噪音扰民之类的事,在这个世界就不复存在,前世人死之后乱七八糟的表演,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市场。

    王家村的其他村民,或许是习以为常,又或许是有娱乐对象,总之,小麦丰收的他们,这段时间整天都笑容满面,白天满脸堆笑,晚上干劲十足(小孩除外)。

    在浩瀚大陆,年满十四岁的男女,就开始结婚生子了,王泽天家里太穷,特别是他父母遇害后,再也没有人愿意给他牵线搭桥,更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孩子他爹,泽勇后天就一岁了,你有什么打算?”三十几岁的徐丽丽,神情懒散的问道,刚才激烈的运动,让她还有些意犹未尽。

    “办个二十桌吧,你家的亲戚,差不多有两桌,王家村这边,差不多有十七桌!”感觉自己有些虚脱的王应强,忍不住又捏了对方几下。

    “孩子他爹,土地的事,二叔怎么说?”徐丽丽又问道。

    “三河县没有荒地,你也知道,别说是我们王家村,就算是附近李家村,还有你们徐家村,所有村子都没有空余的土地了!”王应强皱着眉头说道。

    “以前有空余土地的时候,一旦小孩满岁,就可以分到三亩土地,这样算下来,我们村里的人,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且只有三亩土地才对。”徐丽丽说道。

    “那孩子才死了父母,我们这样做,不怎么好吧?万一把他逼急了,他直接把地契卖了,我们不但得不到一点好处,还会遭人唾弃!”王应强眉头紧皱的说道。

    “他就一个半大小子,还能翻天了不成?单凭他一个人,敢离开王家村吗?他就一个人,却独占王家村七亩土地,凭什么?就算让他种,他种得完么?种得好么?”

    “作为他的长辈,我们也不好做得太过,这样吧,你去和他商量一下,我们用五两银子,买他四亩土地,有了五两银子,他也能过得更好不是?”徐丽丽喋喋不休的说道。

    “孩子他娘,我们出这么低的价格,他不会把土地卖给其他人吗?”王应强神情为难的说道。

    三河县的土地还算比较便宜,但一亩旱地也能卖五两银子,一亩水田至少能卖十五两银子,用五两银子买别人四亩土地,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他敢离开王家村么?你别忘了,他父母是怎么死的?一旦他离开王家村,保不准会被山贼杀死,这样一来,我们不用银子就能得到土地了!”徐丽丽说道。

    “都是一家人,这样做不好吧?”王应强迟疑道。

    “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就算我们不动手,其他人就不会打他土地的主意了吗?村里的土地有限,即将满周岁的孩子却有好几个,再不下手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徐丽丽又道。

    “这事过段时间再说吧,毕竟他父母才遇害不久,我们这样做,难免会遭人闲话。”王应强沉默几秒后说道。

    “宜早不宜迟,明天你去请客的时候,先和二叔说一下,二叔是我们王家村的村长,只要二叔点头,王泽天不同意也得同意!”徐丽丽再次说道。

    “我们家里还有多少钱?”王应强问道。

    “除了十二两银子,还有三百多个铜币。”徐丽丽想了想后说道。

    “这样吧,我们用十两银子,买王泽天四亩土地。”王应强考虑一番后说道。

    “要是给了他十两银子,别说其他的,后天办酒的钱都不够!”徐丽丽语气不满的说道。

    “那就给他八两银子吧。”王应强退而求其次的说道,都是王家村的人,他还是对方的长辈,总得顾忌村里其余人的看法,要是做得太过,难免有人蹦出来伸张正义。

    在王家村,别说是他,就算是村里面的其他人,哪怕是王家村的村长,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逼王泽天交出土地,彼此都是王家人,很多事只能想不能做!

    这不是地球,也不是现代,父子、兄弟之间反目成仇的事少之又少,不孝之人哪怕再有钱有权,也会被人唾弃,也会被人避而远之,以大欺小同样要被人嘲笑。

    “就五两银子,实在不行,再给他六两银子,最多八两银子!”徐丽丽不容置疑的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王应强东奔西走,邀请王家村各家各户,参加他儿子王泽勇的周岁宴。

    “四叔,你找我什么事?”听见有人再喊,王泽天停下修炼,快步走出房间,见到对方后,他强颜欢笑的问道。

    “泽天,明天泽勇刚好一岁,你过来吃饭。”王应强说道。

    “行。”王泽天点了点头。

    “对了,算了,我先走了!”本想提前说一下土地的事,王应强想了想后,又难以说出口,神情无奈的转身离去。

    见对方欲说又止,随后快步离去,王泽天也没放在心上,拿起一把锄头,他朝远处的山坡走去,准备去挖一些野生果树,种在房子周围。

    把村里的各家各户,全部邀请一遍后,王应强来到村长家。

    “应强,你找我有事?”王朝阳直言不讳的问道。

    “二叔,我们出去说。”王应强低声说道,他不可想那事,闹得王家村众人皆知。

    “说吧,什么事?”二人来到田边,王朝阳再次问道。

    “二叔,泽勇马上就满周岁了,按照王家村以前的规定,年满周岁就能分到三亩土地,泽勇土地的事,你看?”王应强说道。

    “你也知道那规定是很久以前定下的?这都什么年代了,村里还有空余的土地吗?”王朝阳反问道。

    “二叔,我不是那个意思。”见对方有些发怒,王应强急忙说道,对方既是王家村的村长,又是他的长辈,若非特殊情况,他不敢也不愿与之争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