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无力反抗、暂时隐忍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你是什么意思?”王朝阳问道。

    “二叔,泽天的父母死了,他一个人独占七亩土地,难免种不过来,这不,泽勇马上一岁了,我想用银子在泽天那里买几亩地。”王应强解释道。

    “王家村的所有土地,都是王家列祖列宗开垦出来的,三河县地处玄黄帝国最南端,山贼、海贼众多,这让那些地主视为鸡肋,否则,我们王家村的土地,早就被那些地主兼并了!”

    “按照以往的规矩,年满一周岁的王家子弟,就能获得三亩土地,而今王家村再无空闲土地,所以,满岁的王家子弟,再也不能分到什么土地了!”王朝阳神情无奈的说道。

    “二叔,我是想用银子,从泽天那里购买一些土地。”见对方转移话题,王应强提醒道。

    “只要泽天愿意把土地卖给你,我没有任何意见。”王朝阳说道。

    “二叔,我家有五口人,却只有十二亩土地,你能不能给泽天说一下,让他卖几亩土地给我?”王应强又道。

    “你打算用什么价格,从泽天那里买土地?”王朝阳问道。

    “五两银子买四亩土地。”王应强说道。

    “什么?”王朝阳惊呼道,五两银子买四亩土地,这不是欺人太甚吗?而且还是以大欺小,旱地一亩都要五两,更别说是水田了。

    “二叔,你也知道,自从分家之后,我除了种地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营生,家里五口人五张嘴,要是没有更多的土地,早晚要被饿死。”

    “二叔,我的亲二叔,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家吧,泽天就一个人,怎么照顾得了七亩地?要是种得不好,收成肯定不好,还不如把地卖了!”

    “二叔,你放心,等我家的情况有所好转,我一定给泽天一些补偿,我是他四叔,他是我晚辈,我还能坑了他不成?”王应强声情并茂的说道。

    知道对方不擅打渔,王朝阳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家还有多少钱?”

    “银子还有九两,铜币还有两百多文。”王应强急中生智的说道。

    “这样吧,你给泽天九两银子,我让他给你三亩土地。”王朝阳说道。

    “二叔,明天还要办酒,我总得留三两银子办酒吧?”王应强又道。

    “这样如何,你用六两银子,买泽天三亩土地?”王朝阳再次说道。

    “二叔,你陪我去泽天家,帮忙说和一下吧。”王应强说道。

    “行,我在这里等你,你去把银子拿来。”王朝阳说道。

    王应强回到家,从一个木盒子里取出六两银子。

    徐丽丽进门,见他手上拿着银子,于是问道:“你拿银子做什么?”

    “孩子他娘,二叔同意帮我们买土地了。”王应强说道。

    “价格怎么样?”徐丽丽心中一喜,急忙问道。

    “六两银子三亩地。”王应强说道。

    “干得不错,你去忙吧。”徐丽丽笑着说道。

    “晚上我会干得更好,我先走了!”王应强坏笑着快步走了出去。

    “走吧。”见他快步走来,王朝阳点了点头道。

    几分钟后,二人来到目的地,见王泽天不在家,他们坐在屋前等待。

    “二叔,泽天回来了。”没过多久,王应强伸手指了指远处。

    王泽天扛着锄头,拿着几根树苗,从远处走了回来,见二人坐在屋前的石头上,他急忙叫道:“二爷爷,四叔。”

    “泽天,我们找你有点事。”王朝阳站起身来,神情尴尬的说道。

    “二爷爷,四叔,你们有什么事?”王泽天不解的问道。

    “按照王家村的规矩,年满周岁的王家子弟,就可以分到三亩土地,如今村里没有空闲土地,泽勇明天就满周岁了,你独自一人,却拥有七亩土地,难免种不过来。”

    “你四叔家有五口人,只有十二亩土地,他打算用六两银子,在你这里买三亩土地,你要是没有什么意见,就卖三亩土地给他吧。”王朝阳心中愧疚的说道。

    “据我所知,一亩旱地好像就能卖五两银子吧?”王泽天略带不满的问道。

    “泽天你放心,等四叔的条件好转,一定会补偿你的。”王应强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补偿?骗小孩吧?”王泽天心中腹诽,沉默不语的看向村长。

    “泽天,王家村的土地不得外卖,这是王家老祖定下的规矩。”王朝阳神情严肃的说道。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要是坚决不卖,作为长辈的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我,毕竟在王家村,我处于弱势地位。”

    “他们欺负我,那叫以大欺小,村里爷爷辈的还有七个,叔叔辈的足有几十个,肯定有人愿意主持公道,但这样一来,我也讨不了什么好!”

    “父母遇害之后,我家这一支,只剩下我一个人,一个人独占七亩土地,势必会让人眼红,算了,先贱卖三亩土地,这口恶气以后再出!”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里闪现,王泽天郁闷的发现,而今自己无力反抗,权衡利弊之后,他决定贱卖三亩旱地,省得应付了张三还要对付李四。

    “泽天,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王朝阳沉声说道。

    “四叔,我家有四亩旱地,除了那一块菜地,剩下的旱地足有三亩以上,我全部卖给你,作价六两银子,怎么样?”王泽天想了想后说道。

    “泽天,能不能给我一亩水田?”王应强问道。

    “三亩多旱地,只收你六两银子,应强,别得寸进尺,你要是不愿买,我让其他人来买!”王朝阳语气不善的训斥道。

    陪对方前来购买土地,王朝阳已经足够尴尬、愧疚了,要是对方再不知进退,他就直接走人,坚决不再掺和这种以大欺小的缺德事。

    “这是六两银子。”王应强心中一惊,急忙掏出六两银子。

    “我去拿地契。”王泽天转身回屋,取出旱地的地契。

    “泽天,这六两银子你拿着,应强,我们走吧。”王朝阳言罢之后,当即转身离去。

    “二叔,地契什么时候给我?”王应强低声问道。

    “地契上有四亩土地,我得把泽天要的那块菜地分割出来。”王朝阳说道。

    “二叔,没必要那样麻烦,你直接把地契给我吧,我是泽天的四叔,我还能坑了他不成?”王应强说道。

    “哼,现在有我在,你倒是不敢,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你又和泽天闹翻了,你能保证不侵吞他那块菜地吗?就算你能坚守承诺,能保证你老婆坚守承诺吗?”王朝阳反问道。

    “这,这。”王应强支支吾吾的说道。

    “好了,你先回去忙吧,顶多三天,我就把地契给你。”王朝阳说道。

    “二叔,地契的事就麻烦您了,晚上过来吃饭。”王应强说道。

    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无踪,站在门口的王泽天低声自言自语道:“本想带着你们一起发财致富,你们现在如此无情,那就别怪我以后不照顾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