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凶残的山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上午,王应强夫妇忙得昏天暗地,又高又大的蒸笼上,散发着滚滚白气,浓郁的香味随风飘荡,前来的众人放下礼物后,纷纷走向年仅一岁的王泽勇。

    “泽勇长得真乖,以后一定很帅。”

    “看不出来,小家伙竟然这样重,将来一定是个种地的好手。”

    “双眼清澈灵动,绝对能考上状元。”

    “十年之后,泽勇一定能成为三河派弟子,肯定能成为后天武者。”

    夸人不用钱,夸人不用负责,哪怕把别人夸得天花乱坠,也不会损失什么,是以,前来道贺的村民。几乎都是口若悬河的称赞王泽勇现在怎么怎么好,将来怎么怎么样。

    见众人把儿子夸上天了,徐丽丽心中兴奋不已,口中不时谦虚一二。

    欢天喜地的王家村很忙,三十几里外的野狼山同样很忙。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再拖下去,那些家伙可就把属于我们的粮食,交给那些狗官了。”身强体壮的野狼山二当家,绰号夺命刀的李绍,急不可耐的问道。

    “集合兄弟们,我们这就下山。”野狼山大当家,绰号断头刀的周雄,意气风发的说道。

    “大哥,我们去哪里抢粮?”李绍问道。

    “王家村和徐家村,两个村子的粮食,足够我们一千多号兄弟食用一年了!”周雄说道。

    “大哥,王家村和徐家村,都是月牙岛的势力范围,我们这样做,月牙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野狼山现在的实力,可不是月牙岛的对手。”野狼山军师陈光普提醒道。

    “是啊,大哥,军师说得对。”李绍点了点头。

    “军师,老二,你们多虑了,月牙岛是海贼,在水上水下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要他们上岸了,就不足为惧,何况月牙岛马上就要完了。”周雄笑着说道。

    “难道三河帮要对月牙岛动手?”陈光普所有所思的说道。

    “不愧是军师。”见对方一下就猜到了,周雄当即出声赞道。

    “大哥,兄弟们都到齐了。”野狼山三当家,绰号追魂刀的赵三强大声道。

    “目标王家村,我们走。”周雄伸手一挥,带着一千多名手下,直奔王家村所在的方向而去。

    “大哥,那就是王家村。”半个时辰后,李绍笑着说道。

    “兄弟们,冲啊!”看了看远处的王家村,周雄大声叫道。

    “冲啊!”李绍大声附和。

    一个个山贼大吼大叫的冲向王家村。

    此时,王家村的村民,除了王泽天之外,都去参加王泽勇的周岁宴了。

    “山贼来了,大家快跑啊。”王朝阳大声喊道。

    虽对王应强、王朝阳不满,但为了以后的和谐,王泽天决定去吃酒,哪怕心中再愤恨,他也要装得若无其事,不想过早前去等待,他打算卡着点过去。

    正准备去吃午饭,却听见惊天动地的尖叫声,竖耳倾听之下,他顿时变得忐忑不安,胆小如鼠也罢,珍惜生命也好,他毫不犹豫的躲进地道之中。

    至于王家村的村民,那些王氏族人,是否会被山贼屠戮,实力低微的他,出去也只是送死,因此,他没有去救人的心思,而是战战兢兢的藏在地道里面。

    “老二、老三,把村里的其他人,还有粮食钱财等,全部弄到这里来。”周雄旁说道。

    “是,大哥。”李绍和赵三强点头应下,各自带领两百人,挨家挨户的搜查起来。

    “这位大爷,我们王家村是月牙岛的势力范围,你们这样做,月牙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王朝阳狐假虎威的说道。

    “老家伙,竟敢威胁我,死吧!”若在以前,周雄还会忌惮月牙岛,如今三河帮已经对月牙岛出手,月牙岛即将不复存在,他还会害怕月牙岛吗?

    一个只会种地的家伙,出言威胁于他,不是找死是什么?伸手拔出腰间的长刀,他当即一刀斩去,一个脑袋掉落在地,鲜红的血液喷溅而出。

    “二叔!”应字辈的村民,悲痛不已的叫道。

    “父亲、爷爷!”王朝阳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痛苦的尖叫。

    “二爷爷!”泽字辈的村民,眼泪直流的喊道。

    “和他们拼了!”人群之中的王应强低声说道。

    “山贼人多势众,他们都有武器,和他们拼命等于送死。”王应熊说道。

    “大哥,村里没有其他人,这是我们找到和银子,兄弟们正在搬粮食。”李绍回来后说道。

    “你,你,还有你,给我们兄弟们上菜!”周雄指了指几个十六七岁的女人。

    “运气不错,不但能抢粮,还有饭吃!”李绍笑着说道。

    “你们王家村今天有喜事?”周雄好奇的问道。

    一个个村民低头不语,谁也不敢抬头。

    “你,你来说,今天王家村有什么喜事?”周雄踢了踢面前的一个妇女。

    “是,是,是我儿子满岁。”徐丽丽心中一紧,吞吞吐吐的说道。

    “兄弟们,既然有人把饭菜给我们准备好了,那我们就不要客气,大家吃好喝好。”周雄大声说了几句,又道:“把酒菜都给我们端上来。”

    “大爷,我去给你们拿酒。”徐丽丽双腿战栗的说道。

    一碗碗凉菜、蒸菜、炖菜,被几个十六七岁的妇女端上桌子。

    徐丽丽走进房间,见没有山贼跟来,她心中不由一喜,取出一些用来毒老鼠的砒霜,将其倒进酒坛里,摇了摇酒坛,她这才抱着酒坛走了出去。

    “来,倒上。”见她抱着一坛酒出来,周雄拿起一个粗碗。

    徐丽丽双手颤抖的上前倒酒,心中难免有些惊慌。

    “今天你儿子满周岁,这碗酒不能不喝。”周雄示意道。

    “大爷,我,我不会喝酒。”徐丽丽心中恐惧,神情惊慌的接连摇头。

    “酒都不会喝,留你干什么?”看出破绽的周雄,没有浪费唇舌,长刀一出一收,一个脑袋掉地,不理会村民的惊怒,他又让王应强喝酒。

    “应强,不要冲动。”王应熊低声提醒道。

    看了一眼杀妻仇人,王应强压制心中的仇恨,接过对方手里的酒碗,他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大哥,这酒闻着真香,你要是不想喝,我就不客气了。”李绍说道。

    “等一下。”周雄叫道。

    “大哥,你怀疑酒里面有东西?”李绍这才反应过来。

    顷刻间,砒霜发作,王应强七窍流血的倒了下去。

    “竟敢给我们下药,把他们全家都杀了!”周雄对李绍吩咐道。

    “这位大爷,他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饶他一命。”见山贼欲对只有一岁的王泽勇下手,王应熊急忙阻拦道。

    “是啊,这位大爷,泽勇才一岁,能不能饶他一命?”一个个村民相继求情。

    心横手辣的山贼,并没有手下留情,王泽勇同样没有逃过一劫。

    一个个山贼轮流着狼吞虎咽,由于酒水被下了药,他们也就没有喝酒。

    野狼山的大当家、二当家、军师,还有不少山贼,正有说有笑的吃着饭菜,野狼山的三当家赵三强,此时还带着一些手下,搜索最后几户村民的泥土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