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山贼汪风一脚踹开房门,将四间泥土房找了一个遍,没有找到一个铜币,也没有找到一斤小麦,心中疑惑的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没有交粮食税,怎么可能没有小麦?”

    去灶房看了看,又去茅房瞧了瞧,一无所获的他,忍不住低声骂道:“这户人家肯定把小麦和银子都藏起来了,银子倒还好说,什么地方都能藏,几百斤小麦又能藏在哪里呢?”

    心有所思的汪风,重新走进一个个房间,突然间,床下明显的痕迹,引起了他的注意,莫名笑了笑,他跑了出去,扯起嗓子大声叫道:“三当家,这里有情况。”

    “什么情况?”闻声而来的赵三强,皱着眉头问道。

    “三当家,我没有找到一斤小麦,也没找到一个铜币,不过,我发现有张床下,有人为活动的痕迹,估计那床下面有个地窖之内的。”汪风说道。

    “眼力不错,带我去看看。”赵三强点头赞道。

    “是!”汪风点了点头,一马当先的在前带路。

    众人进入房间,赵三强说道:“把床搬走。”

    “是!”四个山贼应下,一人抬起一个床脚,将木床抬了出去。

    汪风拔出长刀,用刀背敲了敲地面,听到咚咚咚的空响之声,他笑着说道:“三当家,这下面是空的,要是没有意外,这户人的粮食,肯定藏在下面。”

    “快把它弄开!”赵三强叫道。

    汪风用刀刮了刮灰尘,几块门板大小的木板露了出来,用刀撬开门板,两个山贼上前将几块木板弄走,一个黝黑的地道显现出来。

    “你们两个下去看一下。”赵三强指了指两个手下。

    “是。”两个山贼点头应下,各自摸出一个火折子,扯掉外面的竹筒,用力一吹之后,火折子燃了起来,沿着台阶而下,二人进入地道之中。

    “下面什么情况?”上面的赵三强出声问道。

    “三当家,下面是一条地道。”山贼贺老三回应道。

    “地道有多长?”赵三强又问道。

    “具体有多长,暂时还不知道。”贺老三回答道。

    “你们先找一下,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赵三强吩咐道。

    “是,三当家。”贺老三和另外一个山贼叶大牛,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小心点。”赵三强提醒道。

    “是,三当家。”二人应了一声,拿着火折子沿着地道前进。

    向走了十几米,右侧多了一条岔路,贺老三问道:“大牛,我们分开走?”

    “还是先把岔路的事,告诉三当家吧。”叶大牛想了想后说道。

    “也好。”贺老三点了点头,二人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怎么回事?”见二人回来,赵三强疑惑的问道。

    “三当家,地道里面有岔路,看情形,下面的情况有些复杂,我们商量后决定,先把这个情况向你汇报。”贺老三连忙解释道。

    “胆小就是胆小,还找什么借口?”赵三强不屑的说道,言罢之后,他叫上屋里的所有手下,弄燃一根火折子,身先士卒的钻进地道。

    “三当家,岔道就在那里。”叶大牛说道。

    “你们两个走岔道,其他人跟着我。”让两个手下搜索岔道,赵三强带着其余手下继续前进。

    走了不到十米,地道的左侧又出现一条岔道。

    “你们两个走这里,其余人跟着我。”看了看左侧的岔道,赵三强又让两个手下进入岔道,然后带着剩下的手下继续前进。

    搜索岔路的贺老三,脚下突然一空,掉入陷阱的他,先是双脚被刺穿,本能的往地上一倒,他上半身又被刺中,血液狂飙而出,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惨叫起来。

    惨叫之声响起,一个个听到惨叫声的山贼,顿时忐忑不安。

    “三当家,贺老三出事了。”一个山贼说道。

    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王泽天,紧挨着地道一侧,手中拿着一根削尖了的长竹竿,待有人打着火折子过来,他毫不犹豫的通了过去。

    地道时宽时窄,宽时可供两人并行,窄时只能一人侧身通过,岔道不少,陷阱也挺多,是以,手持一端削尖了的竹竿,王泽天堪称万夫莫敌。

    “啊!”胸口被刺穿的山贼,痛苦的大声惨叫,顷刻间,流血过多、要害被袭的山贼,不甘的倒了下去,浓郁的血腥味,不断在地道之中蔓延。

    “三当家,是周老四。”一个山贼叫道。

    “撤,通知兄弟们,全部撤出去!”接连损失两个兄弟,赵三强急忙叫道。

    “啊......!”一个山贼掉入陷阱,被削尖了的竹子捅死。

    “啊......!”一个正在撤退的山贼,被王泽天用竹竿捅杀。

    “三当家,叶大牛、贺老三、周老四、陈大炮、徐老二,他们都没有出来。”回到地面后,汪风看了看剩下的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去弄一些树桠枝过来,我要熏死下面的混蛋,给大牛他们报仇!”赵三强愤怒的说道。

    “是,三当家!”几个山贼点头应下,快步跑了出去,没过多长时间,他们各自弄了一些树桠枝回来。

    汪风将一些干柴丢进地道,又用火折子将其点燃,待他退到一边后,几个山贼将树桠枝,放在烧得正旺的干柴上,顿时浓烟滚滚。

    “给我用力扇,把烟都扇进地道里面去。”赵三强怒吼道。

    四个三贼拿着扇子用力挥舞,浓烟源源不断的涌入地道。

    “尼玛,这些山贼太可恶了!”见浓烟席卷而来,王泽天连忙从空间里,取出早就打湿了的被子,将地道狭窄处堵了起来。

    浓烟倒卷而回,赵三强等人被呛了一个正着。

    “三当家,我们怎么办?”汪风低声问道。

    “门口不是有个鱼池吗,叫上外面的兄弟,用水把地道里面的家伙淹死!”赵三强怒不可揭的吼道。

    “三当家,地道四通八达,要想把地道淹了,没有几天时间肯定不行,这么长的时间,官兵早就来了。”汪风小心提醒道。

    “难道不给大牛他们报仇了?”赵三强故作愤怒的质问道。

    “三当家,要不然这样,我们去抓一些人质过来,逼地下的那个家伙出来。”汪风提议道。

    “你这个办法不错,我带人守在这里,你带三十个兄弟,去弄十个村民过来。”赵三强阴笑着点了点头。

    汪风领着三十个山贼,直奔王应强家跑去。

    赵三强让一百多个手下,将房子周围团团围住。

    “汪风,三当家呢?”见赵三强的心腹汪风带人回来,周雄疑惑不已的问道。

    “大当家,我们那边出了点事,叶大牛、贺老三、周老四、陈大炮、徐老二都完了......!”汪风把情况说了一遍。

    “你过来!”周雄指了指王应坤,神情不善的喝道。

    “大爷有何吩咐,小的不敢不从。”王应坤双腿颤抖,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里的主人是谁?”周雄指着正在冒烟的房子,杀意腾腾的问道。

    “那是王泽天的家。”王应坤咬了咬牙道,不想死的他,只得出卖隔房侄儿。

    “他家还有什么人?”周雄追问道。

    “他家就剩下他一个人了。”王应坤说道。

    “他父母妻儿呢?”周雄又问道。

    “他还没有结婚,他父母前段时间去三河县卖菜的途中被山贼杀了,才下葬不到二十天。”王应坤忐忑不已的说道。

    “大当家,若无意外,那小子的父母,是被二当家杀了的。”陈光普低声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