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无奈的选择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的王泽天,身处天华国佳兴市佳山县魏西村,离渝都足有一千六百多公里,身上没有一毛钱,急于回家看看父母的他,只得唉声叹气、无可奈何。

    心中一动,他使用诸天身份制造卡,弄了一份身份信息,天华国的户籍系统中,相应的多了他的身份信息,看了看突兀出现的身份证,他得意的笑了笑。

    “从今以后,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不对,应该是有身份信息和身份证的人了,户籍地渝都,十八岁,孤儿院出身,相关信息一应俱全,谁也查不到什么!”

    把身份证收进空间,王泽天漫无目的的在魏西村转了转,琢磨着如何赚钱回渝都看父母的事,一个个快速赚钱的办法,不断出现在脑海里,又被他一一否决。

    弄一些镜子、打火机、食盐之类的东西,拿到三河县去卖,必须得有本钱,就算有购买镜子、打火机、食盐的钱,孤身一人前往三河县,途中遇到山贼怎么办?

    就算能把东西弄到三河县,利欲熏心之辈比比皆是,东西卖出去了,他拿什么保命?指望别人高抬贵手?万一别人既要掠货又要杀人,他岂不是要壮志未酬身先死?

    就算食盐、镜子、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全部顺利的卖掉,换得一定数量的黄金,在天华国境内,把黄金变成钱,量少还没问题,黄金量多的话,危险和麻烦也就来了。

    不知不觉间,他走到菜市场门口,忍着众人异样的眼神,他硬着头皮走进菜市场。

    “这黄鳝怎么卖?”一个中年男子出声问道。

    “二十五一斤!”卖黄鳝的鱼贩回答道。

    “饲养的黄鳝,也要二十五?”中年男子嫌贵道。

    “饲养的黄鳝,一斤才卖二十五,已经很便宜了,野生的黄鳝,一斤没有五十,想都不要想,你要是决定买,一斤算你二十四!”鱼贩笑着说道。

    “有野生的黄鳝吗?”中年男子又问道。

    “野生的黄鳝早就卖完了,七点之前还有可能买得到,你要想卖野生黄鳝,明天最好是六点半以前来,或许还能买到一些。”鱼贩说道。

    “算了,就这个吧,给我称一斤。”看了看桶里比指头还小、没精打采的黄鳝,中年男子皱着眉头说道。

    “要不?我去抓些黄鳝来卖?那些田里的黄鳝,小的都有半斤左右,大一些的就有一斤多,一斤卖五十,肯定很好卖,卖几十斤黄鳝,买票的钱就有了。”王泽天心中暗道。

    回到树林之中,取出位面光门,返回浩瀚大陆的王家村,挖了一些蚯蚓,拿着一个竹篓来到田边,不到一个多小时,他便钓了二十几斤黄鳝。

    通过光门回到小树林,见装着竹篓的黄鳝,真的被带了过来,王泽天心中大喜,提着竹篓走向菜市场,来往的行人惊叹之声不断。

    “好大的黄鳝啊,这么大的黄鳝,应该是野生黄鳝吧?”

    “这么大的黄鳝,不知道是在哪里抓的。”

    “小兄弟,你这黄鳝卖吗?”

    “小兄弟,黄鳝多少钱一斤?”一个个行人上前问道。

    “竹篓里面的黄鳝,都是野生黄鳝,才从河里钓起来的,小的七两左右,一条五十块,大的一斤多点,一百块一条。”王泽天笑着说道。

    “野生黄鳝五十块一斤,这样一条才七两左右,就要五十块钱,这是不是太贵了?”一个青年男子,皱着眉头问道。

    “菜市场的野生黄鳝,有我这个大吗?黄鳝越大越补,七两多一条的黄鳝,才卖五十块钱,这价格哪里贵?”王泽天反驳道。

    “小兄弟,你这里的黄鳝,我给你一千二,怎么样?”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双眼冒光的问道。

    “一千五,你要的话,就全部拿走。”王泽天说道。

    “行,网信转账怎么样?”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后问道。

    “我没带手机,用现金吧。”王泽天说道。

    中年男子用网信上的钱,在旁边的一个商店换了一千现金,随后走了回来。

    “我没有塑料袋,这个竹篓送给你了。”接过对方递来的钱,数了数,看了看,见数量和真假都没问题,王泽天把竹篓一并送给对方。

    “小兄弟,你还有黄鳝卖吗?”一个个没有买到黄鳝的人,相继出声问道。

    “河里的黄鳝又不是想抓就能抓到,等我抓到黄鳝,还会来这里卖的。”王泽天随口说道。

    “哎。”不少人叹息不已,先后转身离去。

    穿着奇装异服的王泽天,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在魏西村租了一个单间,押一付一,每月房租五百,水电气费另算,之后又去买了一身衣服。

    换上新买的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他心中松了一口气,把脱下来的衣服,全部丢进马路边的垃圾桶,他沿街闲逛,不久后,他走进一个渔具店。

    “你要买什么?”渔具店老板笑着问道。

    “这个箱子多少钱?”王泽天指了指一个装鱼的塑料箱。

    “六十。”渔具店老板说道。

    “五十怎么样?”王泽天问道,之前卖衣服和鞋子,已用掉两百三十五块,如今身上只剩两百六十五,还有一些东西要卖,他只好节约一点。

    “算了,便宜你了,五十就五十吧!”渔具店老板说道。

    “大一点的鱼钩,粗一点的鱼线有没有?”王泽天又问道。

    “鱼钩在那里,鱼线在这边,你自己挑吧。”渔具店老板伸手指了指。

    “有钓王八的鱼钩和鱼线吗?”王泽天灵机一动的问道。

    “这种线强度够大,绑上这种鱼钩,硬拉十斤没有问题。”渔具店老板介绍道。

    “十米线,五颗钩,多少钱?”王泽天问道。

    “收你二十好了。”渔具店老板说道。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钓黄鳝的钢丝?”把钱付给对方,将鱼线和鱼钩装进塑料箱,王泽天再次问道。

    “那把坏了的雨伞上面有,你要的话,自己去拆吧。”渔具店老板笑着递给他一把夹钳。

    从雨伞上拆了三根钢丝,王泽天拿给对方二十,然后说道:“老板,夹钳我拿走了。”

    “行。”渔具店老板笑着点了点头,对方拿走的夹钳,他买的时候用了十二块,雨伞已经坏了,不值什么钱,对方拆走三根钢丝,他也没什么损失。

    背着塑料箱,王泽天又在街上买了一块磨刀的油石,回到租住的房间,他关上房门,拉上窗帘,把三根直径将近两毫米的钢丝顶端磨尖,烧红,弯钩,淬火......

    “用这种东西钓黄鳝,稍不留神就会让黄鳝跑掉。”

    拿出鱼线鱼钩绑好,一一放在塑料箱之中,想了想后,他又去买了十个打火机,一盒蚯蚓,回到租住的房子,关好门窗、拉好窗帘,通过光门回到王家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