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走一路卖一路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百个虾网里面的黄鳝和泥鳅,加起来足有一千四百多斤,其中黄鳝有九百多斤,泥鳅有五百多斤,如此巨大的收获,让王泽天有些难以置信。

    “这些田里的黄鳝泥鳅从未有人抓过,才导致它们泛滥成灾,用不了多久,田里的黄鳝和泥鳅,就会越来越少,到那时,一个虾网顶多也就几条!”

    回到石屋睡了一觉,黄昏之时,他又拿着塑料箱,带上足够的饵料,再次前往下了虾网的田边,拉起绳子收网,一个个虾网里又装了不少泥鳅、黄鳝、鲫鱼和龙虾。

    把虾网里面的泥鳅黄鳝,倒进放在田坎上的塑料箱里,又将田螺、龙虾、鲫鱼等,全部倒回田里,换上一些饵料,向前走了几步,再把虾网放在田里。

    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全部搞定,一百个虾网总共弄到八百多斤黄鳝和泥鳅,吃了一顿营养丰富的黄鳝大餐,练了一阵蛮荒诀,之后洗澡睡觉。

    石屋卧室里面的东西,已被换成全新的床垫、被子、床单、被套、枕头等,再也没有昔日那种发霉的气味,唯一的缺点就是,通风采光口还没有装上玻璃。

    凌晨五点的时候,王泽天翻身而起,用冷水洗了个脸,然后在黄鳝池、泥鳅池子里,分别抓了一百多斤黄鳝和泥鳅放进两个塑料箱子里。

    抱起一个塑料箱,使用位面光门回到越野车上,将其放在后备箱里,然后又把另一个塑料箱,从石屋抱到越野车的后备箱里。

    坐在驾驶室,开着越野车朝选定的小镇驶去,心中一动,电子秤和塑料袋出现在副驾驶上,十几分钟后,他来到小镇的菜市场门口。

    这年代,城市规划越来越规范,城管的素质也越来越高,街道两边摆摊的现象越来越少,忙着赚钱回家的王泽天,怎么可能去租个摊位卖黄鳝泥鳅?

    城管早上八点钟上班,不到上班时间,街上很难见到城管。

    因此,王泽天计划六点前到达市场,城管上班前收摊闪人,每个小镇只去一次,他十分肯定的认为,这样贩卖黄鳝泥鳅,几乎不会招来什么麻烦。

    把车停在路边,打开后备箱,抱出两个塑料筐,摆好电子秤,拿出一叠塑料袋,随后他大声吆喝道:“正宗的野生大黄鳝,一斤只卖五十,正宗的野生泥鳅......!”

    本想一斤卖一百的,可眼前小镇的经济条件,远比不上之前那些小镇,要是一斤卖一百,卖上几个小时,怕也卖不出去多少,无奈之下,他决定降价出售。

    “好大的黄鳝啊,这条黄鳝有两斤多吧?”

    “这些黄鳝和泥鳅好有精神!”

    “老板,是不是五十块一斤?”

    “嗯,五十块一斤。”王泽天点了点头。

    “我要这条,给我称一下。”一个中年男子伸手指向最大的那一条黄鳝。

    “两斤七两,收你一百五。”王泽天抓起黄鳝称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

    中年男子付了钱,笑容满面的提着黄鳝离去。

    “小兄弟,这些黄鳝和泥鳅我全要了。”一个膘肥体厚的中年,豪气十足的说道。

    “刘老板,做人要厚道,这样的好东西,你们福临酒楼还想独占不成?”

    半个小时后,王泽天驾车离去,离开小镇后不久,他把几张名片丢进垃圾桶,用手机看了看地图,设置好导航路线后,他开车朝另一个小镇驶去。

    到达目的地,他把车停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使用位面光门回到石屋,拿着两个塑料箱,带上足够的饵料,快步朝下了虾网的田边走去。

    取出虾网里的泥鳅和黄鳝,倒掉鲫鱼、田螺、龙虾等,重新装上一些饵料,换一个位置放好虾网,一百个虾网总共收获一千多斤泥鳅黄鳝。

    黄鳝和泥鳅喜欢在夜里出来捕食,当然,白天也能用饵料把泥鳅黄鳝引出来。

    第二天早晨,卖掉一百多斤黄鳝和一百多斤泥鳅,他赚了一万三千五。

    第三天早晨,他赚了一万八千六。

    第四天早晨,他赚了一万两千三。

    ......

    这一天,他以五十块一斤的价格,把两千多斤黄鳝,全部卖给一个鱼贩,次日,他又以三十五块一斤的价格,把两千多斤泥鳅,卖给另外一个鱼贩。

    “还是批发来钱快,每天下两次网,黄鳝泥鳅加起来,能够弄到两千斤左右,也只有批发给鱼贩,才能消化每天抓到的那些黄鳝和泥鳅。”

    “卡里有三百六十多万了,王家村的那些水田,都被我光顾了一遍,第二次下网,每天的收获可能只有之前的几分之一,要不要换个地方?”

    丢掉手里的烟头,王泽天把虾网叠好捆上,然后装进竹篓里,之后一手提着一个竹篓,来到第一次下网的地方,开始新一轮装饵下网。

    短短的十几天时间,整个王家村的水田,又被他扫荡了一遍,银行卡上的钱,从三百六十几万,一路飙升到四百三十几万。

    “离渝都还有三百多公里,卡上的那四百多万看似颇多,但离让父母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还差了很多,这年头买房买车最少也要几十万。”

    “二弟三弟都还没有结婚,父母的压力还很大,我又不能把卡里的几百万,直接送给父母他们,我得先弄个产业,再想办法资助父母他们!”

    拿着虾网来到河边,王泽天开始在河里下网,黄昏之时,他拿着塑料筐来到河边,拉着绳子一拖,一个虾网便被他拖上岸来。

    “好多,这网里的东西加起来,起码有三十几斤。”

    打开虾网尾部的绳子,提起虾网一倒,一条条又长又大的黄鳝,一条条筷子那样长的泥鳅......都被他倒进塑料箱之中。

    丢掉死掉的、不要的东西,重新装上饵料,换个位置下网,拖起另一个虾网,取出里面的黄鳝泥鳅,倒掉那些鱼虾......

    “河里的黄鳝泥鳅比田里多了很多,黄鳝泥鳅加起来,至少也有两千多斤。”

    次日早晨,他心怀期待的赶往河边,一百个虾网里面的黄鳝和泥鳅,比白天还要多上不少,足有三千多斤,两次下网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就弄到了五千多斤黄鳝泥鳅。

    一觉睡醒,他去找了一个鱼贩,卖了两千多斤黄鳝给对方,下午的时候,他又把两千多斤泥鳅卖给另外一个鱼贩,短短的一天时间,他卡里的钱又多了十几万。

    之后的几天,王泽天早晚下网收网,一边开车前往渝都老家,一边联系附近的鱼贩,出售弄到的泥鳅黄鳝,进入渝都境内之时,他卡里的钱已有八百九十几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