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再见父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值得下手的对象,却不料一个男生走了过去,一手拦住对方的纤腰,如此一幕让王泽天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他不以为然的说道:“只要有钱就会有美女!”

    没心情继续鉴赏美女,转身快步离去,驾车回到门市,关上卷帘门后,他又返回浩瀚大陆的石屋,去河边钓了一条几十斤的黄鳝,喝其血、吃其肉,不断修炼蛮荒诀。

    接连几天时间,他都待在王家村,早晚去河边下网收网,空闲之余去钓一条几十斤至一百几十斤的黄鳝,然后将其杀掉,借用黄鳝血肉增加的气血,他默默修炼蛮荒诀。

    抽空去买了三百个虾网,一千包饵料,又买了两支质量极佳的鱼竿,一支强度超强的海竿,以及鱼线鱼钩鱼饵等,没事的时候,他在河边垂钓,借以淬炼耐心。

    这天下午,王泽天回到渝都主城区的门市,随后开车前去拿证件,不到两个小时,他就把各种证件拿了回来,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几口,他低声道:“终于可以营业了!”

    第二天,他卖出去九百多斤黄鳝,八百多斤泥鳅,五百多斤鲫鱼,五百多斤龙虾,营业额打破了以往的零售记录,达到二十万之多。

    第三天,他卖出去更多的黄鳝泥鳅、鲫鱼龙虾,营业额突破二十三万。

    第四天,他获利二十五万八千多。

    第五天,他获利二十八万七千多。

    见黄鳝、泥鳅、鲫鱼、龙虾如此好卖,之后的日子里,他每天准备的更多,收入也是节节攀升,短短的二十几天时间,他净赚一千一百三十几万。

    “卡里现在有一千五百七十几万,先去把税交了,再把房子退掉,明天就是腊月十九了,去年这个时候,父母已经回家了!”

    丢掉手里的烟头,王泽天驾车赶往最近的税务局,交了三十几万应缴的税,他又匆匆忙忙的驾车离去,找到房东退回押金之后,他开车直奔王家坝。

    “王老板,两个池塘都完工了,房子明天就能搞定,你看?”包工头陈虎陪笑着问道。

    马上过年了,还有百分之七十的工程款没拿到,手下的工人着急了,他这个包工头更是着急,建材商找他催账,工人催着他要工钱回去过年。

    “跟我一起去看一下鱼池。”王泽天笑着说道。

    “嗯。”陈虎点了点头,掏出一包软天华,从中抽了两支出来,伸手递了过去。

    抽出对方递来的一支烟,王泽天才把烟放进嘴里,对方手里的打火机便伸了过来,他伸手虚掩,用力吸了一口,又笑着道:“陈老板,你太客气了。”

    “王老板,我算什么老板,你才是大老板,我只是混口饭吃罢了。”陈虎谦虚道。

    “鱼池建得不错,我很满意,两个鱼池一共二十万,先前付了七万,十四万尾款,我现在转给你。”看了看两个鱼池,王泽天笑着说道。

    “那就麻烦王老板了。”陈虎心中大喜。

    “陈老板,让人用挖土机,帮我挖一些土在两个鱼池里,这两个鱼池,我是用来养泥鳅黄鳝的,没有泥土可不行。”王泽天说道。

    鱼池的四周以及底部,都贴了一层瓷砖,没有泥土的话,如何养泥鳅黄鳝?

    “没问题,我这就让人过来挖。”陈虎点头应下,叫来一位开挖土机的师傅,随后又问道:“王老板,一个鱼池里面要多少泥土?”

    “随便挖个十几铲吧。”王泽天想了想后道。

    “徐师傅,麻烦你了。”陈虎客气的说道。

    “老板,你客气了。”挖土机司机摇了摇头道。

    把两个鱼池的十四万尾款转给对方,王泽天又看了看房子,考虑到外墙即将搞定,马上过年了,没拿到工钱的工人,其心情免不了七上八下,他决定把房子的尾款一并结清。

    “王老板,你放心,最迟明天中午,房子的外墙就能完工!”见对方沉默不语,陈虎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大过年的,大家都不容易,房子的尾款,我现在给你结了,年后还有一些事,我想交给你做。”王泽天说道。

    “谢谢王老板。”见剩下的几十万尾款到账,陈虎感激不已的说道。

    “那里,那里,那里,还有那里,年后用挖土机把那些地方的田坎挖掉,再把周围砌上砖,周边每隔一百米,建一个长十米宽三米的彩钢瓦棚,下面安装三个长椅......!”

    王泽天一边指指点点,一边笑容满面的说道,他打算把租下来的一百亩土地,全部用栅栏围起来,坡上的旱地以后种菜种药材,其余零散的土地挖成一个大鱼塘。

    得到一个大项目,陈虎欣喜不已,粗略算了算,若将鱼塘、彩钢瓦棚、栅栏等全部建好,他至少也能赚五六十万。

    “陈老板,收尾的事就拜托你了,我还有事要办,再见。”简单的商量了一下,王泽天找了一个借口离去,把车停在路边,他拿出电话打了起来。

    “哪位?”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见手机里有美味鸭脖广告的声音,王泽天心中大喜,看了看近战眼前的美味鸭脖店,他心里知道,在外打工的父母已经回家了。

    “哪位?”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王铮,王师傅吗?”王泽天故作镇定的问道。

    “你是谁?”王铮不解的问道。

    “我在王家坝包了一块地,建了一栋房子,那房子还没装修,我听王家坝的人说,王师傅的砖贴得好,墙也刷得好,我想请王师傅帮我装一下房子。”王泽天说道。

    “哦,这样啊,马上过年了,年后再装行不行?”王铮反问道。

    “王师傅,我现在就在步行街,听王家坝的人说,你家就在步行街二楼,你能不能出来一趟,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房子怎么装。”王泽天心情激动的问道。

    “行,我马上下来,你在哪里?”王铮问道。

    “我在美味鸭脖门口,穿着黑色的皮衣。”王泽天说道。

    “等我两分钟。”王铮说完之后,便将电话挂了。

    看着快步走来的父亲,见他头上的白发多了不少,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王泽天肝肠寸断,不想引起怀疑,他只能用力咬了咬嘴唇,用疼痛镇压悲痛。

    “你就是王老板?”望着眼前的年轻人,王铮心情十分复杂,听村里面的人说,眼前的年轻人也叫王泽天,触景生情之下,他心中升起悲痛和自责。

    “王师傅,我那房子的装修,想全部交给你,我只有一个要求,装修材料选最环保的,至于价格吗,低一点高一点都没问题。”王泽天转移话题道。

    “王老板,你打算花多少钱装房子?”王铮问道。

    “这样吧,工人由王师傅找,每个工人一天五百,材料的钱可以先给你,房子装好后,要是没什么问题,给你五万工钱,怎么样?”

    王泽天提议道,不是不想给父亲更多的钱,而是他不能做得太明显,请父母装房子只是第一步,等混熟之后,顺理成章的聘请父母,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