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众人皆惊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给三弟买了一辆飞驰,又给二弟买了一辆雄风越野车,总共用掉一百多万,王泽天也不在意,但父母却愁眉不展。

    见父母神情不对,王泽江和王泽海后悔不已。

    “叔叔,阿姨,买的买了,后悔也晚了,两辆车不就是一百多万吗,用不了几年,你们都能成为千万富翁,这两辆车算得了什么?”

    “泽江和泽海底薪五千,提成百分之一,他们每个人,都有六万多提成,一个月就有七万多,用不了一年,车钱就够了。”王泽天笑着说道。

    “他们的工资这么高?”许晴难以置信的问道。

    “泥鳅黄鳝每天能卖二十几万,一个月下来,就能卖六七百万,百分之一的提成,不就是六七万了吗,加上五千的提成,至少也有七万多。”王泽天说道。

    “这工资太高了,一个月给他们**千就够了。”王铮皱着眉头道,这也是在渝都主城区,要是在双山镇,每天只干两三个小时,一个月六千他都嫌高。

    “叔叔,我们签了合同的,该是多少就是多少,要是过意不去,以后你们吃饭的时候,多叫我几次就行了。”王泽天笑着说道。

    “那,重新签个合同,每个月九千固定工资,他们一个月拿七万多,我心头瘆得慌,毕竟他们的能力也就那样。”王铮又道。

    “叔叔,同样的工作,不同的人去做,工资有可能差几倍,泽江和泽海,我都信得过,要是换成其他人,不知要黑我多少钱!”王泽天说道。

    见说不过对方,王铮也不再强求,心中决定,若对方将来落难,自己一家就是对方的依靠。

    吃过晚饭后,王泽天告别父母他们,找了一个宾馆住下,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开车前往渝都医学院,把车停好后,他看了看四周,朝一个女大学生走去。

    正朝教学楼走去的于佳颖,见一个男生迎面走来,她不由皱了皱秀眉。

    “同学早上好,你知道三教学楼在哪里吗?”王泽天笑着问道。

    “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于佳颖暗自戒备,神情怀疑的问道。

    “不是。”王泽天摇了摇头。

    “那你去三教学楼干什么?”于佳颖又问道。

    中医行医资格证考试因地而异,有的地方先考临床,有的地方先考笔试,有的地方两次考试相隔几个月,有的地方两次考试只隔十几天。

    “我师父在那里。”王泽天灵机一动的说道,如今他的身体年龄只有十五岁,身份证上的年龄也只有十八岁,若说是去参加中医行医资格证考试,对方会相信才怪。

    “那栋楼就是三教学楼。”于佳颖指向几百米外,一栋老旧的教学楼。

    “谢谢!”王泽天说完之后,转身快步离去。

    拿出身份证和准考证,在两个中年人惊疑的目光下,他神情平静的走进考场。

    “这个小家伙,怕还没有二十岁吧?”

    “我们这一批,怎么有个小孩子?”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怎么报上名的?”

    “中医越老,医术越好,他这样年轻,谁敢相信?”

    “若无意外,他应该是某个中医的徒弟,否则,他怎么有资格来这里?”

    考场内,一个个参考的中年人,以及两个监考的老中医,神情都有些难以置信,或许是本着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的原则,他们心中好奇,却没有人出面质疑。

    谁也不愿得罪人,谁也不想被人得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方医术如何,与他们又没什么关系,哪怕对方把病人给医死了,也跟他们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见没人蹦出来质疑自己的医术,王泽天也没有扬名立万的打算,他只想弄一个行医资格证,并不想自己精湛的医术,被弄得满城风雨、众人皆知。

    三才医典的内容,深深的刻在他脑海里,是以,试卷上的题目,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没多长时间,他就把试卷上的题全部写上了答案。

    “不知这小家伙,是哪位名医的高徒,这试卷上的题,他竟然全部答出来了,而且有几道题,他还有另辟蹊径的解决办法。”六十多岁的考官李天乐震惊不已。

    “老先生,我能交卷了吗?”王泽天神情平静、淡然的抬头问道。

    “可以。”李天乐点了点头。

    时间匆匆,综合笔试搞定后,王泽天驾车带着父母回到王家坝,随后的日子里,母亲看管鱼塘,父亲管理药材种植园,而他则勤练蛮荒诀以及各种拳法。

    有空的时候,他就去浩瀚大陆,在河边钓一条大黄鳝打牙祭,夜静无人的时候,他就去鱼塘边,把河水注入鱼塘,当然,早晚收网下网的事也没落下。

    “蛮荒诀第四层第九式,我终于练成了,身体力量八百公斤,最快速度十四米每秒,我现在的实力,比后天前期的武者强许多,却比后天中期略弱。”

    想了想后,王泽天打算出国,在网上查了查,他找了一个旅游公司,弄了一个银三角七日游,他只需交钱,其他东西都由旅游公司搞定。

    “明天考临床,下周去银三角,带上足够的现金,到时候买一些武器,应该没什么问题。”

    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衣服,王泽天驾车前往渝都,作为一个三千多万人口的城市,渝都的交通虽然发达,但汽车却更多,因此,早晚都会堵上那么两次。

    要是明天早上出发,除非六点之前出门,否则的话,别想按时到达渝都,要是运气差一点,他就会错过这次的考试,为了睡懒觉,为了考试不迟到......

    在宾馆睡了一觉,次日早上八点,他慢悠悠的朝考场,也就是渝都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走去,掐着点到达考场,不理会众人的震惊,他神情平静的坐下。

    轻而易举的通过临床考试,王泽天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他只想要一个证,并不想出名,但事与愿违,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最初,几个考官见他年轻,也没说什么质疑的话,只是根据流程,让他给人看病开药,见他医术精湛,几个考官的问题变多了,也变得深奥了。

    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考试,担心拿不到行医资格证的他,老老实实的回答一个个问题,无论难与不难,结果不言而喻,几个考官都被他震得不行......

    反应过来的王泽天,当有考官询问难题的时候,他就故作沉思,直至对方不耐烦之际,他这才示意自己目前能力不足,暂时无法解决这样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