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前往三河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拿出一支手电筒,照了照洞口附近,取出钛合金盾牌,王泽天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从洞口处走了下去。

    地道的两侧和上方,并无什么孔洞和缝隙,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左手提着钛合金盾牌挡住身体,右手拿着手电筒,不时照一照上下左右。

    用左脚试了试地面的强度,右脚向前一步,抬起左脚又向前迈一步,再次试了试地面的强度后,他身体的重心又向前转移,右脚再次向前迈步......

    突然间,他右脚踩着的地面,往下方一沉,早有准备的他,屹立不倒的站在原地,“咻咻咻!”的声音响起,十几支利箭从正前方疾驰而来。

    有钛合金盾牌挡在身前的王泽天,并未伤到一根毫毛,只听见叮叮叮的十几声,疾驰而至的箭矢,全被钛合金盾牌磕飞。

    心有余悸的王泽天,看了看手上的钛合金盾牌,这才笑了笑,瞧了瞧几米外的石室,他心中充满了期待。

    高度警惕的来到石室前,看着石墙上的一个个孔洞,他已然知道,刚才的那些箭矢,就是从那些孔洞飞出来的。

    用力推了推石门,结果石门分毫不动!

    找了找开启石门的机关,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放下手里的电筒和钛合金盾牌,王泽天双手握住混沌锄,“呼呼呼!”的就是几锄,石门就像豆腐一样,被混沌锄挖成了碎石。

    “只要手里中锄头好,没有什么挖不了!”

    得意的念了两句,把混沌锄收进空间之中,王泽天拿起盾牌和手电筒,暗自戒备的走进石室,只见石室之中,堆了许多大小不一的箱子。

    用手电筒照了照石室上下左右,确认石室内部并无机关陷阱后,他又看向一个个木箱,考虑一番后,他将几把电筒,固定在石屋的几处石墙上。

    一手拿着钛合金盾牌,一手拿着混沌锄,王泽天走向一个大木箱,左手用合金盾牌挡住身体,斜站着的他,右手握住混沌锄向下一挥。

    箱子上的铁锁,被混沌锄轻而易举的挖断,碎锁掉落在地,响起叮叮叮的声音。

    用混沌锄顶开木箱的盖子,顿时便是一阵金光。

    “这么多黄金?”

    王泽天心中一喜,念头一转,箱子里面的黄金消失无踪。

    用同样的方法,打开剩下的箱子,然后又将箱子里面的黄金、白银、武器、玉石等,一一收进空间之中,把石屋扫荡一遍后,他这才离开石屋。

    心中一动,王泽天回到越野车上,驾车在街上逛了逛,他买了一个电子称,又将越野车停在路边,躺在后排的他,带着电子秤返回野狼山。

    放好电子秤,按了一下开关,拿出手机打开计算器功能,取出空间里面的黄金,不断把一锭锭黄金放在电子秤上。

    “一百九十五公斤。”

    “一百九十八公斤。”

    “一百九十七公斤。”

    ......

    “黄金总共六百七十五公斤,白银合计一万七千六百三十公斤,珍珠项链十二公斤,玉石制品七公斤,各类书籍五十七公斤,武功秘籍合计五本。”

    “小麦一共九千八百六十三袋,每袋一百公斤左右,黑狼山的山贼,有这么多黄金白银,为什么还要下山抢劫?难道黑狼山的山贼还有什么靠山?”

    “整个黑狼山上,没有发现一个女人,难道那些山贼都是柳下惠?不,不对,整个黑狼山几百个山贼,不可能全部都对女人没兴趣,此地不宜久留!”

    想到某种可能,王泽天顿时头皮发麻,猜测黑狼山上的山贼,有可能是某人麾下的士兵,驱散心中的杂念,他速度如风的狂奔,顷刻间,他已离开黑狼山。

    “一万三千多两黄金,二十多万两白银,将近两百万石小麦,这么多东西,要是被人知道,黑狼山的人是怎么死的,东西在谁那里,我就麻烦了!”

    “整个过程中,只有先前那个车队,知道我的存在,不过,他们也杀了黑狼山的人,多半不会把这事说出去,就算被人找上门来,我也可以跑!”

    拥有混沌锄的他,能够随意穿梭两个世界,在王泽天看来,哪怕先天武者杀上门来,也会先抓住他,逼他说出东西所在,只要不直接下杀手,他便能进退自如。

    沿着官道狂奔,没多长时间,他便追上张家车队。

    “这位少侠,多谢你先前仗义出手。”看着一头短发,身着奇装异服的少年快速追了过来,张云鹤下令停止前进,快步迎了上去,笑着拱了拱手道。

    “什么仗义出手?”王泽天故作不懂的问道,怀疑黑狼山的山贼背后,还有一个靠山,他岂会承认那两个山贼,是被他用狙击步枪打死的。

    “少侠,你还有符篆吗?我愿意高价购买?”张云鹤故意问道。

    “什么符篆?”王泽天疑惑不已的问道。

    “看他的神色,应该没有说谎,难道先前动手的那人,并不是他?”张云鹤心中猜测,又问道:“少侠,你追上黑狼山的那些山贼了吗?”

    “诶!”王泽天故意叹了叹气,然后说道:“那些山贼对地形非常熟悉,我人生地不熟,没追多长时间,他们就消失无踪了。”

    “少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那些山贼肯定要回黑狼山,你完全可以守株待兔啊!”见对方真的没有符篆,张云鹤只想让对方赶快离去,于是笑着提醒道。

    “黑狼山人多势众,我人单力薄,要是那些山贼有弓箭,我独自找上门去,岂不是自寻死路?再说,我又不知道黑狼山在什么地方。”王泽天皱着眉头说道。

    “少侠,你这是去哪里?”张云鹤直言不讳的问道。

    “去三河县报官,我们那个村子的人,还有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被附近的山贼给杀光了,我随师父学艺归来,结果,结果......!”王泽天神情悲愤的说道。

    “少侠节哀,我们也是回三河县,不如结伴同行?”张云鹤说道。

    “那就麻烦大叔了。”王泽天点了点头。

    “我是三河县张府的管家张云鹤,还未请教少侠贵姓?”张云鹤说道。

    “什么尊姓不尊姓的?免贵姓王,名泽天。”王泽天笑着说道。

    “在我们炎黄帝国境内,王乃当今国姓。”张云鹤正色道。

    “同样的一个姓,只要使用这个姓的人不同,尊卑也就不同!”王泽天说道。

    张云鹤点了点头,炎黄帝国周围的几个国家,其国姓也都不同,念头一转,他又问道:“少侠莫非练的是外功?”

    “师父说先外而内,等我把外功练好,身体力量打熬出来之后,再传我内功、刀法、轻功!”王泽天神情诚恳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