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卖一块镜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玄黄帝国有九州二十七府两百七十个县,三河县位于帝国最南端的南州云海府,帝国建立之初,建国有功之辈,分封到或大或小的地盘。

    三河县是逍遥王的封地,整个三河县九成九的事,都由逍遥王一言而决。

    看了看由巨石而砌,高十几丈,宽不知尽头,散发着无尽沧桑的城墙,瞧了瞧一块块石头上,插着的一支支箭矢,横七竖八或深或浅的痕迹,王泽天心中倍感震撼。

    “王少侠,三河县到了,我们就此别过,有缘再会!”进入三河县后,张云鹤拱了拱手。

    “有劳张叔了!”王泽天抱拳回礼,笑着说完之后,他转身独自离去。

    街道两旁布满了店铺,有卖风干海产的,有卖腊制野兽肉的,有卖粮食酱油的,也有卖文房四宝,有卖刀枪棍棒的,也有酒馆客栈。

    “黑狼山上得到的那些黄金白银,大部分都有官府的印记,一旦使用,不但会被官府当成凶手,还会被黑狼山幕后的势力发现,有印记的黄金白银都不能使用。”

    “没有印记的黄金,只有零散三十几两,没有印记的白银,也只有一百多两,要想在这个世界,使用那些有印记的黄金白银,必须把它们融了重新铸造一遍。”

    “把黄金和白银拿到现代去换钱,这明显合适,小规模的出手还没问题,一旦数量太多,必会引来黑白两道,小规模的出手黄金白银,还不如贩卖黄鳝泥鳅!”

    沿着街道前行,王泽天心中念头转动,不时看看四周,不时竖耳倾听。

    “你们知道吗?镇西王意图谋反,已被满门抄斩了!”一个青年低声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前段时间,青云侯还勾结山贼呢?”另一个青年附和道。

    “慎言,慎言,金衣卫无处不在,要是被他们听到,我们必死无疑!”又一个青年急忙说道。

    “看来这世道,也不怎么太平啊!”王泽天心中暗叹。

    他对浩瀚大陆所知有限,只知玄黄帝国位于浩瀚大陆中间,北面有匈奴帝国和大金帝国,西面有蛮族帝国,东面有落日帝国,南面是茫茫无尽的大海。

    占尽地理优势的玄黄帝国,各种资源都非常丰富,这让其他帝国羡慕嫉妒万分,每逢其他帝国粮食短缺之时,玄黄帝国就会面临几国联军的攻打。

    好在玄黄帝国人口众多,军队训练有素,武者热血卫国,又占据守城之便,这才没有亡国。

    在玄黄帝国境内,金衣卫的人神出鬼没,有的农夫是金衣卫,有的妓女是金衣卫,有的知府是金衣卫,有的地痞无赖是金衣卫,有的江湖豪客是金衣卫......

    传说在浩瀚大陆上,曾经有飞天遁地的修真者,据说他们已全部离开浩瀚大陆。

    本世界的王泽天,从未离开过王家村,他所知的信息,都是父母及村民所述,穿越而来的王泽天,消化全部记忆后,对整个浩瀚大陆的情况,也只了解到一些皮毛。

    对修真者的事,他半信半疑,毕竟在天华国的历史上,还有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捏土造人,皇帝大战蚩尤,夸父逐日......后羿射掉九个太阳的传说。

    是以,王泽天并没有四处寻找修真者及其遗迹,在他看来,没有亲眼见过修真者,无法确认修真者是否存在之前,他没必要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拥有混沌锄,随便挖一挖,或许就能挖到修真者的玉简,再挖一挖,或许就能挖出仙人的丹药,继续挖一挖,或许就能挖出遨游星河的宇宙战舰。

    在三河县内逛了两个多小时,王泽天走进一家当铺。

    “这位少侠,你有什么事?”当铺掌柜张成瑞,笑容满面的问道。

    “这块宝镜能当多少钱?”从黑狼山石室弄来的黄金白银不宜使用,无奈之下,王泽天这才装模作样的从怀里拿出一块玻璃镜子。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纤毫毕现,张成瑞心中震惊,神情故作平静的说道:“这块镜子制作精良,活当一百两白银,死当两百两白银,这已是最高了!”

    “死当一万两白银,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去李氏当铺!”王泽天话音一落,一手夺回镜子,做出一副要离开张氏当铺的样子。

    “死当两千两白银。”张成瑞急忙说道。

    王泽天不以理会,不紧不慢的朝外面走去。

    “等等。”张成瑞连忙喊道。

    王泽天驻步转身,沉默不语的看向对方。

    “少侠,能不能让我再仔细看看。”张成瑞又道。

    王泽天点了点头,又把手上的镜子递了过去。

    “不知道这是什么做的,这样高的清晰度,别说是一万两银子,就算是十万两银子,也能轻易卖出去,就是不知道这样的镜子,世上总共有多少块?”

    “如果这样的镜子,整个浩瀚大陆只有一块,这镜子就是无价之宝,要是这样的镜子有十块,每块至少能卖十万两银子,如果这样的镜子有......!”

    张成瑞想了想后,又问道:“少侠,这样的宝镜,你还有没有?我想全部买下来。”

    “你以为这是什么?我告诉你,这样的宝镜,世上只有这一块,算了,我还是去李氏当铺吧!”王泽天话音一落,直接抢过镜子,大步流星的朝街上走去。

    “少侠,我给你两万两白银,你把宝镜死当给我,怎么样?”张成瑞惊慌的叫道。

    “真的?”王泽天故做惊喜的问道。

    “当然!”张成瑞点了点头,又道:“少侠,店里只有这些银票,一共八千两,你先点点,剩下的一万两千两银票,我让人去取,你稍坐片刻,如何?”

    “行。”王泽天点头应下,拖着椅子坐在当铺门口,店小二泡来的茶,他闻都没有闻,更别说喝了,看了不少古龙写的,在这个不和谐的世界,他对任何人都充满了戒心。

    没多长时间,店小二领着一个中年人到来,却见那个中年人笑着拱了拱手道:“王少侠,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张叔。”王泽天抱了抱拳道。

    “这是一万两千两银票,王少侠,你清点一下。”张云鹤拿出一叠银票。

    随意的翻了几张,王泽天也没细看,说了一声有缘再见,他当即转身离去。

    “管家,要不要跟上去?”张成瑞话音一落,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想死的话,可以跟上去,我没什么意见。”张云鹤不屑的笑道。

    “管家,难道那小子的实力很强?”张成瑞愣了愣神。

    “他的实力不下于我,这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事,他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师父。”张云鹤神情复杂的说道。

    “管家,要不要让别人去试探一下?”张成瑞又道。

    “如此宝镜被我们得到了,要是他在三河县出了事,你觉得,他那师父不会找我们张府麻烦?”张云鹤冷声说道。

    “管家教训的是!”张成瑞连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