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勾兑烈火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想练成蛮荒诀第六层的九个动作,单重一百多斤的黄鳝,至少要吃成千上万条,这明显不太现实,或许,是时候另外找一些可以增加气血的东西,比如人参、黄精之类的。”

    “百年人参动辄几万两银子,两百年的人参至少十几万两银子,肥皂一块才卖二十文,扣除生产成本,一块肥皂只能赚十七文,要卖将近六十块肥皂,我才能赚一两银子!”

    “混沌锄有两种形态,能量形态的混沌锄,融入普通锄头后翻地,能够增加土地肥力,植物生长速度,口感、营养、产量都能增强一倍.....而且无毒无公害。”

    “实体形态的混沌锄,不但能挖出诸天万界的东西,还能挖出宇宙通道......若使用混沌锄攻击敌人,一旦命中,就能让对方昏迷三秒,堪称敲闷棍的神器!”

    “混沌锄本体散发的光芒,我已能收放自如,但挖出来的东西,却会直接闪现,要是被人察觉,定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本体形态的混沌锄,依旧不能被人知晓!”

    “使用本体形态的混沌锄,以不可控的几率去赌自己能挖到宝物,无异于浪费时间,当务之急还是先赚钱,攒够银子买药材,空闲之余,再用本体形态的混沌锄挖宝!”

    “这段时间都没用过本体形态的混沌锄,从今往后,每天抽出一个小时,专门用本体状态的混沌锄挖地,要是哪天运气爆表......!”躺在床上的王泽天,脑海里冒出一个个念头。

    第二天上午,他租了一个仓库,又去窑厂采购了一些坛坛罐罐等,之后的几天时间,氢氧化钠、香精、颜料、食用酒精、食品添加剂等,先后被人送到仓库。

    夜深人静之时,王泽天悄无声息的溜进仓库,意念一动,仓库里面的东西接连消失,不到几分钟时间,几百吨各种各样的东西,就被他全部收进空间之中。

    “浩瀚大陆这边的东西,都有或多或少的灵气,普通的粮食酒,针对现代世界的人,也有强生健体的作用,哪怕其作用微乎其微,至少也比现代的保健品强一截。”

    “现代一克黄金三百左右,现代一克白银不到四块,浩瀚大陆一两黄金,等价于十两白银,用现代的白银拿去换黄金,再把黄金弄回现代换白银,利润将近十倍!”

    “九个村子水田里的泥鳅黄鳝,加上河里的泥鳅黄鳝,也就能卖一年左右,毕竟,我不可能让家丁,去九村之外弄黄鳝泥鳅,开个珠宝店,能替倒卖黄金白银作伪装!”

    “酿酒厂建好,可以倒卖两个世界的酒水,制药厂建好,不但能快速发财,还能博得一个好名声,珠宝店弄好,倒卖两个世界的黄金白银,也就任由我怎么做了!”

    定了定神,王泽天回到地下室,又从地下室返回王家村,用热成像望远镜,看了看四周,确认四下无人后,他将一桶桶食用酒精、食品添加剂放了出来。

    心中一动,一个个陶制酒坛闪现,念头一转,一个个大酒缸凭空出现。

    拿出长刀撬开装着食用酒精的铁桶,双手抱着铁桶,将里面的食用酒精,倒入一个个大酒缸之中,没多久,十几吨食用酒精,便被他倒进几十个大酒缸之中。

    盖上酒缸的盖子,把一个个空铁通收进空间,取出食品添加剂,倒进一个个陶罐里,收走食品添加剂的包装袋,又把氢氧化钠、颜料等,放进各种陶制容器里。

    第二天早上,王泽天叫来二十一个家丁,教会家丁如何勾兑白酒,如何生产香皂,随后,他又去河边钓了一条巨鳝,把巨鳝倒挂,用刀砍掉巨鳝的脑袋......

    狼吞虎咽的喝掉黄鳝血,翻来覆去的修炼蛮荒诀第一层至第五层,吃掉黄鳝肉、喝掉黄鳝汤,不断修炼蛮荒诀前五层,趁热打铁的试着练了练第六层第一式。

    “看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还不足以修炼第六层第一式!”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无奈的停了下来,休息片刻后,他又练起了形意五行拳和太极拳。

    收功停歇,王泽天回到王家村,见勾兑的白酒已有一千多坛,他让家丁把白酒装上马车,随后带着十名家丁,赶着五辆马车,直奔三河县而去。

    “老爷!”见他到来,丁磊急忙迎了上来,神情恭敬的喊道。

    “这是烈火烧,以后我们除了卖肥皂之外,还要卖烈火烧,每坛卖十两银子!”王泽天说道。

    “是!”丁磊点头应下,又问道:“老爷,怎么没有肥皂?”

    “马车太少了,你再去买十五辆马车。”王泽天说道。

    “是,老爷!”丁磊点了点头,带着两个手下,快步朝外面走去。

    王泽天没心思站在门口吆喝,直接抱起一坛勾兑酒,往门口的地上一丢。

    “哗啦!”的一声响起,酒坛应声而碎,白酒流淌而出,浓郁的酒香随风飘荡。

    “好香的酒啊!”

    “这是什么酒?”

    “哪里传来的酒香?”

    “是王氏商铺那里传过来的!”

    “过去瞧瞧,这么香的酒,不喝上一口,岂不白活一世?”

    一个个百姓、商贾、武者、书生闻香而至。

    “掌柜的,这是什么酒?”一个青年武者,神情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们王氏商铺的烈火烧,此酒清澈透明,没有任何杂质,一坛只卖十两银子!”王泽天边说边把一个大碗放在柜台上,打开一坛烈火烧,倒了大半碗出来。

    “这酒太清澈了!”

    “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透明的酒!”

    “一坛十两银子,这价格不便宜啊!”

    “烈火烧今日上市,大家可以免费尝一口!”王泽天说道。

    “我来试试这烈火烧!”青年武者抢先端起碗,咕噜咕噜的就是几大口。

    “这酒怎么样?”一个商贾打扮的中年,好奇不已的问道。

    “我怎么有点晕乎乎的?”青年武者话音刚落,踉踉跄跄的倒在地上。

    “啊!毒死人啦!”一个百姓惊呼道。

    “不要血口喷人,看清楚再说,他明明是喝醉了!”王泽天沉声说道。

    “这酒也太烈了吧?”中年商贾神情震惊的感叹道。

    “烈火烧,吞入腹中如吞火,不是英雄不可喝!”王泽天蛊惑道。

    虽然只有死了的人才能成为英雄,但无数年来,活着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就是英雄!

    “我来试试!”又是一个武者站了出来,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喉咙、腹中如同着火,口腔之中酒香四溢,全身上下暖洋洋,咽了咽口水,他大声赞道:“这才是男人应该喝的酒!”

    一个个翘首以待的百姓、商贾、书生,争相恐后的尝试一下。

    “王掌柜,所有的英雄醉,我们潘家商会全部买了!”三河县潘家商会负责人潘仁杰,急不可耐的说道,之前倒卖肥皂赚了不少,这次的酒岂能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