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一脚踩两个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年前,羔丽支持卖儿康布置反导系统,天华国与羔丽的关系急转而下,原本在天华国很吃香的羔丽明星,羔丽超市,羔丽跆拳道等羔丽的一切,在天华国内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两年前,经济被重创的羔丽,只得中止部署反导系统,认清局势的羔丽棒子,意识到与天华国作对只有死路一条,幡然醒悟的羔丽棒子,积极修缮两国关系,加上认错态度良好......

    如今,天华国境内的市场上还有羔丽手机、羔丽泡菜、羔丽汽车、羔丽跆拳道等,却再也无法恢复到曾经的巅峰状态,毕竟天华国的高层不是傻的,天华国的百姓更不是傻的!

    突然想起三年前,羔丽支持卖儿康布置反导系统之时,天华国上下自发抵制羔丽的一切,然而,几个黄皮白心的天华人,公然叫嚣支持羔丽女星,如此认贼做妈之辈......

    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杂念,王泽天驾车直奔渝都而去,两个小时后,他把越野车停在路边,看了看不远处的太极跆拳道会馆,嘴角莫名一笑,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打开身上的拍摄设备,他对着镜头说道:“大家好,呵呵,暂时还没有一个观众,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这个房间就会被人挤爆,国术征战第一幕,拳挑太极跆拳道会馆!”

    “众所周知,太极源自天华国,自古就有混沌生无极,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几百年前,一代宗师张三丰自创太极拳,这些年来,太极拳有杨氏太极、吴式太极等等!”

    “武者要想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就得找势均力敌的对手切磋,如若不然,就算是绝世神功,也只能练成花拳绣腿,这会馆的名字倒是不凡,就是不知道配不配得上太极二字!”

    王泽天说话的时候,缓缓转动身体,让微型摄像头把太极跆拳道会馆门口拍了一遍,诸如棒子之类的词语,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作为一个智商在线的天华人,他才不会给棒子投诉的借口!

    “说实话,我应该像苗人凤那样,弄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包袱,不对,应该是弄一个打遍世界无敌手的牌子,这样一来,也不至于我进门后,对方还不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

    王泽天大摇大摆的走进会馆,肆无忌惮的自言自语。

    “干什么的?进这里要换衣服,没人告诉你吗?”二十五岁的跆拳道教练胡涛涛,穿着一身跆拳道服,见一个没换衣服的少年进来,他皱着眉头问道。

    “我找朴星智!”王泽天惜字如金的说道。

    “朴大师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胡涛涛神情不屑的说道。

    “告诉姓朴的,我要与他切磋,要是他不出来,别怪我在你们太极跆拳道会馆门口,让人喊跆拳道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王泽天故作大声的说道。

    “你敢!”愤怒不已的胡涛涛,不由分说的就是一腿。

    王泽天伸手一抓一拖一按,一脚踩在对方背上,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混蛋,快把我放开!”胡涛涛大声怒道。

    “今天走得有点远,脚都走软了,正想找个垫脚的东西,没想到你这么懂我,主动送上来给我垫脚,哈哈哈哈哈!”王泽天肆无忌惮的说道。

    原本正在练习跆拳道的男女,纷纷停了下来,三五成群的冲了过来。

    “快把胡教练放开!”一个青年大声叫道。

    “你再不把胡教练放开,我就打电话报警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威胁道。

    “把朴星智叫出来,我要和他切磋切磋,验证一下是太极拳厉害,还是跆拳道更强!”王泽天不动如山的站在原地,声音不轻不重的说道。

    “上,我们一起上!”一个青年喝道。

    “敢在我们会馆来闹事,哼!”又一个青年冷哼道。

    看着三个青年冲了过来,王泽天脚步不动,左手一抓一拖一按,左脚抬起落下,又是一个青年,被他踩在脚下,右手一抓一带一放一抓一按,两个青年叠在一起。

    三个想要表现的青年,被他似快似慢、似真似假却又行云流水的太极按在地上,围观的男女跆拳道学员愣了愣神,仿佛看见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喂,警察吗,我们太极跆拳道会馆这里有人打架!”一个女学员拿着手机说道。

    一脚踩着两个青年,站在四人身上的他,悠闲的抽着烟,神情讥讽的问道:“我再等十分钟,要是朴星智不出来,我就请人在外面一直喊跆拳道花拳绣腿、不堪一击!”

    霸道威武的造型,让几个女学员芳心驿动。

    “无胆鼠辈,还差两分钟!”王泽天说道。

    “朴大师来了,朴大师来了!”一个女学员看着过道,双眼冒光的叫道。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身穿训练服的朴星智,步履如风的走了过来。

    王泽天放开脚下的四人,双眼一瞪,四个不服气的青年心中一紧,惶恐不已的跑到远处。

    “你想怎么样?”朴星智故作镇定的问道。

    这时,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警察问道:“我是辖区派出所的徐生,刚才谁报的警?”

    “警察叔叔,是我报的警,快把他抓起来吧,他在我们会馆打人!”一个女学员举手说道。

    “是不是这样?”警察徐生问道。

    “警官,这事还得重头说起,我就长话短说吧,听闻这里的朴星智武艺不凡,我特来向他挑战,刚进来的时候,就是那个家伙,他突然对我出手......!”王泽天说道。

    “胡说,明明是你先动的手!”胡涛涛狡辩道。

    “身为一个习武之人,我也没有和他们置气,你们看,他们也没受什么伤!”王泽天说道。

    “他把我们踩在脚下!”胡涛涛又道。

    “警官,你们想想,他们四个人,我就一个人,要不是他们主动配合,我能一脚踩两个吗?这事说起来,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算了,还是跟你们说实话吧,我答应给他们每人一千,他们答应配合我演戏,要不是这样,他们四个人,还会让我一脚踩住两个吗?”王泽天说道。

    “也对啊,要不是他们四个收了钱,怎么可能动不了?”

    “他们太坏了,竟然为了钱干这样的事!”

    “这个姓王的,会不会看上我们会馆哪个美女?”

    胡涛涛等人有苦难言,说实话吧,谁会相信?不说实话吧,又不知道该怎么撒谎!

    “他说的是真的吗?”徐生转身问道。

    “警官,我没收钱,真的是他先动的手!”胡涛涛说道。

    “你看,你也没受什么伤,这事就这样算了,怎么样?要是你不同意,我只好把你们和他,都请到派出所解决,究竟是谁先动的手,只有调查清楚了,我们才知道。”徐生说道。

    “警官,我胸口上这一脚,我可以不和他计较,但他诬陷我收钱这事,他必须向我道歉。”胡涛涛不满的说道。

    “你怎么说?”徐生转身问道。

    “呵呵,你说你没有收钱,你凭什么让我踩着啊?”王泽天反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