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挖出一条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断挥舞锄头的王泽天,脑海里的闪现出一个个念头,思如泉涌的他,突然双眼一亮,取出一条黄鳝,用刀砍掉黄鳝头,捏着鳝尾甩了甩,鲜红的血液飞溅在石头上。

    双手拿起混沌锄,他开始挖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刻意挥舞混沌锄,或多或少的挖下一块块石头,不时皱一下眉头,只因石头上的血花被混沌锄挖中了。

    每挖下一锄之后,都用尺寸测量厚度,长久下去,自然能提高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但如此一来,耗时耗力在所难免,灵机一动之下,他决定用锄头在石头上雕刻。

    由于随身携带的材料有限,又不想去现代购买,他取了一条黄鳝,以黄鳝的鲜血代替颜料,挖了不到几分钟,他心中不由大喜,却是这般练习,还有一个天大的好处。

    洒落的血液,面积或大或小,挖掉石头而不伤血迹,可以提升对身体力量的掌控,若要挖得更快,步履移动之间,必然沉稳多变,持久之下,身法也就无师自通了!

    “拳不离口,曲不离手,把武道融入生活,做到无时无刻都在修炼,这才是至理啊!”

    脚步不断移动,锄头挥舞而下,一处处血迹周围的石头,都被混沌锄挖掉,细看之下,完整的血迹边上,还有没血的石头。周边没石头的血迹,看上去又有残缺。

    “叮!”的一声,一条土狗被混沌锄挖了出来。

    “卧槽,这是田园犬吧?”看着突然出现的土狗,王泽天哭笑不得的说道。

    “汪汪!”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土狗不安的叫唤起来。

    就在这时,王泽天脑海里多了一股与眼前土狗相关的信息,消化信息后,他心情复杂、震惊不已,面前看着像土狗的家伙,竟是一只灵兽啸月犬的幼崽。

    “汪汪!”啸月犬又叫唤了几声,随后张嘴撕扯他的裤脚。

    “你,你饿了吗?”王泽天放下混沌锄,流露出和善而又亲切的笑容。

    “汪汪!”啸月犬又叫唤了几声,闻到空气中的鲜血,它速度如风的跑过去,用前腿刨开碎石,快速吃掉被碎石掩埋的无头黄鳝。

    见小家伙又要去刨石头,王泽天从空间里取出一条黄鳝两斤多的黄鳝,随手丢了过去。

    啸月犬快速冲了过来,一口咬住地上的黄鳝,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下去,或许是没有吃饱,它又叫了起来,眼神仿佛变得温柔了许多。

    见此情形,王泽天心中一喜,不断取出一条条黄鳝。

    啸月犬每吃掉一条黄鳝,就会汪汪汪的叫上几声声。

    眼看小家伙不再叫唤,还对着自己摇尾巴,猜测对方已经吃饱,王泽天走了过去,试着伸手摸了过去,见对方没有躲闪,他心中一喜,轻轻的抚摸对方的脑袋。

    “从今以后,我也是有灵兽的男人了!”

    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王泽天的脑海里,想了想后,他决定给小家伙取个名字,摸着舒服而又柔顺的土黄色犬毛,他和善的说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汪汪!”小家伙叫了两声。

    “你是啸月犬,叫你啸天怎么样?”王泽天试着问道。

    “汪汪。”小家伙活蹦乱跳的叫道。

    “好,以后你就叫啸天了。”王泽天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啸天一口咬住他的手臂,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

    “灵兽认主契约?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它生气了啊,我被它咬了,要不要去打一针狂犬疫苗?要是不打针,得了狂犬病怎么办?”

    从又惊又怕又喜之中平静下来的王泽天,发现已能理解啸天的想法,把混沌锄收入体内,他回现代打了一针,随后带着啸天在王家村溜达起来。

    “蔬菜的品种太少了,其他蔬菜也种上一些,鸡鸭鹅猪牛羊也喂一些,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污染,天地灵气也比地球浓郁,往后的蔬菜、肉食,都由这边供给!”

    第二天早上,让家丁照顾啸天,王泽天回到房车之中,打开直播间一看,见有几百条的留言,还有不少打赏,他会心一笑,津津有味的看起一条条留言。

    “播主追美的手段真不错,居然想得到用钱收买跆拳道会馆的人,还别说,那个太极跆拳道会馆里面,还有好几个美女,不知播主看上了哪个?”

    “这姿势太威风了,一脚踩住两个人,电影里面都没看到这种场面!”

    “播主太牛了,一抓一拖一按,就把一个人按到在地,太极拳有这么厉害吗?”

    “没听播主说吗?那四个人都是他用钱收买了的,要不是这样,他能一脚踩两个?”

    “这姓朴的也太弱了吧?他真的是跆拳道黑带五段吗?”

    “以本人专业的眼光来看,播主是在拍戏,其余人都是演员!”

    “我是事发地点附近的人,其他信息是真是假,我不做评论,但那两个警察是真的!”

    看了看一条条评论,王泽天退出直播间,开着逍遥行者前往另一个跆拳道会馆。

    来到会馆门口,他弄好直播设备,大声说道:“网上说潘金文,也是跆拳道黑带五段的实力,不知他和朴星智比起来怎么样?”

    步履沉稳的走进会馆,见一个身穿训练服的青年站在不远处,他快步走了过去,笑着问道:“你是这个跆拳道会馆的学员?”

    “没看到我衣服上的字吗?”青年指了指胸口上的几个字。

    “这就好,麻烦你通知一下潘金文,就说有人来踢馆!”王泽天神情淡然的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青年不屑的说道。

    不再搭理对方,王泽天走到训练场中间,大声喝道:“潘金文,我想与你切磋,有种就出来,我等你十分钟,时间一过,我就让人在外面喊跆拳道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

    此时,名为试武天下的直播间里非常热闹,一个个网民热血沸腾的讨论起来。

    “试武天下的播主,果然来金浦跆拳道会馆了!”一个青年对着手机的摄像头说道。

    “哇塞,竟然是真的,播主说话算话,当赏!”

    “昨天播主放翻太极跆拳道会馆的朴星智,难道今天他要干翻潘金文?”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渝都的跆拳道会馆有不少,馆主黑带五段以上的总共有七个!”

    “播主危险了,这么多人把他围在中间,要是他引起了公愤,肯定要被人打扁!”

    看着围过来的众人,王泽天神情平静,无视群情激奋的男女学员,他再次沉声喝道:“潘金文,还有三分钟,你要再不出来,等会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跆拳道黑带五段潘金文,你是?”一个三十几岁的青年,神情不善的问道。

    “太极拳王泽天,习武之人要想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就得不断找势均力敌的对手切磋,所以,我要挑战你,或者也可以说,我是来踢馆的!”王泽天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