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不要脸的棒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猪搞啦!”见对方是来踢馆的,潘金文语气不善的说道。

    “卧槽,这帮子怎么骂人啊?”试武天下直播间里,网名胡言乱语,气愤不已的评论道。

    “羔丽棒子太没有气量了!”网名身宽心大,十分鄙视的附和道。

    “棒子只有光鲜的外表,能有什么内涵?”网名红姐讥讽道。

    “红姐,你怎么知道棒子没有内涵?”胡言乱语调笑道。

    此时,相视而立,正欲对决的二人,眼里只有对手。

    “尼玛,欺负老子不会羔丽语!”王泽天心中大怒,对方说话的语气神情,明显是在骂他,眼神冰冷的看着对方,他暗自决定有空多学几门外语。

    “就让你尝尝我大羔丽跆拳道的厉害!”潘金文话音一落,快如疾风的一腿踢出。

    “忍耐,忍耐,我要是表现得太强力,还怎么教训那些羔丽棒子?”王泽天咬了咬牙,故作狼狈的闪开一次次攻击,不时装模作样的打出一记太极拳。

    “本以为你来踢馆,多少还有些实力,只会躲的懦夫,让你尝尝我自创的疾风腿!”越战越勇的潘金文,气息有些凌乱,胸口起起伏伏,但他却步步紧逼,疯狂踢向对方。

    “太极推手!”王泽天一声大喝,身形不退反进,双手似慢似快的向前一推。

    胸口、腹部犹如被汽车撞了一般,潘金文不受控制的横飞七八米,狠狠的摔在地上。

    “啊!”见潘大师被对方推翻在地,不少女学员忍不住尖叫。

    “太极拳有这么厉害吗?”神情难以置信的众多学员,脑海里冒出相同的一个念头。

    “早知道太极拳这样厉害,我还学什么跆拳道?”不少学员心中有些后悔,他们从未想过,学费昂贵的跆拳道,竟然这般经看不经打。

    “猪搞啦!”潘金文翻身而起,愤怒的叫嚣着冲了过去。

    “你被猪搞啦,你全家都被猪搞啦!”听不懂对方说些什么,王泽天吐词清晰的骂道。

    “刚才我脚下打滑,你胜之不武,我要和你再打一次!”潘金文厚颜无耻的说道。

    “来吧!”王泽天侧身而站,左手勾了勾,动作要多么嚣张,就有多么嚣张。

    “疾风腿!”潘金文一声大喝,彼此间距缩小之后,他又是一脚踢出。

    “太极推手!”王泽天欺身而上,双手轻轻一推,一个人影倒飞数米。

    “噗!”的一声,潘金文再次摔倒在地,站起身来,揉了揉屁股,愤怒不已的他,又冲了过去,再次吼着疾风腿,同时右腿用力抽了过去。

    “太极推手!”王泽天沉声喝道,快步上前,双手一推,对方横飞而出。

    “地板太滑了,你穿鞋占了便宜,有些胜之不武,我要穿着鞋和你打一次!”潘金文说道。

    “来吧,我等你!”王泽天神情不屑的说道。

    “卧槽,这棒子也太不要脸了吧?”胡言乱语膛目结舌的说道。

    “播主太厉害了,轻轻一推,棒子一飞!”身宽心大赞道。

    “疾风腿,太极推手,噗,疾风腿,太极推手,噗,疾风腿,太极推手,噗,不知道潘金文不喊疾风腿,播主还会不会用太极推手?”网名冬瓜也是瓜,搞笑的说道。

    站在训练场中间,不理会叽叽喳喳的跆拳道学员,王泽天双眼看向远处的办公室。

    换上一双运动鞋,又在腿上绑了两块钢板,潘金文信心十足的回到训练场。

    “你除了疾风腿,还有什么会的?”王泽天讥笑道。

    “这家伙下盘沉稳,懂得乘势反击,速度非常很快,不能再用腿攻击他的上半身,攻击重点必须放在他的下盘。”潘金文念头一动,大声喝道:“疾风腿!”

    见对方右脚踢向自己的左脚,又用言语欺骗自己,反应力超强的王泽天,跟着喊了一次太极推手,右脚后发先至的踢了出去。

    直播间里,冬瓜也是瓜正在喊疾风腿、太极推手、噗,结果姓潘的没用疾风腿,姓王的更没用太极推手,猝不及防的他,不由愣了愣神。

    “尼玛,这家伙腿上绑了钢板!”察觉不对的王泽天,心中升起一股怒火。

    “这次竟然没有踢到他。”潘金文遗憾不已,神情故作正常,他双脚快如疾风的不断踢去。

    由于自己并没有使用疾风腿,他也就不好指责对方说话不算话。

    “姓潘的不老实,就别怪我心横手辣了!”王泽天念头一动,快步欺身而上,来到对方右侧,他口中喊道:“接我一招四两拨千斤!”

    起脚向前踢去的潘金文,没料到对方会往右边躲,由于惯性的作用力,他只能继续向前踢去。

    王泽天左手抓住对方的右脚腕,右手抓住对方的右小腿,顺势往前一拽,摸到钢板的他,趁机握住钢板往前一撞,横飞而出的对方,只来得及一声惨叫,便已飞出七八米。

    “啊!”惨遭重创的潘金文,忍不住大声惨叫。

    “啊,流血了,潘大师流血了!”几个学员情不自禁的尖叫。

    “啊,潘大师竟然在腿上绑钢板,太没道德了!”

    “跟着这样的败类学跆拳道,我羞于见人!”

    “输了不认输,还有脸在腿上绑钢板。”

    “打电话报警吧,这样的事,还是让警察来处理比较好。”

    看了看眼神恶狠狠的对方,王泽天不屑的说道:“武功差,人品更差!”

    前来踢馆的人转身离去,不少男学员追了上去,一个个女学员相互看了看,也跟着冲了出去,右脚被废的潘金文,见脚腕处血流不止,他大声喊叫会馆的医生。

    来到跆拳道会馆外,王泽天让微型摄像头对准会馆的牌子,诚恳的说道:“渝都这家金浦跆拳道会馆,没有一点真本事不说,馆主还是一个气量狭小之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这样一个无能的馆主习武,不但学不到什么东西,还会让自己的气量变得狭小,热爱武术的朋友们,千万别来金浦跆拳道会馆!”

    “今日的直播就到这里,明天上午,我将去清河跆拳道会馆,挑战黑带六段崔正元,希望他不像潘金文那样空有其表,千金易得,对手难求,人生寂寞啊!”

    说完之后,王泽天直接退出直播平台,开着逍遥行者溜之大吉。

    “浩瀚大陆的秋试没几天了,不考个功名的话,出门都不怎么方便,接下来,我得多花时间看看书,最好把天华国古代的诗词策论等,也记一些在脑海里!”

    用手机在网上下载了一些诗词和策论,拉上房车的窗帘,回到浩瀚大陆之后,他带着啸天溜达了一阵,来到石屋之中,拿出在三河县买的书籍,他默默看了起来。

    “还好我现在差不多可以过目不忘,不然这次的秋试,怕是只能名落孙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