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出手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护士刘小兰心里虽然好奇,院长为何说不了话,但也没敢多问,转身离开办公室,来到三楼五号病房,她歉意的说道:“抱歉,院长有点事,手术延后两个小时。”

    “什么?”周雄语气不满的问道。

    “院长出了一点状况,暂时说不了话。”刘小兰战战兢兢的说道,眼前的中年男子,可是周氏珠宝如今的董事长,对方钱多势大关系广,她也就一个护士,自然不敢得罪。

    “不就是说不了话吗?这和做手术有什么关系?”周雄神情愤怒的质问道。

    “大伯,外公的手术由赵院长操刀,他需要手术刀、镊子之类的时候,又无法开口,手术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外公也会更危险!”李雅琪低声说道。

    “父亲重病垂危,再拖两个小时,我很担心父亲在这两个小时内,再出什么状况。”见病床上的父亲有气无力,周雄忐忑不安的说道。

    “大哥,我们去看下赵院长,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周豪提议道。

    “嗯!”周雄点了点头,又道:“你们留在这里,我们三个去找院长。”

    三兄妹来到院长办公室外,也不敲门,径直走了进去。

    “赵院长,出了什么事?”周雄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试了一点王医生研制出来的麻药,暂时说不了话,抱歉,手术只能延后两个小时了。”赵新宇在纸上写了写,又指了指坐着的王泽天。

    “小子,你跟我们有仇?”周雄语气不善的问道。

    王泽天在纸上写出:“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

    周雄心中气急,忍不住一声冷哼。

    赵新宇在纸上写出:“这事与王医生无关,是我好奇麻药的效果,试着尝了一滴。”

    “是这个?”周雄伸手指向桌子上的瓶子。

    赵新宇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我试试!”周雄拧开瓶子,用手沾了一滴,咬牙吃了下去,他想证明对方是否说谎,至于麻药是否有毒,他也懒得多想,院长都敢尝一滴,他为何不敢?

    “大哥,怎么样?”周豪急忙问道。

    麻药入口,周雄整个口腔,顿时失去知觉,嘴都张不开,如何能说话?

    “大哥,你怎么了?”周芸关心的问道。

    “他吃了麻药,整个口腔都失去知觉了,不用担心,两个小时后,就能恢复过来。”王泽天拿起笔,在纸上写好,递给三人看了看。

    “赵院长,我父亲病情加重了,再拖两个小时,我怕他撑不住。”周豪连忙说道。

    赵新宇拿起纸笔在纸上写出:“百年人参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周豪说道。

    “赵院长,我医术还行,要不,让我去瞧瞧?”王泽天写好之后,将其递了过去。

    “你?”赵新宇只写了一个字,神情充满怀疑。

    “这样纯中药熬制的麻药,我都能研制出来,足以证明我的医术还算不错。”王泽天笑了笑,为了让赵院长全力支持麻药的临床试验,他决定展露一下绝世医术。

    “那好,你跟我来吧。”赵新宇点了点头。

    “赵院长,你先请。”周豪客气的说道,为人子女,父亲重病垂危之际,他不敢得罪医生,哪怕再有钱,他也不愿得罪救治父亲的医生。

    周氏三兄妹,神情怀疑的看了一眼王泽天,并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几分钟后,五人走进三楼五号病房,李雅琪愣了愣神,招呼道:“王先生,你怎么来了?”

    王泽天把纸铺在墙上,拿笔写道:“我和赵院长,还有这位周先生,都吃了一滴纯中药熬制的麻药,暂时说不了话,进来看下病人,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外公,你是医生?”李雅琪吃惊不已的问道。

    “如假包换!”王泽天把行医资格证递给对方。

    “王医生,别光顾着聊天,先看下病人吧。”赵新宇亮了亮手里的纸。

    王泽天点了点头,检查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他说道:“患者年老体衰,又患上了肾癌,而且还是晚期,开刀的话,就算用百年人参,病人最多再活两年。”

    “王医生,你有没有办法?”周芸神情哀求的问道,对方眨眼之间,就能检查出父亲的病症,医术必定超凡脱俗,如若不然,那就是赵院长提前泄露了父亲的病因,但这可能性很小。

    “王先生,你有办法吗?”听对方说外公最多再活一年,李雅琪泪流满面的问道。

    “严格说起来,癌细胞也是一种毒,用药能消灭癌细胞,用针灸照样能治愈,你们要是相信我的话,就选一种治疗方式吧。”王泽天在纸上写道。

    “吹牛也不打草稿!”周雄长子周旭升不屑的说道,当今世界上,谁能真正的治好癌症?就算手术很成功很完美,过不了几年,癌细胞又会扩散,到时必死无疑。

    “闭嘴!”周豪怒道。

    “王医生,你真能治好癌症?”赵新宇神情难以置信的在纸上写道。

    “信就信,不信就不信,我说得再多,也没什么意义。”王泽天神情淡然的写道。

    “王医生,用药和用针灸医治,有些什么区别?”周芸问道。

    “用药的话,大概需要半年才能治愈,若用针灸的话,只需一个星期就能治好。”王泽天在纸上写道,三才医典里面的绝世医术,已被他掌握了七七八八,区区癌症算得了什么?

    要不是体内没有真元力,否则就算是断手断脚,他也能让其恢复如初,哪怕病人的灵魂受损,他也能将其治好,对别人来说是绝症的癌症,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简单的排毒或解毒罢了。

    “王医生,你能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治好我父亲?”周豪问道。

    “信就信,不信就不信,我是否保证,又有何区别?”王泽天写道。

    就在这时,病床上的周福成,全身剧烈战栗,神情十分痛苦。

    “快下决定吧,继续拖下去,病人最多再撑半个小时。”王泽天在纸上写道。

    “王医生,有劳了!”赵新宇亮了亮手里的纸,病人重病垂死,就算他能正常说话,亲自操刀对方的手术,也只有百分之十的手术成功率,还不如把麻烦丢给姓王的。

    “我要一盒银针!”王泽天写道。

    “快去中医部拿一盒银针过来。”赵新宇把纸递给旁边的护士看了看。

    “我这就去。”护士刘小兰说完之后,快步跑了出去,不到几分钟时间,她就拿了一盒银针回来,气喘吁吁的将其递给赵院长。

    一手抢过银针,王泽天抽出一根,迅速扎进病人的穴位,屈指轻轻一弹,银针震荡不休,病人全身诡异的震动起来,一根根银针扎**位,病人全身颤抖不止。

    病房里的众人,眼里充满了震惊和担忧,谁也不敢说话。

    “大部分癌细胞都被排了出来,剩下的癌细胞,再施一次针就能搞定,病人身体很虚,十分钟后才能醒过来,每天用半克人参炖鸡汤给他补身体。”王泽天又在纸上写了写。

    “谢谢王医生。”李雅琪感激不已的说道。

    “哼,爷爷都还没醒过来。”周旭升低声说道。

    王泽天用手指沾了一滴麻药,屈指一弹,麻药飞进对方嘴里。

    周旭升顿时口不能言,神情愤怒、恐惧的伸手指向姓王的。

    “这下安静了,既然你们不放心,我等他醒过来再走,小子,下次记住,千万别得罪医术高明的中医,不然,你中毒了都不知道为什么!”王泽天在纸上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