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旧人走新人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目的,相同的一件事,不同的人其目的不同!

    同样一件事,同样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其目的也有不一样之处!

    王泽天最初捣鼓无副作用麻药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给他自己赚钱,其二是为了让父母他们过上富可敌国人的生活。

    而今研制药物的目的,比之前多了一个,耳闻同胞一方面被病痛折磨,一方面又被外国佬压榨,他岂能熟视无睹?

    钱够用就好,多了也就是纸张、金属或数字,留着还占地方,当然,黄金白银对他而言,依旧非常重要。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趁人之危,终归不是大丈夫所为!

    他不是君子,但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趁着夜静四周无人,房车里的王泽天,又悄无声息的回到浩瀚大陆。

    第二天一大早,他骑着大黑来到三河县,准备参加封百里升迁金衣卫千户而举办的酒宴。

    “送点什么东西呢?东西太便宜,我又拿不出手,东西太贵重又舍不得!”

    数了数手里的银票,足有一千七百多万,身怀如此多银票,王泽天却为送礼而发愁。

    三河县金衣卫千户封百里即将升迁,再过几天,学政徐百川也要高升了……

    三人的官职相当,各属一个阵营,封百里手里的武力最强,徐百川代表天下读书人,周景涛代表文官集团。

    他不想得罪玄黄帝国最强暴力情报部门金衣卫,也不想尝试天下读书人的口诛笔伐,同样不想被文官集团扣上一顶顶帽子。

    “送礼都送一样的,一人送十万两银子吧,等他们都走了,再送逍遥王五十万两银子。”

    考虑片刻后,王泽天留下十张面值一万两的银票,又将剩下的银票收进空间之中。

    “能够用银子打发的,就用银子打发掉,要是有人不依不饶,就让他尝尝老子锄头的厉害!”

    每天净利润十八万两,银子来得容易,区区几十万两银子,也就几天时间的收益。

    “这银票就是纸,要是钱庄倒闭了,再多的银票也只能当柴烧,拿来擦屁股都嫌硬!”

    “找人打听一下,弄个钱庄需要办些什么手续,哪怕损失一些利益,我也要掌握一个钱庄!”

    “只要我手里有个钱庄,就能把天下人的钱,变成我自己的钱,到那时,我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

    “有了钱庄就能印制银票,一张白纸不值钱,把它印成一万两的银票,它就值一万两银子……!”

    低头走路的王泽天,脑海里全是白纸变银票的念头,不知不觉间,他已来到举办升迁宴的酒楼门口。

    “王贤弟大驾光临,老哥我不胜荣幸!”封百里笑容满面的招呼道。对方赚钱能力惊人,哪怕成为千户,他也不想和对方闹翻。

    “封哥客气了,些许薄礼不成敬意,还请封哥不要闲弃。”王泽天不动声色的把十张银票递了过去。

    “王贤弟说哪里话?你我谁跟谁?有必要这么客气么?”封百里故作生气的说道。

    “倒是小弟见外了。”王泽天笑着说道。

    “徐大人。”封百里拱了拱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有时候比拿着神兵利器的武者还要难对付。

    武者杀人有形,书生杀人无形。

    武者依靠拳脚武器杀人,书生只需提笔或张口就能至人于死地。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对方代表读书人,他如今虽是金衣卫千户,却也不愿得罪读书人。

    封百里很清楚,读书人的强词夺理、颠倒黑白的本事,有时候比先天武者还要厉害。

    徐百川递出一份礼物,笑道:“恭喜封大人荣升千户。”

    金衣卫无所不在,哪怕即将成为一府学政,他也不想招惹金衣卫。

    大多数读书人自身是没有什么武力的,读书人杀人都是假借他人之手。

    而金衣卫却不一样,金衣卫杀人,向来都是亲自动手,而且多数时间都是暗下杀手。

    是以,封百里忌惮徐百川的同时,徐百川同样畏惧对方,只因二人久居官场,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神情才能如此平静。

    “徐大人高升指日可待,同喜同喜!”封百里笑道。

    “王老板来得真早。”徐百川转身说道。

    “只比徐大人先来一步。”王泽天说道。

    “恭喜封大人荣升千户。”几个衙役放下轿子,周景涛拧着礼物走了出来。

    “同喜同喜!”对方即将成为知府,封百里也没自大。

    “逍遥王,郡主到!”一个身着铠甲的青年,声如洪钟的喝道。

    南宫浩、南宫星月一前一后的从两顶轿子里面走了出来。

    “见过王爷,郡主!”众人纷纷行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了一眼一袭淡绿色长裙,肌肤如玉,身材凹凸有致,容颜秀美无双,气质超凡脱俗的郡主,王泽天怦然心动。

    之前为了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遇到心动的女人,他以疼痛驱散心动,如今外功达到先天后期,他已没有什么借口。

    “无需多礼。”南宫浩淡淡的说道。

    “恭喜封大人荣升千户。”南宫星月递出一个礼盒。

    “多谢王爷,郡主厚爱!”封百里诚惶诚恐的说道。

    众人进入雅间,小二开始上菜。

    “见过王爷,郡主,徐大人,周大人王老板!”三河县新任金衣卫百户狄龙,神情故作恭敬的说道。

    “旧人走,新人来,这家伙看我的眼神不对,多半不是一个善类!”王泽天心中暗道。

    “卑职敬王爷一杯,多谢王爷在卑职任职期间,对卑职的照顾,今后王爷有事尽情吩咐,卑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封百里端起酒杯说道。

    南宫浩自是不信对方的客套话,不愿得罪金衣卫千户,他笑着说道:“封大人客气了!”

    待逍遥王坐下后,封百里倒上酒,又先后敬了敬县令周景涛,学政徐百川。

    “王老板,久闻你的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以后还望王老板多多照顾!”狄龙端起酒杯说道。

    “岂敢,岂敢。”王泽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食用酒精兑水勾兑的烈火烧难以入喉,他又不得不喝。

    倒不是他怕眼前这个金衣卫百户,关键是烈火烧,是他拿出来卖的,他要是不喝,别人会怎么想?

    他卖的酒,他自己都不敢喝,别人不起疑才怪,久而久之,谁还敢喝他卖的酒?

    好在食用酒精兑水勾兑而成的酒,也就口感差一点,并无多少毒副作用,以他如今的身体素质,就算喝上几十斤,也不会出任何问题。

    王泽天才把酒杯放下,封百里又端起酒杯说道:“贤弟,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都在这酒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