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第一次结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天风和日丽,头戴帽子,身挂大红花的王泽天,骑着又高又大的大黑,直奔逍遥王府而去。

    他身后八个家丁抬着一顶轿子,十几人搞罗打鼓吹唢呐放鞭炮,数十人或抱着或抬着各种东西。

    繁琐的礼节搞定,王泽天牵着南宫星月柔若无骨的玉手,把她送进轿内后,又领着迎亲的队伍返回王家村。

    “陪嫁四个身材容貌都属绝佳的侍女,按照这个世界的惯例,陪嫁过来的侍女……。”

    “前世找个姿色身材普通的老婆,都是千难万难,今生娶一送四,而且还是原装的绝色美少女!”

    骑着头戴红花的大黑,王泽天有些患得患失,神情十分复杂。

    身体的父母已被山贼所害,灵魂的父母远在地球,都无法参加他的婚礼,这让他心如刀绞。

    前世父母为了他结婚的事,愁得头发都白了不少,之后又为了他的死伤心欲绝。

    如今成亲在即,由于身体大变,又身在浩瀚大陆,父母不能过来,王泽天心中非常遗憾。

    “灵魂依旧是我,但身体却不再是我,以后在地球再找一个老婆,让父母参加我的婚礼!”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在地球,从一而终的夫妻越来越少。

    结婚如同儿戏,离婚也很随便,前世寻一人相伴一生而不得。

    “诶,算了,不纠结了,为了心中的遗憾,在地球再找个老婆又有何妨?”

    驱散心中的愧疚、杂念,看着近在咫尺的王家村,王泽天心情变得紧张起来。

    很多事很多人只是想想而不说,很多事很多人只是想想而不做。

    两世为人,但结婚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

    半个小时后,大厅里的刘洋,扯起嗓子大声叫道:“一拜天地!”

    王泽天和南宫星月,跪地向外磕了一个头。

    “二拜高堂!”刘洋又叫道。

    二人转身,朝王应德和萧云的灵位磕了一个头。

    “夫妻对拜!”刘洋再次叫道。

    王泽天和南宫星月转身,面朝对方跪地磕头。

    “送入洞房!”刘洋大声叫道。

    把美少女老婆南宫星月送进洞房后,王泽天走了出来,开始给每桌敬酒。

    好在实力足够强大,走了一圈,喝了几十斤白酒,他也没有一丁点醉意。

    蛮荒诀第九层大成,他的消化能力非常厉害,才喝进去的酒,顷刻之间就能将其消化掉。

    若非不想引人注意,他完全可以让酒水全部从毛孔处挥发出去,为此,他还多去了几次茅房。

    “郡马爷,郡主正在洞房等你,莫误了良辰。”徐百川笑着说道。

    “郡马爷,**一刻值千金,你去忙!”周景涛笑着道。

    “几位大人,还有各位老板,我就先行一步,你们吃好喝好。”王泽天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

    “招呼好各位大人和那些老板。”王泽天说道。

    “是,老爷。”刘洋和丁磊齐声应下。

    大步流星的走向婚房,到达门口的时候,王泽天停了下来,犹豫数秒后,他才推开房门。

    拿起桌子上的称杆,挑开火红的盖头,看着对方绝美的容颜,他愣了愣神。

    “夫君,我们先喝交杯酒!”南宫星月羞涩万分的说道。

    “嗯!”王泽天点了点头,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对方。

    喝完交杯酒后,南宫星月声如蚊蝇的说道:“夫君,我们休息吧。”

    “星月,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躺在床上,搂着对方妖娆的身躯,王泽天低声问道。

    “后天后期!”南宫星月说道。

    “等你成为先天武者后,我们再行房吧!”王泽天咬牙说道。

    绝色美少女在怀,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他能忍住不动,已是万分不容易。

    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不管如何,对方终究是他的妻子!

    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不想为了一时之快,而断送了妻子在武道上的前途。

    实在忍不住,大可以对陪嫁侍女下手,或者在外另找一个。

    南宫星月以十六岁的年龄,成为后天后期境界的武者,足以证明她在武学上的天赋非常好。

    穷文富武,同样的天赋,有钱的人更容易突破境界,身为逍遥王的独女,她自然不缺修炼资源。

    但以十六岁的年龄,将内功修炼到后天后期,并不是单凭资源就能办到的。

    灵魂从地球穿越而来,王泽天面对未满十八岁的老婆,有种难以下手的感觉。

    未满十八岁的人,都是未成年,作为三观端正的天华族人,怎能对未成年少女下手?

    不想毁掉老婆在武道上的前程,又不想对未成年的她下手,王泽天只得忍耐,忍耐再忍耐。

    “夫君,你对我真好。”南宫星月感动不已的说道。

    从父王那里得知,皇帝欲将她许配给太子,或许其他女人都想做太子妃,但她却不想。

    且不说太子长相和人品怎么样,南宫星月心中非常明白,说得好听是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

    说得直白一些,不过是当今皇帝的人质,太子的玩物,就算将来成了皇后,何时被打入冷宫,也就是将来皇帝的一句话罢了。

    看着眼前的夫君,南宫星月心如鹿撞,对方长相上佳,武功无敌先天之下,诗词堪比当世大儒……

    “星月,你这里稍显发育不良,我帮你按摩按摩。”王泽天话音未落,双手开始活动起来。

    “夫君。”南宫星月羞愧难当,浑身酥麻,声如蚊蝇的叫了一声。

    听见屋外有人偷听,王泽天适当的用力一捏。

    “啊!”猝不及防之下,南宫星月忍不住痛呼。

    王泽天堵住对方的红唇,待对方美眸圆瞪之时,他轻声说道:“外面有人……!”

    二人夫唱妇随、装腔作势的叫了起来,没多久,偷听的人悄然远去。

    “好了!”意犹未尽的翻身躺下,收回留有余香的双手,王泽天又道:“休息吧!”

    “嗯!”南宫星月患得患失的应了一声。

    第二天早上,王泽天咬破手指,弄了一点血在床单上。

    等侍女收走床单后,他与南宫星月骑着大黑,直奔逍遥王府而去。

    大黑奔行在坎坷不平的管道上,颠簸起伏之间乐趣无穷。

    “好美妙的感觉!”小王陷入愤怒,王泽天热血沸腾。

    “啊!”俏脸通红,双眼朦胧,气喘吁吁的南宫星月,不时发出一声惊呼。

    佳人瘫软在怀,王泽天沉沦其中。

    “参见郡主,郡马爷!”王府门口的守卫,神情恭敬的跪下行礼。

    “无需多礼,平身!”南宫星月故作镇定的喊道。

    二人进入王府,给南宫浩、慕卿言行礼端茶。

    “星月,陪母妃走走。”气质雍容富贵,风韵极佳的慕卿言说道。

    “是,母妃!”南宫星月点了点头,起身和对方结伴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