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3章 言朔番外(86)
    萧炎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佐昭阳掌心的伤口,从伤口形状和现场的情况来看,皇后娘娘确实没说谎,也就没有再追问了。

    “夜深了,娘娘赶紧回去休息吧,卑职告退。”

    “嗯。”

    佐昭阳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在萧炎退下之后,她也从练功房离开了。

    直到回了凤羽宫,佐昭阳才明显地感觉到了掌心上传来的那火辣辣的疼,眉心倏然拧紧了。

    “公主,您怎么受伤了!”

    “没事,刚才不小心被剑划伤了。”

    佐昭阳随意地摆了摆手,徐嬷嬷却是急得不行,赶忙拉着她坐下,命人取来了药粉,仔仔细细地给她包扎好之后,见她确实没什么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你不是去皇上那里了吗?怎么还受伤了?”

    听她提起言朔,佐昭阳的心中莫名地有些压抑,薄唇抿了一抿,道:“皇上睡下了,我就回来了,路过练功房去练了回剑,不小心划伤了手。”

    她随便敷衍了几句,也不等徐嬷嬷多问,便进了内殿,有意不去想一些不该去想的事。

    萧炎一直负责宫中的禁军之责,想到皇后娘娘在练功房练功的事,练功房中被剑划过的痕迹,他当时已经记在了眼底。

    那样的划痕,没有一定的剑术和内力造诣,根本不可能会划出那样的痕迹来。

    当日,朝堂上,平凉侯等人都说是皇后娘娘刺伤了皇上,皇上则一口咬定皇后娘娘没有武功,伤不了他。

    可从练功房的剑痕来看,皇后娘娘可不是一个不懂武功的人,而且,非但会武,武功决计不弱。

    而皇上,是有心要维护娘娘的。

    萧炎身为禁军侍卫统领,只听命和效忠皇帝,既然皇上要维护娘娘,他自然不会多事。

    但今晚的事……

    思来想去,萧炎还是决定去跟言朔禀报。

    言朔睡到半夜的时候,醒来了,身边空荡荡的,手下意识地探过去,边上的床榻也是冰凉凉的,可见那人已经走了很久了。

    言朔的眼底,不知觉地闪过一丝失落的暗芒,她终归还是不愿意留下来的。

    黑夜,总是能将人的情绪肆意放大,言朔发现自己心中那黯然的情绪,这会儿格外强烈。

    起身下床,从内殿走出,王德正守在殿外打着瞌睡,见他出来,猛然清醒了过来,提步上前去,“皇上。”

    言朔没有应他,只是静静地盯着殿外被月色笼罩的景色,半晌,问道:“皇后什么时候走的?”

    “这……”

    室内的光线有些暗,王德抬眼看向言朔的时候,他正靠在门帘边上站着,脸朝着殿外,半张脸隐在黑暗当中,他看不清自家主子的脸,但从皇上问话的语气当中,他隐隐地听出了几分暗淡的情绪。

    回想起皇后娘娘离开时那坚决的模样,王德心中顿时有些不忍回答,可主子问了,他又不好不说。

    便只能斟酌着回答道:“娘娘她……离开没多久。”

    说到这,他又顿了一顿,像是为了安慰言朔,“娘娘担心自己留下,万一不小心碰伤了您的伤口,这才离开的。”

    王德这番解释的意图太明显了,言朔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心下不禁苦笑出声。

    说怕碰伤他只是一个听上去比较好听的借口,无非就是不想留下罢了。

    言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般在意,从一开始,他打算对她好,仅仅想着她既然成了他的皇后,他就有责任敬她重她,可发展到现在,因为她完全不在意他的举动,心里竟然有些隐藏不住的落寞和失望。

    好像……自己对她的在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那根本就不是纯粹简单的对一个皇后和妻子的敬重,而在那一份敬重当中,有些他不知觉见已经失控的在意。

    甚至,他希望这份在意,他能从佐昭阳的身上得到相同的回报。

    可很显然,他失望了,那个女人,永远只是在你对她好的时候,她给你同等的回报,但那样的回报,并不走心。

    你若想要的更多,她根本就不会给。

    王德见他盯着殿外沉默不语,心中有些担心,便小心地上前,问道:“皇上,您还未用过晚膳,可要奴才让御膳房那边准备些过来。”

    “不用,朕不饿。”

    他微微抬了抬手,视线从殿外收回,重新回到床上躺下。

    翌日。

    萧炎进到御书房外的时候,便看到王德候在外头。

    “萧统领,您怎么来了?”

    “公公,皇上在里头吗?”

    “皇上正在同几位大人在里头议事,萧统领可是有什么急事找皇上?”

    “嗯……也不算什么急事,是事关皇后娘娘的。”

    萧统领这话刚落下,王德的双眼便瞪大了。

    事关皇后娘娘的,怎么能不叫急事。

    “娘娘怎么了?”

    “昨晚我带着侍卫巡逻的时候,经过皇上的练功房……”

    萧炎将昨晚在练功房遇上佐昭阳,佐昭阳手掌受了伤的事,跟王德说了一遍,听得王德原本不大的眼睛,这会儿犹如灯笼一般。

    “娘娘受伤了?这杂家得赶紧告诉皇上去。”

    既然事情都跟王德说了,萧炎也就没继续待着,转身便走了。

    王德待大臣们议政完了出来,便小心翼翼地走到言朔身边,看着他平静的脸色,低声道:“皇上,萧统领刚才来过了。”

    “萧炎?他来做什么?”

    “萧统领说昨晚在练功房见到了娘娘,娘娘受了点伤。”

    “什么!”

    言朔惊得直接从书桌后站起,手上拿着的奏章直接被他扔到了桌子上。

    “谁伤了她?什么时候伤的?御医过去看过了吗?怎么不早点过来告诉朕?”

    王德:“……”

    言朔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王德被问得蒙圈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好。

    定了定神,这才开口回答道:“萧统领说是娘娘自己在练功房练剑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是昨天从承德宫离开之后的事。”“哼!她倒是有闲情,三更半夜还跑去练剑。”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