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4章 言朔番外(87)
    言朔压着心头的怒火,冷声道,心底又气愤又懊恼,还夹着几许不易察觉的心疼和担忧。

    王德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家主子的脸色,又小心翼翼地猜着自家主子的心思,随后,低声问道:“皇上,要去看看娘娘吗?”

    “不去!”

    他沉着脸,老大不高兴地应了一声,又重新坐回到位子上拿过臣子们递交上来的奏章翻看,整个人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不来看他,他堂堂九五之尊,凭什么要去看她!

    言朔在心里这样想到,于是,又不停地翻起奏折来,却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最后,他烦躁地将奏折往桌子上一扔,整个人显得烦躁无比。

    忽地,他看到边上摆放着的一个奏本,是礼部那边今天早朝的时候交上来的——

    一封来自诛玄国的国书。

    早朝的时候,他没来得及看,这会儿他突地想到了什么,伸手拿了过来。

    这封国书是诛玄国的皇帝佐铭臣亲笔所书,主要是对上次他亲笔书写的国书的回话。

    上面对佐明玥在东楚对皇后不敬以及恶意构陷皇后之事,做了道歉,表明已经严厉惩罚过了佐明玥。

    同时,为表达歉意,他还准备了一些礼物,要派丞相亲自送过来,表达自己道歉的诚意。

    国书上还提及佐昭阳的母亲秦皇后的事,再三跟言朔保证绝不让人打扰了秦皇后的亲近,还命人重新皇后的陵寝。

    除此之外,国书上丝毫不曾提佐明玥被他打残废之事,这就让言朔觉得古怪了。

    他不相信佐铭臣是这般老实能忍之人,他命人将佐明玥打残废了,他真能咽下这口气?

    还是说,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打消他的疑虑?

    “影一。”

    将国书放下,他对着空气唤了一声,下一秒,暗卫统领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皇上有何吩咐?”

    “命人暗中将诛玄国盯紧了,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告知朕。”

    “是。”

    暗卫统领退出去之后,言朔的视线重新投向佐铭臣的那封国书,拿了过来,往外走去。

    凤羽宫——

    言朔踏进凤羽宫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佐昭阳的身影,只有宫人们纷纷跪在一旁行礼。

    “皇后呢?”

    “回皇上,娘娘在内殿。”

    言朔拿着那份国书走进去,正好徐嬷嬷从里头出来,脸上一片忧心之色。

    看到言朔,徐嬷嬷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只是有些惊讶言朔这会儿过来。

    行完礼之后,便站到了一旁。

    “皇后在做什么?”

    言朔开口问道。

    “回皇上,娘娘在处理百花宴的一些事宜。”

    言朔想起来下个月就是百花宴,她现在主理百花宴的事,确实会有些忙。

    抬脚正要往里走,便见徐嬷嬷正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好似有什么话要说。

    “还有事?”

    徐嬷嬷心下一颤,抬眸看了言朔一眼,动了动唇,随后,大着胆子开口道:“皇上,娘娘她受了点伤,这会儿都忙了一早上了,早膳还没用过,奴婢想让她休息一下,可她不听,还请皇上您劝一劝娘娘……”

    说完,她便垂下眼,不敢再看。

    “知道了,你命人送些早膳过来。”

    言朔落下这话,便往里走,听了言朔这样吩咐的徐嬷嬷,则是长长地松了口气,心下暗自欢喜,没有跟着进去,转身便命人给佐昭阳准备早膳去了。

    佐昭阳此时正在看宫人们提交上来的往年百花宴的一些章程,因看得专注,并没有注意到言朔进来。

    言朔进去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副模样。

    她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占了朱砂的狼毫,薄唇微微抿着,盯着面前的册子一脸专注。

    清晨的阳光懒懒地打在她落着几分碎发的侧脸上,给她原本严肃专注的脸上,添了几分柔和。

    上一次他看到这样模样的佐昭阳,是她在给洵儿绣荷包,也是这般安静和专注,这一次,她在处理宫务。

    跟先前绣荷包的时候不太一样,这会儿的她,添了几分干练和果断,落笔之时,干脆利索,时而又咬着笔端,思考着什么。

    这下意识的小动作,又给她添了几许可爱。

    随即,他又注意到了她放在桌子上缠了厚厚纱布的左手掌,原本柔和的眉心突地拧紧了,心头没来由地又窜起了一团火。

    走上前去的脚步,下意识地加重了几分,让原本专注在册子上的佐昭阳下意识地朝他这边投去了目光。

    看到是他,佐昭阳的眼底,毫不掩饰地惊了一下,跟着,放下手中的毛笔,从书桌后出来,走到他面前准备行李,却被言朔抬手给扶住了。

    原本一肚子的怒火,在不经意地碰到她掌心缠着的纱布时,训斥的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在忙什么?”

    他扶着她的手,却并没有松开,只是看着桌子上那一叠册子,开口问道。

    “在写一些关于百花宴的章程。”

    关于宫中一些重大的庆典或者宴会,虽说有内务省和礼部那边的人合办,但这两边都是需要中宫这边出一个章程,然后礼部和内务省按照皇后给的章程办事。

    往年,皇帝没有立后,这后宫的一干事情都是太后来处理,这一次百花宴,是佐昭阳身为皇后第一次单独处理。

    “不是还有一个月吗?这么着急做什么,连早饭都不吃。”

    言朔压低的声音中,透着隐隐的不悦。

    “臣妾第一次接手这些宫务,有些生疏,母后信任我,我自然是要做好的,我不想让母后失望。”

    她说的是实话,太后待她极好,看到那张总是带着慈祥笑容的脸,佐昭阳便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母亲,因而那一声“母后”也唤得格外真心。

    言朔自然也听出来了她口中喊着“母后”的时候,那流露出来的敬重,看着她,轻轻挑了一下眉,嘴上却道:“你倒是挺会拍母后马屁。”佐昭阳一愣,却并不在意地笑道:“母后是臣妾的婆婆,自然是要讨好的。”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