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9章 言朔番外(92)
    佐昭阳听淑妃这样说,便淡淡一笑,道:“有劳各位妹妹挂念,本宫只是不胜酒力而已,让你们担心了。”

    “娘娘没事就好,我们三人也就放心了。”

    贤妃阮青也及时抓住了时机表现道,“昨夜妹妹担心了一夜没睡,现在看到娘娘红光满面,比往常又年轻漂亮了许多,妹妹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这不着痕迹地拍马屁,让佐昭阳本能地有些不自在。

    她最不习惯就是被人这样捧着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了,贤妃这样夸她,即使是事实,她都觉得浑身别扭。

    嘴角僵硬地扯了一下,随口应了几句。

    三妃虽然在跟佐昭阳说话,可心思却是放在一旁的言朔身上,那些有意无意的言行举止,为的就是引起言朔的注意。

    可偏偏,她们在跟皇后说话的时候,皇上就事不关己地在一旁喝茶,心思根本没有在她们身上。

    这不免让她们觉得失望又气恼。

    都是皇上的女人,凭什么皇后可以天天对着皇上,她们想见皇上一面都难,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皇上却看都不看她们一眼!

    即使心中对皇后嫉恨得不行,她们心里却清楚,想要有机会亲近皇上,还必须得通过皇后这里。

    自从德妃因为诬陷皇后刺杀皇上一事被皇上处置了之后,她们便清楚皇后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比她们想象得还要重一些。

    如果没有准确的时机,却不可轻易得罪皇后,更别提算计了。

    四妃当中,德妃嘴唇最没有脑子,才会被她们推出去当枪使,可她们三人却是旗鼓相当,谁也不会傻乎乎地当出头鸟。

    在三人连续不断地对佐昭阳表忠心,佐昭阳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却还是硬着头皮对她们微笑,这种勉为其难的应付,对佐昭阳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一旁的言朔一直没有开口,三妃的心思,言朔很清楚,所以根本不会给她们任何念想。

    他知道这些女人一旦觉得自己有机会,便会见缝插针,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

    他不想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女人而给佐昭阳招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余光看到佐昭阳那僵硬的嘴角就忍不住想笑。

    看来让她应付这些个假惺惺的女人,真是为难她了。

    正在这个时候,王德从外面进来,说是禁军统领在承德宫求见,言朔这才起身,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凤羽宫。

    见言朔离开前都不曾看她们一眼,三人的脸上不无失望。

    她们耐着性子在承德宫对佐昭阳各种奉承拍马,为都不就是因为皇上的注意吗?

    皇上都走了,她们还留下做什么。

    在言朔离开之后,三人脸上的热情就没那么强烈了,但到底还是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又是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她们才找借口离开了。

    终于等到她们走了,佐昭阳如蒙大赦一般松了口气。

    “这三位娘娘可真是好笑,明明就是为了讨好皇上,偏偏要拿公主您来做文章。”

    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的徐嬷嬷,在三妃离开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佐昭阳淡淡一笑,三妃的心思,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是,她跟三妃即使私下不怎么交好,毕竟也没闹过什么不愉快,没理由无端跟她们起龃龉。

    回想起刚才三妃那言不由衷的样子,她叹了口气,“也是难为她们了。”

    明明一点都不想讨好她,却为了在言朔面前表现,那般为难自己,也是挺难的。

    “难为什么?公主您又没主动去抢皇上,皇上自己不愿意去她们那里,公主您还能绑着皇上去不成。”

    徐嬷嬷一脸的不以为然,在她看来,自家公主能一辈子独占圣宠才好呢,哪有心思管别的女人。

    尽管知道一辈子盛宠不衰不太可能,可她还没有无私到替别的女人担心,自家主子还担心不过来呢。

    不过,想到这阵子皇上对自家公主那般上心,徐嬷嬷心里还是挺自豪的。

    可偏偏,就有人让她不痛快,她才刚自豪了一会儿,负责给佐昭阳煎药的那名女医官便出现了。

    原本的“避子汤”都是几天一次,或者是行房后她才给公主喝,可自从皇上派了这个女医官来,这药就没断过。

    徐嬷嬷脸上刚刚才掀起的笑容,在看到女医官的那一刹那,瞬间敛了下去。

    她还有什么资格取笑那些为了见一面皇上而讨好自家公主的妃子,自己公主又能好到哪里去。

    被皇上天天逼着喝药,一生无子傍身,皇上待她再好,不还是有目的的吗?

    再好能好一辈子么?

    徐嬷嬷在心里叹了口气,原先她还会劝佐昭阳不要喝,或者找个理由避开,可现在,她已经不再劝了。

    整个宫中都掌握在皇上手中,就算公主能避开一次,还能避开第二次第三次吗?

    而且,避开了又能如何?

    皇上派医官盯着公主喝药,为的就是不让她怀上孩子。

    就算避开了,往后怀了孩子,那孩子的日子能好过吗?

    所以,渐渐的,徐嬷嬷想通了,也就没再阻止了。

    只是每一次看到皇上明明对皇后那么好,却又存着那样残忍的心思,心里不免觉得讽刺和心痛。

    “娘娘,该用药了。”

    女医官将药端到佐昭阳面前,随后恭敬地立在一旁。

    佐昭阳看了一眼手边的那碗黑漆漆的药,停滞了半秒,压下眼底的晦涩,将药端过来,一饮而尽。

    医官退下去之后,徐嬷嬷看着佐昭阳平静的脸色,心中依然发疼,“公主……”

    “嬷嬷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佐昭阳神色淡淡地打断了徐嬷嬷即将开口要说的话,嘴角漾开一抹轻松的笑,道:“洵儿不也是我儿子吗?虽然不是我生的,可我到底是他的嫡母,他现在亲近我,长大了自然也会侍奉我的,不一定非要亲

    生的才可以。”在她完全看清自己的处境之后,很多事都想开了,尽管心中那隐隐作疼的感觉依然存在,可她毕竟还能忍受,不是吗?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