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1章 言朔番外(94)
    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此去宫中情势不妙,还有一点,便是他安排好沿途救他的死士,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

    宫门很快就到了,四周丝毫没有半点动静。

    到了宫门口,李径的脚步,骤然停顿了一下来,目光有些慌乱地看向四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几声嗤笑在李径的耳边响起,他回头,见王德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相爷可是在等什么人?杂家还是劝相爷别等了,您要等的人,这会儿大概已经在刑部大牢了。”

    王德也没跟李径客气,在看到李径面色大变准备逃跑之时,一个眼神闪过,几名禁军便快步拦在了李径面前。

    态度没有先前那般客气了,王德敛下嘴角的笑意,对禁军道:“带他去见皇上。”

    “是。”

    “放开我!放开我!我可是诛玄国的丞相,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李径吓得双腿发软,嘴上却还是垂死挣扎地叫嚣着。

    王德看着李径被禁军拖着走远,冷笑了一声,“敢动皇后娘娘,别说你只是一个丞相,就算是佐铭臣亲自过来,皇上也照样让他好看!”

    李径一路叫嚣着被带到了承德宫,此时,言朔正坐在殿中,神色冷硬地看着被禁军拖进来的人。

    看着殿中坐着的言朔,李径身子一抖,原本还大声叫嚣了一路,此时看到坐在殿中央,一个眼神便是压不住满身威严的年轻帝王,不自觉地噤了声。

    这个年少继位的帝王,如今刚过弱冠,可身上那种威压之势,饶是佐铭臣这样当了几十年皇帝的人,也根本压不住他。

    李径的脖子,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眼神不敢与言朔对视,可双腿却已经软软地跪在了地上,根本就直不起来。

    垂着眼睛,战战兢兢地开口道:“不知皇上这么大阵仗将微臣带来,所为何事?”

    他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胆小害怕,可那微颤的音调,俨然已经出卖了他。

    见言朔漫不经心地端着茶杯,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杯盖,杯盖轻轻地在杯沿上打着圈圈,发出轻微的碰撞声,每一声都准确无误地敲在了李径的心头上。

    “朕记得上次贵国二公主来的时候,不知轻重得罪了朕的皇后,朕记得好像是废了她的双腿,是吗?”

    言朔的声音,非常平淡,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像是在说“那天的天气真好”一般,可眼底的冷意,却已经足够吓得李径不敢吭声了。

    他哪里敢回答,什么叫废了二公主的双腿,他分明就是让二公主生不如死了。

    “二公主上次只是嘴上不干净,朕对她的处罚稍微轻了一些,只是不知李丞相这一次做的事,朕该如何处罚你比较好?”

    废了人家双手双脚竟然说是稍微轻了一些?

    李径在心中冷笑的同时,却已经是怕得要命了。

    他这一次可不是嘴上得罪了佐昭阳那么简单。

    “臣……臣不知道做了什么让皇后娘娘不高兴的事,还请皇上明察。”

    他跪伏在言朔面前,身子瑟瑟发抖,却还是在垂死挣扎。

    当的一声,言朔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了桌子上,动作不重,却吓得李径的身子狠狠抖了一下。

    “朕若是没明察,想来今日李丞相大概早就走了吧?”

    言朔这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夹着呼之欲出的暴风雨,好似要将李径卷入这暴风雨中碎尸万段。

    “臣……臣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

    “不知道没关系,朕也不需要你承认什么。”

    言朔的唇角,弯了弯,眼底却已经是一片冷意,“朕只需要让你知道,朕的人,不是你能动的,别说是你,就是佐铭臣,敢把主意动到朕的人头上来,朕也绝不会让他好过。”

    李径猛然抬眼看向言朔,惊愕的瞳孔骤然一缩,他在言朔的眼底,看到了浓烈的杀意以及不容他狡辩的坚决。

    这让李径明白,言朔所需要的,从来就不是什么证据不证据,或者他承认不承认,而是他认定是他干的,那就是他干的,根本容不得你有半点反驳的余地。

    “皇……皇上,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诛玄国的丞相,你不能杀一个外臣的,皇上!”

    李径开始颤声求饶道,明知自己此时必死无疑,他还是在垂死挣扎。

    这会儿,言朔根本不曾看他一眼。

    他是曾考虑过一个小国也能带来麻烦,也曾考虑过佐昭阳还不足以让他无端去惹来一个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他发现,只要一想到她在诛玄国所受的苦,他心中的怒火和杀意就没办法压制住,更何况还是昨晚那样的情况。

    不杀李径,他心中的怒火永远消不下去,至于佐铭臣……

    他是时候该敲打敲打他了。

    “皇上,臣知罪,臣也是奉命行事,求皇上饶臣一命啊,皇上!”

    在李径确信自己狡辩没用之后,便放弃了,只想着自己认下这罪名,言朔或许还能饶他一名,至于诛玄那边……

    有李贵妃在,等他保住这条命回去,他自有办法脱身。

    “皇上,这都是我国国君的意思,他见二公主遭了那样的罪,便怨恨上了皇后娘娘,这才命臣前来,说是要给皇后娘娘一个教训,臣真的只是听命行事,求皇上开恩呐,求皇上开恩……”

    李径对着言朔不断地磕头,沉重的磕头声,在大殿之中听着格外突兀。

    言朔却是对他的求饶和推脱无动于衷,端着茶杯漫不经心地喝着茶,任由李径的额头磕出血来。

    李径毕竟上了年纪,磕了许久见言朔无动于衷,心里便凉了,脑袋开始发晕,可言朔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好似过了许久,他才看到言朔放下茶杯,冷锐的目光如两把尖刀,朝他的心头扎了过来。

    “把他带去皇后那里。”

    “是。”

    在李径浑身瘫软地任由禁军拉着出了承德宫时,言朔已经率先抬脚跨了出去,提步往凤羽宫的方向过去。佐昭阳喝了医官送来的药,便回到后院练剑,自从自己被封住的武功记忆回来了之后,她便会经常找个时间在后院练剑。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