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2章 言朔番外(95)
    每一次喝完药,她总是会练会儿剑让自己心头的痛处舒缓开来,渐渐的成了一种习惯。

    尖锐的剑尖,划过院中的山石之上,划出一道道的刺眼的剑光,就好似在自己的心头狠狠割开了一大道裂痕似的。

    似乎有了这样一道裂痕在,她压在心头那闷疼的感觉才会得到宣泄。

    “公主,公主。”

    徐嬷嬷着急的声音,在后院门口传来。

    佐昭阳停下手上的动作,回眸看她,见徐嬷嬷正疾步朝她走来,脸上带着些许兴奋。

    “怎么了?”

    “皇上来了。”

    这段日子,言朔经常会来凤羽宫,几乎每天都会宿在这里,她不明白徐嬷嬷为什么还是这样兴奋。

    徐嬷嬷看出了佐昭阳眼中的不以为然,又加了一句,道:“皇上带着李丞相一起来的。”

    闻言,佐昭阳的眸光,深了深,“李径?”

    “是,李径现在正被禁军带着跪在厅中,皇上让奴婢来请您过去。”

    徐嬷嬷虽然不知道李径做了什么,但想起昨晚皇上将自家公主从外面急匆匆抱回来的事,就知道那老匹夫肯定对自家公主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

    一想到那个老东西要被皇上处置,徐嬷嬷浑身的神经都开始兴奋起来了。

    佐昭阳垂眸沉吟了片刻,这才放下手中的剑,道:“走吧。”

    佐昭阳进入厅中的时候,就看到言坐在中央的位子上,冷眼看着被禁军押着跪在殿中不停求饶的李径。

    看到她过来,言朔的目光便朝她投了过去,原本冷锐的脸上,在看到她的瞬间,添了几分柔和下来。

    对佐昭阳扬了扬手,示意她过去,佐昭阳抬脚上前,走到她身边坐下。

    佐昭阳因为刚刚练了剑,气息还有些微喘,脸上带着运动过后的红晕,鬓角的头发,沾着点点汗珠,使得她整个人比起往常的沉冷多了几分活力的气息。

    从袖中取出帕子递到她面前,看着递到自己面前明黄色的绢帕,佐昭阳愣了一下,疑惑地抬眼看向言朔,见他正笑看着自己,眼底带着几分打趣,“把汗擦擦,或者,你想朕帮你擦?”

    他看着她,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完全无视了还跪在面前求饶的李径。

    佐昭阳被他这声打趣逗得有些囧,赶忙伸手将他手上的绢帕拿了过来,胡乱地在脸上擦了擦,“多谢皇上。”

    将手帕捏在手中并没有还给言朔,她将视线投向已经吓得面如土灰的李径,问道:“皇上这是?”

    “人朕已经给你带来了,你要怎么处置他?”

    看向李径,言朔脸上那点温度瞬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只留下转身在眼底凝聚起的风暴。

    李径吓得瑟瑟发抖,这会儿哪里还敢在佐昭阳面前摆丞相的架子,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在诛玄国连下人都能踩上几脚的诛玄国嫡公主了,而是这东楚尊贵无比的皇后娘娘。

    “公主饶命,臣也是奉命行事,君命难违啊,求公主开恩,饶微臣一命吧,公主!”

    李径虽然知道现在不能轻易得罪佐昭阳,可心中还是觉得佐昭阳好拿捏,只要求得她的原谅,或许他还能保住这一条命。

    却忘了眼前这个人,当年可是一人诛杀了上百御林军的人。

    佐昭阳从李径的话中已经知道了他说的是什么事,果然如她所料,昨晚的事跟李径有关。

    她本就不是善类,更不可能对李家的人有半点的情面。

    如果昨天她不是幸运得等到了言朔过来,或许她这辈子真的毁了,就连死都死得无比难堪,这人竟然还指望她能饶他一命。

    如果不是刚才将剑放到了后院没带过来,她恐怕早就上前一剑赐死他了。

    拳头因为愤怒而攥得咯咯作响,言朔侧目看向她,见她的愤怒已经逐渐失控却还似乎在顾及什么而竭力隐忍着,心下不禁蹙起了眉。

    伸手轻轻拍了拍她攥紧的手背,在手中捏了捏,试图让她松开拳头,眸光柔和地看着她,道:“你想要怎么做便怎么做,朕给你做主。”

    这句话,让佐昭阳的心头,猛然一震,布满血腥的双眼抬起看向他,双唇因为愤怒和一些不知名的情绪而轻微颤抖着。

    “怎么处置都行?”

    “对!朕带他过来,就是任你处置!”

    言朔郑重地点了点头,他的手,刚才就没有松开佐昭阳的手,这会儿感觉到她松开的拳头再度想要攥紧,他快她一步,将她的手掌,裹在了掌心当中,对她再次郑重道:“你想什么处置都可以。”

    佐昭阳盯着言朔看了半晌,又转而将视线投向李径,开始眼底席卷着狂风骤雨般的杀气,最后,还是被她压了下去。

    视线收回重新回到言朔脸上,淡淡地笑了一笑,“还是皇上您做主吧。”

    言朔的瞳孔,深了一深,盯着佐昭阳脸上那极不走心的笑容数秒,复又开口道:“真让朕决定?”

    “是,还请皇上替臣妾做主。”

    说着,在言朔面前起身,微微屈膝行了个礼。

    言朔看着她的脸数秒,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之后,从佐昭阳的脸上收回了视线,转而看向已经没力气再求饶的李径,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那不大不小的弧度,却冷锐如刀锋,愣是吓得李径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既然皇后让朕做主,朕便替你做主一次,朕做事最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李丞相对朕的皇后用药,想来应该是很好奇那药的滋味,朕应该要好好满足你的好奇心才是。”

    在李径惊慌失措的眼神中,言朔用眼神示意王德,道:“把药给他和那个歌姬喂下去,分开关着。”

    “是。”

    “不……不,皇上,饶命啊,皇上,臣知罪,饶命啊, 皇上……”

    佐昭阳也是对言朔的处置愣了一下,没想到言朔会这样做。

    给李径喂春毒,偏偏又将他跟那个歌姬分开关着,无疑就是要活生生将他给憋死!她想过言朔不会轻饶了李径,但没想到会下手这么重。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