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言朔番外(96)
    错愕地看着李径被禁军带走,佐昭阳半晌没有出声。

    言朔看着她愣在原地发呆,轻笑出声,“可是觉得朕罚轻了?”

    “没……没有。”

    只是没想到言朔会为她做到这样的程度,她之所以不想亲自处置,无非就是拿不准言朔处置李径的标准。

    给李径喂春毒却不得交欢,李径必死无疑,哪里算轻了?

    就在她因为言朔对李径的处置而发愣的时候,言朔已经起身站到她面前,低眉看着她,道:“朕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迟点再过来。”

    佐昭阳回神,点头应下,“是。”

    停顿了一下,她又道:“臣妾送皇上。”

    言朔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轻笑出声,抬手揉了一下她的发顶。

    真是一个现实的女人,平时就没见她主动提出要送他出门,今日帮她处置了李径,她就主动了。

    他果然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那样,你对他好一分,她便对你好一分,你不对她好,她便一分都不会回报给你。

    佐昭阳不知道言朔在想什么,只是他揉她头发的举动,最近好似经常做,他看着一副很是习惯的样子,可每一次都让她觉得浑身僵硬。

    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避开,言朔待她好,这份情,她自会记着的。

    送走了言朔之后,佐昭阳回到屋中,想到这一次对李径的处置,她的眉心隐隐地多了几分忧虑。

    若说上次佐明玥被言朔打断腿的事,还不足以让佐铭臣跟言朔作对的话,这一次弄死了李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

    佐明玥只是公主,不跟朝臣牵扯在一块,李径却是丞相,朝臣们跟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朝臣们都为李径之事而上书佐铭臣,难保佐铭臣不会狗急跳墙。

    小鬼虽小,却比阎王还难缠,真要被缠上也是麻烦。

    言朔为她出气,她当然开心,可一旦因为她的事而给东楚惹来麻烦,言朔会不会又迁怒到她的身上来?

    言朔如今对她好,她心中感激,却也步步为营。

    她不是先皇后,没那足够的信心让言朔无条件地为她不顾一切,一旦事情牵扯到朝堂的利益,言朔还会站在她这边吗?

    想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帝王,佐昭阳的双眼蓦地有些发涩,眼神也跟着暗淡了下去。

    倒是徐嬷嬷没想那么多,看到皇上为了自家公主竟然能弄死李径那个老东西,心里便高兴不已。

    想着以后诛玄国的人若还想欺到公主身上来,可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和能耐了。

    言朔说要回去处理的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将李径的事处理了之后,便招了几个内阁大臣来御书房廷议。

    因为今日休沐,并未开朝,几个内阁臣子直接去了御书房议事。

    “皇上您打算要对诛玄国开战?”

    说话的是当朝首辅王玄翎,他听到言朔这个决定的时候,脸上有些吃惊。

    诛玄国可是皇后的母国,今日自家夫人进宫陪太后说话,也偶尔听太后说起皇上待皇后很是不错,心里还很安慰,怎么这一回头就要对诛玄国开战了。

    王玄翎心中不解,其他几个内阁大臣更是不解。

    首辅大人可是皇上的亲舅舅,连他都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他们又怎么知道皇上在想什么。

    难不成皇上在大殿之上那般维护皇后娘娘,只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吗?

    可转念一想,皇上根本没这个必要做给别人看吧。

    思来想去,这些人都想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做。

    言朔看出了众人的心思,也不多解释,道:“朕也不是开战,只是让人在边境那边加强防备,以防诛玄那边耍什么小动作。”

    他今日处理了李径,这消息迟早会传到诛玄那边去,李径毕竟是朝臣,在朝堂上分量举足轻重,可不是佐明玥一个后妃生的女儿能比的。

    佐明玥再受宠,那也是一个公主,跟朝堂政治联系不大,可李径不同。

    佐铭臣那个人本就心思不安分,保不齐就会借着李径的由头铤而走险。

    东楚不会主动开战,但必要的防备是要做的,同时,也顺便对佐铭臣警告一番,让他老实些也好。

    皇后被李径下了春毒这事,他自然是不会让这些朝臣知道,也只是说李径此次进京,心怀不轨,被他给处置了。

    言朔说的隐晦,这些常年混迹官场的内阁大臣们心中自然知道怕是事情不简单,既然皇上没明说,他们也就不会多问。

    “此事就交给几位卿家共同商议后,给朕交出一份章程出来。”

    “是。”

    一番商议完之后,众臣退了下去,言朔刚从书桌前起身,便看到那短腿的小家伙艰难地跨进门槛,朝他快步走来。

    “父皇。”

    “洵儿怎么来了?”

    看到儿子,言朔脸上的笑容瞬间便柔和了下来,俯身抱起他,问道。

    “儿臣想母后了,父皇带儿臣去看母后吧。”

    言朔这才想起,这段日子,小家伙好像都没去找佐昭阳了,而佐昭阳不知道是因为避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不曾主动找过小家伙。

    “你最近怎么都不去找母后玩了?不是说想母后吗?”

    他抱着儿子,一边陪他说话,一边往外走。

    “皇祖母说最近母后很累,让儿臣不要去打扰母后,可是父皇,儿臣听皇祖母跟舅奶奶说您最近老是去母后那里,为什么您可以打扰母后休息?”

    言朔:“……”

    看着儿子一脸认真的模样,言朔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小子跑来找他一起去凤羽宫找母后,就是因为他听说了他能去母后那里?

    想着想着,言朔不禁哑然失笑,心中却因为儿子这般亲近佐昭阳而有些窃喜。

    “走,父皇带你去找母后。”

    “好。”

    小家伙欣喜地应了一声,紧紧勾住父皇的脖子,父子二人欢欢喜喜地朝凤羽宫的方向过去了。处理完李径的王德见父子俩一脸欢喜的模样,非常贴心地跟在边上没有出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