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5章 言朔番外(98)
    事实上,言朔说对了,她确实不曾真正地发自内心地相信过他。

    她是能感觉到他待她好的,在外人看来,他待她的好,是会让人嫉妒的。

    可她哪里敢无条件去相信,就如同他说的,他真的是无条件待她好吗?

    他的条件,不正是让不能有子么?

    这位年轻的皇上,怕不是早已经将这件事给忘了吧?

    佐昭阳在心中暗笑,他若是忘了,又怎么会提醒她按时喝药,又怎么会派个女医官来凤羽宫坐镇盯紧她?

    她不怪言朔这样做,这本就是他们之间的交易。

    她只是觉得可笑,明明是“明码标价”的关系,为何要摆出一副他很受伤的样子来?

    从一开始,她便秉着他待她好一分,她便回报他一分,他若不待她好,她也绝不会抱怨,因为这不是言朔的义务。

    她做不到全身心信任他,自然是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步步为营,靠这样算计着保护好自己和嬷嬷,这不对吗?

    佐昭阳在心里问自己,眼眸对上言朔眼底的晦涩,半晌,她缓缓开口道:“臣妾只是不想给皇上添麻烦。”

    “是不想给朕添麻烦,还是不想给你自己添麻烦?”

    言朔冷着脸看她,比起他眼底的黯然和失望,佐昭阳从最初他进门时的惊慌之外,到现在已然变得十分平静。

    在言朔看来,就是因为她不在意,所以才会这般平静。

    他一直认为这是个没有心的女人,他曾试图帮着她找回那颗心,他试着努力着,以为自己终有成果了,发现那不过就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她的眼神,如平静的湖水,即使他这般的愤怒和失望,也激不起她眼中的任何波澜。

    面对言朔的质问,佐昭阳也没反驳,事实确实如此。

    她这般默认的态度,好似在言朔的心头,又扎了一刀,又闷又疼。

    稍许,在佐昭阳以为言朔会开口处罚她的时候,言朔却松开了她的手臂,在她错愕的眼神中,他什么都没有,只是冷眼看了她一眼,转身从房中离开。

    “嬷嬷,父皇是不是生气了?”

    被徐嬷嬷从内宫抱出去的小家伙,想到自己父皇刚才那暗沉的脸色,还有嬷嬷脸上的担忧,心里也开始不安了起来。

    他担心父皇生气了会不会打母后?

    徐嬷嬷这会儿也在担心佐昭阳,刚才皇上听到了公主那番话,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公主。

    听到小家伙这么问,她面上也是一片愁容,嘴上却自我安慰道:“没有,皇上没有生气,他在里头陪娘娘说话呢。”

    这样的自我安慰,对徐嬷嬷来说并没有什么用,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尽管里面一片安静,徐嬷嬷心头却是越发不安了起来。

    过去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她看到言朔从里头铁青着脸,怒气冲冲地从里头出来往外走,就连皇长子殿下喊他,他都没听到。

    言朔离开之后,徐嬷嬷赶忙抱着小家伙往内殿走去。

    推门进去的时候,佐昭阳正捡起地上掉落的剪子,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在那盆栽前修剪枝叶。

    徐嬷嬷松了口气,上前低声问道:“公主,皇上没对您怎么样吧?”

    “没事,发了一通脾气就走了。”

    佐昭阳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她心中也惊讶言朔竟然就这样走掉了,对她什么处罚都没有。

    “幸好,幸好,可把奴婢给吓死了。”

    徐嬷嬷长长地松了口气,随后,又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若是皇上不逼着您喝绝子汤就好了。”

    佐昭阳剪着枝叶的动作,顿了一顿,跟着,淡淡一笑,用极为平静的语气,开口道:“如果他不这样逼我,又怎么会容忍我这般算计他?”

    所以的一切,都是有条件的,佐昭阳心中一直记着这一点,敛下眼底的情绪,道:“嬷嬷,孩子的事,以后休要再提了。”

    徐嬷嬷听出了佐昭阳语气中的坚决,心中虽然觉得遗憾,可到底没有再说什么,“是,奴婢记下了。”

    佐昭阳没有再接话,只是继续修剪着手上的盆栽,只是目光触及被言朔用手帕包裹住的手指时,眼底闪过一丝暗芒,盯着那根还隐隐作痛的手指若有所思。

    “母后~”

    小家伙软糯的声音,将她的思绪给打断了。

    她回过神,看到小家伙就站在她的脚边,仰头看着她,眼底满满的孺慕之情。

    佐昭阳的心头,蓦地一软,收起了全部的思绪,放下剪子,在小家伙面前蹲下,“洵儿许久没来找母后了呢。”

    她抱起小家伙缓步往外走,感受着小家伙贴在自己身上那无形的亲近,佐昭阳的心里又软了几分。

    有这么个儿子也挺好,何必非要自己生呢。

    将洵儿带好了,多跟他亲近亲近,还怕他长大当了皇帝,会抛弃她这个母后不成。

    这样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佐昭阳的心里便舒服了许多。

    “皇祖母说母后最近太忙了,让儿臣不要来打扰母后,儿臣是跟着父皇来的。”

    小家伙乖巧地在佐昭阳耳边低声道,那软绵绵的声音,听得人心都要化了。

    “母后现在已经不忙了,陪洵儿玩,洵儿想玩什么?”

    徐嬷嬷看到佐昭阳抱着小家伙从内殿出来,一言一行明显比之前亲近了许多,心中叹了口气。

    看公主的样子,是下定决心了不要孩子了。

    如今对皇长子好,大概是为以后做准备吧。

    看着佐昭阳抱着皇长子的背影,那样的纤瘦和单薄,徐嬷嬷的眼底满是心疼,可除了心疼之外,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母后脚上的伤好了吗?”

    小家伙勾着佐昭阳的脖子,担忧地问道。

    佐昭阳脚步一顿,有些惊讶小家伙会问这个,她从来没跟他提起自己脚踝上的伤这件事。

    难道是嬷嬷私下告诉过他?

    想来应该是这样,嬷嬷不想让她陪小家伙蹴鞠,私下估计跟小家伙提过这件事。刚这样想着,却听小家伙道:“上次父皇跟儿臣说母后的脚受伤了,让儿臣不要喊您陪儿臣蹴鞠,现在这么久了,母后的伤好了吗?”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