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言朔番外(99)
    佐昭阳被小家伙这话给惊得脚下一踉跄,差点就摔倒了。

    “父皇说的?”

    佐昭阳的眼底,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一些复杂的情绪在流转着。

    记得那一次,言朔警告她,只要皇长子让她陪着玩,她必须陪着,她当时为了避嫌,就跟言朔说了自己脚上的伤,当时言朔是怎么回答她的?

    朕凭什么开恩?

    她深刻地记得他当时那不以为然的冷漠态度,而那个时候,她也并不抱什么希望,想着如果小家伙来找她蹴鞠,她尽量控制住一些。

    可之后,小家伙竟然一次都没找过她陪他去蹴鞠,她以为只是小家伙没往那方面想,难道是……是因为言朔私下提点过他?

    佐昭阳抱着小家伙的力道,紧了紧,眼底的复杂又加深了几许。

    “母后?”

    小家伙见她沉默不语,又在她耳边低低地唤了一声。

    佐昭阳回神,对上小家伙期待的黑瞳,犹豫着抿了抿唇,随后开口道:“嗯,好了。”

    小家伙年纪虽小,却很是关心她这个母后,因而在对上他这双期待的黑瞳时,佐昭阳不忍心让他失望,便这般应了下来。

    果真,小家伙听她这么说,眼底瞬间亮了起来,“那母后可以陪儿臣一起蹴鞠了吗?”

    “当然。”

    佐昭阳看了看外面有些阴沉的天色,没有太阳,带着凉风,正适合蹴鞠。

    “不过,我们只能玩一会儿,用午膳之前得回来。”

    “好。”

    佐昭阳回屋换了一身轻便的衣物,带着小家伙去了蹴鞠场。

    “皇后娘娘,大殿下。”

    经过御花园的时候,两人被一道带着惊喜的声音给叫住了。

    循声望去,见贤妃和淑妃二人就在她们的右后方,迈着小脚朝她们走来。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两人来到佐昭阳面前行礼。

    “免礼。”

    佐昭阳不是一个善于逢场作戏的人,每一次看到这几个人在自己面前言不由衷的样子,就懒得应付。

    说了一句免礼之后,便要抱着皇长子离开。

    那两人又怎么会如了她的意,视线投向她手上抱着的皇长子,淑妃率先开口道:“皇后娘娘跟殿下感情真好,就像亲母子似的。”

    这后半句话,就有些挑拨的嫌疑了。

    一个皇帝现在的皇后,一个是先皇后留下的儿子,这样的关系,别说是在皇家,就是在寻常百姓及家都是十分敏感的。

    佐昭阳看着淑妃李勤儿,表情有些微妙了。

    她记得当日在朝堂上提出她刺伤了皇帝,要皇帝处置她的人,便是礼部尚书,淑妃李勤儿的父亲。

    虽然最后唯一被处置的人是德妃和平凉侯,可在她看来,真正的主使可是眼前这位。

    原以为这淑妃比起德妃要聪明一些,没想到也挺蠢。

    佐昭阳假装没听出来淑妃话中的挑拨之意,对着她扬唇一笑,“只要大殿下喜欢亲近本宫这个母后,是不是亲生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淑妃妹妹觉得呢?”

    淑妃李勤儿嘴角的笑容,微微一僵,原本是想说那句话膈应一下佐昭阳,没想到她竟然装作听不懂。

    嘴角僵笑着扯了扯,道:“娘娘说的极是,殿下跟娘娘如此亲近,真叫妹妹羡慕。”

    “可不就是羡慕么,毕竟能当皇长子母亲的人,只有本宫。”

    佐昭阳脸上笑眯眯的,这话说出来就有些不客气了。

    原本,她想着这些后妃毕竟都是在宫中生活,又是朝中重臣之女,能跟她们好好相处便好好相处。

    没想到走了一个德妃,还上来一个淑妃,非要说些有的没的来膈应她,那她还装什么客气。

    李勤儿听佐昭阳这明显带着讽刺的回答,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了起来,尤其是那千变万化的脸色,着实好看得很。

    先皇后生下的嫡长子,确实能当他母亲的人只有皇后,可她这样说出来,除了炫耀之外,就是为了羞辱她们这些后妃么?

    李勤儿满眼怨毒地瞪着佐昭阳那笑得如沐春风的脸,胸口气得上下起伏,却一个字都不敢骂出口。

    德妃的事她可是记在心里的,原想着讨好她来接近皇上,可她发现,即使讨好了这个女人,她也没机会离皇上更近一些。

    最近爹爹在朝堂上很不顺利,皆因平凉侯像个疯狗一样得咬着不放,归根结底,也都是佐昭阳引起的。

    再看到她跟皇长子这般亲近,心中不免嫉妒万分,才说了刚才那番话膈应她几下,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给面子,直接打她的脸。

    一旁的贤妃一直没开口,看李勤儿这副沉不住气的样子,就知道她跟德妃那蠢货一个样,是个不足为惧的对手。

    皇上在朝堂上那般维护佐昭阳,甚至直接撸了德妃的妃位,就知道皇上对皇后的态度了。

    就算她心中再怎么不服气,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结果没想到跟德妃一样蠢。

    也好,这种蠢货就不需要她浪费精力去提点了,对手少了一个两个,对她来说总是好事。

    所以,即使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她也没开口说一句话。

    佐昭阳可没心情在这里跟李勤儿大眼瞪小眼,落下那句话之后,便抱着皇长子离开。

    这个时候,贤妃才立即抓紧了机会跟上佐昭阳,“妹妹今日无事,本想去娘娘那里坐坐呢。”

    她虽这样说,但跟着佐昭阳的脚步却并未停下,直接将李勤儿丢在了那里。

    佐昭阳侧目看了看她,心中暗笑。

    她不傻,怎么会不知道贤妃是为了接近皇长子才跟上来的?

    但贤妃到底是比淑妃要聪明,没敢正面拿话刺她。

    她佐昭阳也不是主动惹事的人,当然也不会伸手去打笑脸人,贤妃愿意跟便跟着好了。

    这样想着,便道:“本宫陪殿下去蹴鞠,妹妹若是不嫌弃就一起来吧。”

    闻言,贤妃面上一喜,心里很清楚,只要抓住了机会跟皇长子亲近,就不怕见不到皇上。皇长子那才是皇上的心头肉,皇上可以不搭理皇后,但绝不会无视自己的宝贝儿子的。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