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7章 言朔番外(100)
    “多谢娘娘。”

    佐昭阳看着贤妃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心里有些同情地叹了口气。

    后宫的女人也真是艰难,只要得不到皇帝的正眼相待,这一辈子都没机会出头,也不怪她们为了寻一个机会费尽心机了。

    蹴鞠场往常没什么人,大部分时间只有靖王世子和前逍遥王长孙陪着皇长子殿下过来踢球。

    这会儿还没到正午,空气中还带着丝丝的凉意,天空阴阴沉沉的。

    一到了蹴鞠场,皇长子便飞快地从佐昭阳的身上下来,拉着她往蹴鞠场中央走去。

    贤妃穿着华丽繁冗的宫装,头上戴满了各种首饰,自然不会跟着下去跑。

    再者,若是皇上来了,看到她头发散乱的模样,那可不得了。

    她每天精心打扮,为的就是有机会能碰上皇上,当然得每时每刻都保持美美的了。

    这样想着,她便对佐昭阳道:“臣妾这一身衣服不便,就不上去凑热闹了,臣妾命人去给娘娘和殿下准备些茶点来。”

    佐昭阳本来就没心思跟贤妃虚与委蛇,也知道贤妃存着什么心思,当然不会强迫她下场陪他们母子踢球,听贤妃这么说,便应允了下来,“行吧。”

    跟着,便被皇长子带着去了蹴鞠场中央,蹴鞠场的宫人们早就将竹球准备好了,立即送了上来。

    言朔原本带着儿子开开心心去凤羽宫找佐昭阳,在听到佐昭阳说的那番话,以及之后佐昭阳那浑不在意的态度,让他的心,寒了一大截。

    怒气冲冲地出了凤羽宫,一路回了御书房,闷声不吭地在里头看书,可压在心头的闷疼和失落不论他怎么排解都散不去,满脑子都是凤羽宫中佐昭阳那平淡的态度,还有她说的那番话。

    想到她在他的羽翼下,都这样步步为营地算计着过日子,他心口便发疼,也不知道是在气她还是在心疼她。

    王德在言朔回来之后,便一直不敢吭声,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主子的脸色,看着皇上那讳莫如深的眼底流露出来的落寞和心痛,王德便想,大概皇后娘娘又说了什么话让皇上伤心了。

    王德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皇上那呆愣的样子,哪里是在看书,分明就是在想皇后娘娘吧。

    看,哪有人看书连书都拿反了还不知道。

    一晃眼,已是用午膳的时间了,王德这才小心翼翼走到言朔身边,低声提醒道:“皇上,午膳时间到了,要摆膳吗?”

    王德的声音,让言朔骤然回过神,看到自己拿在手上的书竟然是反的,面色变了一变,表情不自然地将书拿正,眼神有些心虚。

    王德目不斜视地站在一旁,假装自己没看到皇上大人那心虚的有趣模样。

    想起自己离开凤羽宫的时候,忘了把儿子给带回来了,言朔沉着脸,从书桌前起身,道:“摆膳,去凤羽宫被大殿下带回来。”

    “是。”

    王德看了自家皇上那别扭的表情,低低地应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才跨出殿门,又被言朔给叫住了,“等等!”

    “皇上还有何吩咐?”

    王德回头,见自家主子一脸不自然地走到门口,表情极为别扭地开口道:“朕自己去。”

    “是。”

    王德垂着眉眼,压下缓缓上扬的嘴角,恭敬地跟在言朔身旁,往凤羽宫走去。

    凤羽宫——

    “禀皇上,娘娘带着殿下去蹴鞠场了。”

    徐嬷嬷看着之前从凤羽宫怒气冲冲的皇上竟然转眼又回来了,心下忐忑不已。

    “她带殿下去蹴鞠了?”

    言朔沉着声音,复问道,好看的眉头随之拧紧了。

    “是,殿下要娘娘陪着去玩,娘娘便带殿下过去了。”

    徐嬷嬷分不清言朔这会儿到底是什么想法,只能如实作答道。

    还没等她过多担心佐昭阳,言朔已经转身离开了。

    蹴鞠场内,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那里相互追逐着,奔跑着,时不时地还传来阵阵清爽的笑声。

    言朔过去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画面。

    这一次,他的堂弟和侄子都不在,只有皇后和儿子两道身影。

    他的目光,自然地停在了那个女人那张明艳动人的脸蛋上。

    看到她被自己的儿子追到之后那灿烂的笑容,灼热又温暖,跟对着他时那不走心的笑容是截然不同的。

    这一刻,言朔心里竟然有些隐隐地嫉妒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而一直坐在一旁观战台前的贤妃,神色淡淡地看着场中央那对亲昵的母子,嘴角浮上了一丝讥讽的冷笑。

    也不知道这佐昭阳是不是真心待皇长子好?八成也是为了做给皇上看的。

    她现在还没有儿子,等有了自己的儿子,她不信皇后真能对先皇后留下的孩子视若亲生。

    佐昭阳果真聪明,知道皇长子是她的后路,这一波利用可真是厉害了。

    她冷笑地勾起了唇,若不是想着能在这里遇上皇上,她才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陪着他们吹风。

    视线收回,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了一道明黄色的衣角,她身下一僵,猛然回过头来,见不远处,言朔正一言不发地站在蹴鞠场边看着场中央的那对母子,神色不明。

    “皇上真的来了。”

    压下心中的激动,她低语了一声,正要过去行礼,可下一秒,抬起的脚步又收了回去,假装没看见。

    跟着,倒了一杯水,端着盘子上放着的小糕点,步履优雅地往场中央走去。

    “殿下,累了吧,先喝点水,吃点东西吧。”

    对贤妃突然的闯入,佐昭阳并不在意,见贤妃回头看她,道:“娘娘也累了,先去喝点水歇一歇吧。”

    “嗯。”

    佐昭阳点点头,看着贤妃在皇长子面前蹲下,表情温柔地喂他喝水吃东西,又用手帕给他擦汗,像极了一个温柔慈爱的母亲。知道贤妃不敢对皇长子做什么危害的事情,佐昭阳看了一眼,也没在意,因为确实是有些口渴了,加上刚才陪着小家伙玩得太忘我,脚踝竟然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