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8章 言朔番外(101)
    前阵子她练剑练了几天,一直没什么事,以为脚踝上的伤没那么严重了,没想到竟然又复发了。

    佐昭阳在心里叹了口气,忍着痛回到边上的观战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往嘴边送去,眼睛便瞥见了场边上那俊逸不凡的明黄色身影。

    视线朝贤妃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了什么。

    她淡淡地笑了一笑,贤妃还真是会抓住机会。

    视野中的身影突然间被人取代了,言朔的脸上顿生起了几分不悦之色,视线收了回来,对一旁的王德道:“将殿下带过来。”

    “是。”

    王德去场中央带小家伙,言朔则是提步朝观战台那边走去,看那个女人惊讶的样子,显然是看到她了。

    佐昭阳端着水杯,有些无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言朔。

    毕竟,在一个时辰之前,这个人还气冲冲地从她面前离开了。

    直到言朔走到近前,佐昭阳才骤然反应过来,将水杯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屈膝行礼,“参见皇上。”

    “哼!”

    他看着她,冷哼了一声,在一旁坐了下来,什么话都没说。

    左昭阳知道言朔在生她的气,她也不为自己辩解,他既然不给自己好脸色,她也不会主动凑上去惹他碍眼。

    另一边,小言洵被王德牵着朝观战台这边走来,而他身边的贤妃,则是一脸忐忑不安地快步而来,像是刚发现言朔到来一般,走到他面前跪下,“臣妾不知皇上驾到,未曾前来迎驾,请皇上恕罪。”

    言朔不蠢,怎么会分不清贤妃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情,看她这盛装打扮的样子,心下就莫名感到不喜。

    又看看边上那个女人,一身轻松的短打,妆容素净,跟贤妃那精心打扮的样子完全不同,可偏偏,他反而就被她这活力四射的样子给吸引了。

    再看贤妃,两者对比之下,言朔倏然蹙了蹙眉。

    什么时候,佐昭阳也会像贤妃这样费尽心机地讨好自己?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在意。

    是啊,不在意。

    正因为不在意,所以她根本就不需要来他面前讨好争宠。

    无端的,言朔的心里升起一团怒火,没有揭穿贤妃心思,道:“贤妃也在,平身吧。”

    他的语气,难得得温和,再配上言朔这好听的磁性嗓音,更添了几分柔和。

    贤妃心中暗喜,拽着袖子的手,微微收紧,起身缓步走到言朔面前,步伐婀娜,衬得她的身段也格外诱人。

    “臣妾先前在御花园中正好遇上了娘娘和殿下,便跟着过来凑热闹了。”

    贤妃说着,语气中带着几分极显套近乎的意味。

    “嗯。”

    言朔应了一声,本想拿贤妃气一气边上这个女人,可偏偏,他连半点应付贤妃的心思都没有,一句话过后,便什么话都想不出来了。

    眼角的余光停在身边那女人的脸上,她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哪里有半点介意的模样,言朔心中突然觉得自己可笑。

    一个根本对你毫不在意的女人,你怎么能指望她会因为别的女人而吃醋。

    贤妃原本还一脸期待地等着言朔继续开口,却见言朔只是在那一声低沉的“嗯”过后,就没有再跟她说话的意思,心下不免有些失望。

    不过,贤妃到底是被德妃跟淑妃二人沉得住气,心中也开始不停地安慰自己。

    刚才皇上跟她说话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疏离了,定然是看到刚才她待皇长子那慈爱的模样,只要她继续找机会让皇上看到她的好,她不信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样想着,贤妃眼底的光芒又亮了起来。

    因为在场的几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原本言朔可以扭头就走,毕竟他是皇上,他可以任性呀,可偏偏,他这会儿就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离开,静谧的气氛中,隐约溢出了几分尴尬来。

    这时候,身为大内总管的王德非常贴心地上前,笑眯眯又带着小心翼翼地提醒道:“皇上,该用膳了。”

    王德一句话,瞬间将这静谧尴尬的气氛给打破了。

    言朔的眸光,闪过一丝异色,在观战台前起身,回头视线不动声色地掠过佐昭阳,停在自己儿子身上:“洵儿,随父皇回去用膳。”

    说着,上前将小家伙抱起,没在多说一句话,提步离开蹴鞠场。

    原本听到王德说要用膳的时候,贤妃还窃喜了一把,毕竟正好在这个点,皇上又跟她们一道,皇上怎么也得喊她们一道去用膳吧?

    虽然多了个皇后,可对贤妃来说,这都是一个机会。

    只要能有机会踏进承德宫,以后的机会就会陆陆续续来的。

    眼看着言朔抱起皇长子离开,竟然什么话都没留下,贤妃眼底的兴奋瞬间被更加浓烈的失望所取代。

    视线下意识地转向一旁的皇后,见她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拿着手帕擦着脸上的汗,相比起自己的失望,佐昭阳好似早就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似的。

    这佐昭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皇上连用膳都不喊她一起,她什么完全不在意,那眼神,清澈得竟然什么情绪都没有。

    她到底有没有在乎皇上?

    现在在心里这般想到,却并没有深想。

    想到连皇后都没有被皇上邀请一道用膳,心里瞬间平衡了。

    看来,皇后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样受宠嘛。

    现在在心里讽刺地弯了弯唇,边上却不显,而是走到她身边,讨好道:“臣妾同娘娘一道回去吧。”

    “嗯。”

    佐昭阳点点头,没有理会贤妃那眼神所代表的意思,提步离开,因为脚踝上隐隐作痛,她走得有些慢。

    “娘娘您怎么了?”

    “没事,可能玩过头了,脚踝伤到了。”

    她随口敷衍了贤妃一句,继续拖着胀疼的双脚,往凤羽宫走去。

    刚走到半路,便看到王德急匆匆地朝她们走来,贤妃的眼底,瞬间又亮了起来。难道皇上又想到喊她们一道去承德宫用膳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