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言朔番外(102)
    这样想着,贤妃又紧张又兴奋,手,紧紧地攥紧手帕,看着王德朝她们疾步走来。

    “奴才参见皇后娘娘,贤妃娘娘。”

    佐昭阳奇怪地看着王德,正要开口,却被贤妃抢先了一步,“王公公,可是皇上召见?”

    王德扫了贤妃一眼,讳莫如深的眼底,透着几分谴责。

    皇后都在这里,她一个后妃竟然敢抢在皇后前头说话,这也太没有规矩了。

    王德心中这样想,面上却不显。

    他虽然是皇上身边的人,可也只是一个奴才,身份可比不上四妃,哪怕这四妃不得皇上半点青睐,可身份却是摆在那里的。

    佐昭阳自然是看出了王德眼中的谴责之意,贤妃虽然开口问出了她要问的问题,她意思一下也得在问一句。

    “王公公,有事吗?”

    收起眼中的神色,王德对佐昭阳行了个礼,比起对着贤妃,对佐昭阳明显恭敬了许多。

    “皇后娘娘,皇上命您去承德宫用膳。”

    佐昭阳一愣,眼底有些掩饰不住的吃惊。

    她两个时辰前还得罪了皇上,他怎么还喊她去一道用膳,不怕看着她就吃不下饭吗?

    倒是一旁的贤妃兴奋不已,皇上喊了皇后过去,定然也会喊她的。

    正暗自欣喜着,却见王德给佐昭阳让出了一条道:“皇后娘娘请。”

    佐昭阳回神,点了点头,也没理会贤妃,便往承德宫的方向走去。

    贤妃看着佐昭阳走了,王德又转向自己,心中暗喜,正要开口,便见王德只是给她行了个礼,“贤妃娘娘,奴才告退。”

    贤妃的笑脸,瞬间便僵住了,那千变万化的脸色就变得十分精彩了。

    饶是她自以为比德妃和淑妃都沉得住气,这会儿也瞬间觉得面上挂不住了。

    可对方是皇帝,她哪里敢对皇帝直接表达不满,只能咬着牙,撑着那已经撑不下去的笑容,对王德道:“公公,皇上只喊了皇后娘娘一人去用膳吗?”

    王德的嘴角,抽了一抽,差点笑出声来。

    刚才他过来时,看到贤妃那反应,就已经猜到她心中在想什么了。

    这会儿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该大大方方地离开,而不是舔着脸还问出口。

    这四妃……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王德突然间对皇上挑选妃子的眼光有些怀疑了。

    怎么一个比一个……嗯……有特点。

    王德心中的小人对贤妃一番吐糟之后,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回娘娘,皇上确实只喊了皇后娘娘一人过去,奴才还要回去伺候皇上,先告退了。”

    说着,也不去看贤妃逐渐扭曲的面庞,转身就走。

    等到王德走远了,贤妃才气得狠狠垂了一下边上的假山,手上套着的护甲,生生地被她给掰断了。

    她说呢,佐昭阳怎么能那样满不在乎,原来是认定皇上会来重新喊她。

    贤妃觉得自己这一次丢人丢大了,好在其他二妃没在,否则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呢。

    贤妃心里恨得咬牙,却丝毫不敢有半点不满流露出来,一旦传到皇上耳中,那可就是不敬的大罪了。

    咬着牙,轻轻跺了跺脚,这才转身离去,努力了大半天,结果竟然连顿饭都混不上,贤妃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她前脚刚离开,后脚便从她边上的假山后,出来一人,唇角勾着讽刺的冷笑,看着贤妃的背影,眼底满是不屑。

    “还以为总能有个对手,没想到也是蠢货一个。”

    此人正是四妃当中,显得最为低调,偶尔也凑凑热闹的良妃蓝青。

    四妃当中,良妃一直是表现最不显眼的一个,也极少会有人将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来。

    而就是因为她最沉得住气,能赢到最后的人,或许就是她了。

    良妃在心里这样想到,刚才王德看贤妃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良妃隐在暗处看得清清楚楚。德妃早就没戏唱了,淑妃和贤妃也不比德妃聪明到哪里去,加上自从德妃被打入冷宫,平凉侯被贬了爵位,最近像条疯狗一样,逮着礼部尚书和长安伯不放,那两人日子可不好过,好在当时她提醒父亲不

    要参与,否则,平凉侯现在定然也咬死了父亲了。

    看着其他三妃一个比一个蠢,良妃心里反而轻松了一些。

    唯一难对付的,便是佐昭阳那个皇后了。

    她看上去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偏偏就让她觉得极难对付。

    尤其是,她刺伤皇上那件事,虽然皇上极力否认,可德妃身边的宫女亲眼所见,定然不敢说谎的。

    既然皇后刺伤皇上的事是真的,皇上却一心维护她,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至少,可以确定的是,皇上对待佐昭阳可不仅仅是对待先皇后的替身这么简单。

    佐昭阳随王德去了承德宫,王德笑眯眯地走到她身侧,引着她往里走,“娘娘请。”

    佐昭阳点点头,跟着王德进了偏厅,随后眼前看到的一幕,让佐昭阳骤然说不出话来了,场面瞬间有些尴尬。

    见言朔跟小言洵已经坐在桌上用餐了,虽说皇帝没有要等她的义务,但人已经在用膳了,还喊她过来,这不是让人太尴尬了吗?

    他是存心的吗?

    佐昭阳的目光,淡淡地朝言朔的脸上扫了一眼,正好对上他投过来的不满的目光,吓得她赶忙将视线收回。

    “还不坐下?朕让你过来是专门盯着朕吃饭的吗?”

    佐昭阳:“……”

    她就扫了一眼,什么叫盯着他看了。

    “是,多谢皇上。”

    不跟他争辩,她兀自在小家伙的身边坐下,下人们早就已经为她备好了餐具,她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吃了起来。

    佐昭阳的口味偏重,而此时专门为言朔准备的膳食却是偏清淡,佐昭阳吃着没味,可到底没敢提什么意见。

    但很显然,面前这一桌子的珍馐美味,也比不上徐嬷嬷为她做的那些家常菜,言朔发现,佐昭阳吃饭的样子,显然没有他之前在凤羽宫见到的那么津津有味了。本不想搭理她,可话却已经到了嘴边,“这些菜不合你胃口?”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