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1章 言朔番外(104)
    佐昭阳的心,因为那声叹息中极细微的落寞而紧了一紧,眼眸下意识地抬起看向言朔,动了动唇,一时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却见言朔突然间提步走向内宫门口,对外面的人吩咐了什么,随后又重新走回来。

    看了她一眼,道:“坐吧。”

    佐昭阳这会儿正好脚疼得厉害,也就没跟言朔客气,道了声谢,便兀自走到殿中的一张檀木椅前坐了下来,以为跟言朔单独待着,两人谁也不开口,那静谧的气氛更是让人觉得十分不自在。

    佐昭阳动了动身子,想着该怎么化解眼前尴尬的气氛,内宫门口,传来了宫女毕恭毕敬的声音,“禀皇上,药水端来了。”

    “端进来吧。”

    紧跟着,佐昭阳便见一宫女端着一个木盆子从外面进来,木盆里,撑着黑漆漆的泡了药的水,此时还冒着热气。

    佐昭阳一愣,只因她看出那药水便是她往常脚疼时,嬷嬷专门煮起来给她泡脚用的。

    是需要一段时间煮的,也就是说,她来承德宫吃饭时,这药水已经在熬制了。

    盯着那宫女越走越近,佐昭阳眼底的神色,从最初的惊愕变成了复杂,缓缓投向言朔。

    “放着吧。”

    见言朔指了指佐昭阳面前的位子,对宫女道。

    “是。”

    宫女将木盆子放到佐昭阳面前,在言朔挥手示意她退下之后,便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并关上了内宫的门。

    抬眼见佐昭阳还愣着,言朔没好气地开口道:“还不把鞋脱了?真想让这双脚废了是不是?”

    言朔冷硬的声音,让佐昭阳猛然回过神来,对上言朔不耐烦的目光,她立时垂下眸子,“是。”

    低低地应了一声,她便开始当着言朔的面,将脚下的鞋子脱下,感受到言朔投来的目光,佐昭阳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想到自己当着皇帝的面拖鞋袜,这着实有些大不敬了。

    鞋袜褪去,佐昭阳想也不想,立即将脚往还冒着热气的药水中放了下去,本想遮住自己的双脚,却忘了那水还有些烫,下一秒,便烫得她呼痛出声来,“呃……”

    脚反射性地从水里抬起,一瞬间,那白皙的脚背被烫得通红。

    言朔蹙了一下眉,起身走到她面前,自然地蹲了下来,抓过她的脚便细细查看了起来。

    佐昭阳反射性地要躲开,脚却被言朔给抓住了,见他抬眼看着自己,眼底带着一丝愠怒的火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冒失?连水是不是烫的都不知道?”

    佐昭阳:“……”

    她没有为自己反驳,她确实因为当着言朔的面脱鞋袜有些不好意思,才想着赶紧将脚放进水中,把水温给忘了。

    言朔见她垂着眸子不语,配上那蹙眉的样子,还有下意识抿着的薄唇,都透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气息。

    心,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原本到嘴边的责骂的话,也瞬间收了回去,只是,皇上大人依然板着脸,抬眸对她道:“等水凉一些再放进去。”

    说完,也不等佐昭阳开口,他已经起身走向柜子边上一个暗格,从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走了回来。

    就在佐昭阳不知道该将自己光着的双脚往何处藏的时候,言朔已经重新蹲在她面前。

    “皇上!”

    她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言朔正捧住她的脚,往上面涂着烫伤药,脚背上清清凉凉的触感也没法化解她已经烫得发红的脸。

    此时,那一片绯红,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耳根,言朔被她这一声惊呼惹得抬起双眼,正好看到她那弧度完美的耳廓,此时已经像煮熟了的对虾,红得通透。

    再配上她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眼,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万分。

    言朔的唇角,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原本郁闷的心情竟因为她这副模样而有所缓解。

    感觉到佐昭阳试图将脚从他的手中抽回来,他似带着玩味地加重了握着那小巧玲珑的脚丫的力道,不让她收回去。

    佐昭阳的心跳,有些失控地开始加快,“皇……皇上……”

    “朕在给你擦药,你躲什么?”

    佐昭阳此时的脸色,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形容了,看着言朔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她却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皇上,这……这于理不合。”

    她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开口道。

    言朔就那样半蹲着,抬眼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佐昭阳极少出现的这副模样,薄唇微微弯了弯。

    稍许,开口道:“你是朕的皇后,是朕明媒正娶的妻子,朕给你擦点药,怎么就叫于理不合了?”

    这若是在寻常人家,自然不算什么,可眼前这男人,他除了是她的丈夫之外,还是这主宰天下的帝王啊。

    别说是是她这个皇后,就是皇帝的母亲太后娘娘,也不能让皇上亲自蹲下给她的脚上药啊。

    佐昭阳抿了一下唇,耳根上那滚烫的温度并没有退去,反而因为言朔那灼热直接的目光而变得更加烫了。

    “可……您是皇上。”

    佐昭阳沉默半晌,说出了这句话,这本是事实,可言朔却从这话中,隐约地听出了些许的落寞,眼底不由得亮了一下,看着佐昭阳垂着的眼睑,微微挑了一下眉。

    佐昭阳见他没说话,她也不急着他开口,而是趁着言朔手松开的当口,将脚从言朔的掌心中抽了回来,没入药水当中。

    这会儿,水温已经凉了许多,但对佐昭阳来说,还是有些烫,却是咬牙忍着没吭声,生生地抗住这一波热度。

    往常嬷嬷在的时候,她都会一边让她的脚泡在水中,一边用手揉着她的脚踝,这样有助于药水进去,更能有效的治疗她脚上陈旧的伤。

    这会儿嬷嬷不在,她想着泡一会儿就出来,等回了凤羽宫再说。

    心想着这承德宫真不是个好待的地方。

    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见蹲在地上的言朔动了一下,原以为他要起身,却见他只是挨着她的脚边又靠近了几分。在她错愕的眸子中,骨节分明的手指,伸进那黑漆漆的药水当中,轻轻握住了她的脚踝。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