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 言朔番外(105)
    佐昭阳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看向言朔,颤声道:“皇上,您……”

    “这药水不是要揉进去吗?”

    言朔抬眼看她,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却让佐昭阳整个脑子都炸开了。

    若说之前给她的脚上擦药已经是皇帝陛下隆恩的话,那现在皇上亲自蹲在脚盆边给她按摩脚踝,就是完全不顾身份纡尊降贵,甚至是卑弓了。

    面对言朔那理所当然的眼神,佐昭阳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动了动被言朔握住的脚踝,道:“皇上还是找个宫人过来吧,皇上如此大恩,臣妾承受不起。”

    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传到朝堂之上,那些顽固的御史还不知道怎么弹劾她呢。

    佐昭阳说的是实话,可听在言朔耳中,就不那么舒服了,他明显感觉到了她有意的疏离,心中隐隐溢出几分不悦来。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论朕给你什么,你都得受着。”

    低沉的嗓音中,隐隐压着几许风暴,佐昭阳最终还是没能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提着一颗忐忑的心,“享受”着眼前的男人带给她的“君恩”。

    脚踝上的力道正好,不轻不重,比起徐嬷嬷经常帮她揉脚时的力道还有恰到好处一些,使得左昭阳那隐隐作痛的脚踝,不消片刻便感觉痛感没那么强烈了。

    言朔这会儿低着头,她看不到言朔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每一个动作都十分认真,这让佐昭阳越发不明白了。

    若说是因为他逼着她服下绝子汤而想着补偿她的话,他身为一国之君也不需要御尊降贵到这样的程度。

    况且,就如他所说的,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就算他不给她任何的补偿,她身为皇后,也只能受着,不是吗?

    可除了这个所谓的“补偿”之外,她确实是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了。

    总不能说是因为皇帝陛下爱上她了吧?

    佐昭阳在心里自嘲地玩笑道,丝毫没有把这样的可能放在心上琢磨过。

    而此时的言朔,手上不停地按压着她踝部的骨头上,尽管已经看不出这双脚曾经受过什么伤,但是,他揉着她脚踝部的经络时,还是能察觉到一些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想起徐嬷嬷跟他说的那些往事,她被佐铭臣用铁链将她双脚绑在梁柱上,让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母亲被暴打致死。

    那个时候,才八岁的她,何等瘦弱的身子骨,绝望到生生地挣脱了那粗壮的铁链……

    即使没有亲身经历过,可想到那样的场景,言朔的心,便被狠狠地捏住了,那双深邃的黑瞳里,不知觉间已经染上了几许杀气。

    两人各自怀着心事,谁都没有开口,木盆中袅袅升起的烟雾,模糊了两人脸上皆是怅然的表情。

    “当年……很痛吧。”

    就在佐昭阳愣怔之际,言朔带着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将佐昭阳猛地拉回了神。

    低眉望去,见言朔正抬眼朝她望过来,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依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但他刚才那个问题,让她隐隐地听出了几分心痛。

    心痛……

    佐昭阳的心尖,因为这两个字而颤了一颤,视线在下一秒,不自然地避开了言朔的目光,以至于她没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灼热和疼惜。

    “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不记得了,应该很疼吧。”

    她回答得漫不经心,好似当时的事,真的算不上什么大事似的,可佐昭阳心里清楚,她的双脚差一点就废了。

    如果不是卫将军即使找人救治她的双脚,她如今根本就站不起来。

    可即使当时及时救治了,如今过去了这么多年,这旧伤只要剧烈运动过后,便会剧痛复发,疼得让她难以忍受,甚至连站都站不稳。

    她越是说得这般不在意,言朔的心中便越是心疼不已,眼底溢出来的对佐铭臣的杀意也更甚了一些。

    等到揉得差不多了,言朔才取来布,要帮她擦去脚上的水渍,佐昭阳赶紧将他手中的布抢了过来,“我自己来。”

    这一次,言朔没有强行帮她擦脚,而是看着她将脚擦干准备穿鞋的时候,直接将她从椅子上抱起。

    在佐昭阳惊呼出声并下意识地勾住他脖子双眼圆瞪地看向他时,勾唇道:“都要陪朕午睡了,还穿什么鞋子。”

    说着,抱着她往床边走去。

    佐昭阳就这样被他抱着,愣愣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直到被他放到床上坐下,她才回过神来,压下眼中的羞涩和不自然,低低地道:“多谢皇上。”

    许是心中因为想到佐昭阳曾经承受过的那些惨痛,言朔这会儿的心情并不是很好,面对她的道谢,他也没了玩笑的心思,只是给她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佐昭阳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从他的笑容中,她竟然看出了几分难受的意味。

    他在难受什么?

    佐昭阳的眼底,带着几分疑惑,偷偷地打量着皇上大人的脸色。

    见他已经褪去了身上的外袍,剩下一身明黄色的丝质中衣,回头走回到她身边,伸手轻轻整了整她额头上散落下来的几根碎发,道:“要去沐浴么?”

    佐昭阳先前陪小言洵踢了回球,正出了不少汗,身上黏糊糊的,本想着打发了言朔午睡之后,自己便回凤羽宫去沐浴,却没想到言朔会在这个时候提起来。

    “好……好啊。”

    她开口,艰难地回答道。

    “朕带你过去。”

    皇帝皇后的内宫当中,都配有一个足可以容纳十来个人大的浴池,浴池里是从宫中一座活水温泉引进来的。

    因为工程浩大,除了太后的长寿宫之外,便只有帝后二人的寝宫才有。

    佐昭阳正要起身,却又一次被言朔给直接抱起,往屏风后的某处走去。

    “皇上,我自己能走的。”

    她红着耳尖,低声提醒道。

    这样被言朔抱着,她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心底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并不排斥被他这样抱着的感觉。男人的身上,滚烫滚烫的,带着男人特有的男性气息,无形给了她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