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 言朔番外(106)
    在这一刻,她甚至坚定地相信,这个男人或许真的能成为她余生的依靠。

    “朕愿意抱着,不可以吗?”

    言朔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佐昭阳:“……”

    她没再说什么,被言朔抱着到了浴池,这才放下她。

    原以为言朔可以离开了,却见他只是站在池边,看着她若有所思着什么。

    “皇上,臣妾要沐浴了。”

    佐昭阳非常适时地出声提醒道,她可不认为皇帝陛下已经脸皮厚到要在这里看她洗澡。

    而很显然,她是低估了皇上大人的厚脸皮,当让出声提醒他的时候,他只是挑了一下眉,道:“是要朕帮忙更衣吗?”

    佐昭阳:“……”

    耳根瞬间蹿红,她看向言朔那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意思的模样,略带埋怨地睨了他一眼,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

    她是让他赶紧出去,好吗?

    佐昭阳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

    突地,见原本就离她几近的言朔,又往她身边靠近了几分,“那你是要朕陪你一起洗?”

    佐昭阳没料到言朔会突然挨近,惊得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忘了自己正站在浴池边上,这一退,脚下便踩空了。

    “啊!”

    伸手下意识地揪住了言朔的衣襟,而言朔也注意到了她要摔下去了,伸手正要去拉住她,却因为被她那样一拽,脚下一个不稳,两人双双落进了浴池当中。

    一瞬间,两人的浑身都湿透了,佐昭阳傻眼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想到皇帝陛下是被自己给拽下水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言朔离她极近,身子几乎是贴着她的。

    因为先前褪去了中衣,加上此时逐渐步入夏季,身上中衣的料子极薄,这会儿被水一泡,衣服紧贴着他的身子,男人身上那完美的线条,在水中被勾勒得更加明显了。

    佐昭阳没脸看,下意识地要去捂住眼睛,双手却被言朔快一步给扣住了,压在了水中。

    她睁着眼,对着面前这双似笑非笑的眼神,整个人窘迫得不行。

    正要说什么,言朔的脸,便贴了上来,鼻尖与鼻尖的距离,不到一公分。

    “要朕陪你一起洗就直说,朕又不是不答应,你这样直接把朕拽下来是什么意思?”

    低沉的嗓音,带着魅惑般的戏谑,因为离得近,言朔说话的时候,活动的双唇,贴着她的摩擦着,撩得佐昭阳整颗心尖都在打颤。

    就连这温泉水都好似被烧得滚烫起来了。

    沾着水的睫毛,以为紧张而一颤一颤,泉水冒着热气,隔着两人贴近的视线往上窜,模糊的视线,让整个气氛变得更加得暧昧了一些。

    佐昭阳也忘了跟言朔拉开距离,听言朔那么多,便急着解释道:“臣妾不是故意的,刚才……”

    因为急着解释,她说话的时候,便下意识地往言朔贴近了一些。

    原本就摩擦的两人,这会儿贴得更近了,直接便跟言朔的唇碰上了。

    佐昭阳的脑子,瞬间炸开了,解释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只是感觉到水下的腰身,蓦地被一条手臂收紧,猛地被带向言朔的怀中。

    隔着那迷蒙的水雾,她看到他邪魅地勾起嘴角,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让朕陪着洗澡还不够,竟然还敢轻薄朕。”

    不给佐昭阳开口解释的机会,言朔的唇,在她张嘴的瞬间,压了上去,彻底将她的唇封得严严实实。

    这是佐昭阳第一次跟言朔这般亲近,两人即使在行房事的时候,言朔都没有这般吻过她。

    这种感觉,陌生又美好,却又让佐昭阳觉得自己的心头狠狠地被刺痛了。

    水下的手,下意识地弯曲握紧,言朔的吻,却没有停下,甚至变得有些激烈了起来。

    她没有推开言朔,只是青涩地回应着他的吻。

    温泉的水雾,继续阻隔着两人本就迷离的视线,那尚存的理智,在这逐渐升温的水池中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

    身上的衣物,不知道何时已经褪尽,漂浮在带着水温的浴池上。

    彼此滚烫的身子,相互靠近着……

    言朔原本只是想捉弄她一下,可这一碰,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也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地清晰地感受到因为佐昭阳而带来的那种心悸美好的感觉。

    “昭阳……”

    他抱着她越发滚烫的身子,下意识地呢喃出声,吻,越发变得深入起来。

    “皇上……”

    她低低地回应着他带来的一切,可即使是这一池滚烫的泉水,也掩盖不住佐昭阳越发刺痛的心脏。

    越来越窒息的吻,在稍候断开了,佐昭阳神色迷离地被言朔抱着出了浴池,身上的温度,没有退却,反而升高得越来越快。

    身子被言朔放到床上,看着他健硕的还带着水渍的身子,毫不犹豫地压下她……

    又是一番淋漓尽致的**,佐昭阳累得趴在言朔的身上不肯出声。

    因为情之所至,两人的头发都还是湿的,一番**过后,身上的水渍早已经被被单擦干,但汗水却贴在了两人的身上。

    “昭阳……”

    言朔低眉,轻轻唤了她一声,自然地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落下一吻。

    “嗯?”

    佐昭阳懒懒地应了一声,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先起来把头发擦干,久了会头痛。”

    佐昭阳的眼皮,懒懒地掀了掀,并没有要动的意思,以往跟言朔之间行房,她最后都是昏睡过去,这一次难得醒着,她却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昭阳?”

    见听不到她的回答,言朔又柔柔地唤了一声。

    “臣妾不想动。”

    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像只慵懒的野猫,在他怀里撒娇。

    言朔愣了一下,随后又轻笑出声来,自然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好,那你先歇着,朕帮你把头发擦干。”

    不比佐昭阳那懒得不愿动弹的样子,言朔却是一副精神饱满的状态。 找了一套衣物换上,他取来一条干毛巾,走到床边,将佐昭阳的身子抱到自己旁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用毛巾轻轻擦着她柔软的黑发。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