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4章 言朔番外(107)
    佐昭阳闭着眼不想动,也就随言朔折腾,这会儿也顾不上眼前这位“伺候”她的人是不是帝王之尊了。

    言朔帮她擦好头发,又取来自己的衣物给她换上,这才出去命宫人进来将床单和被子换下。

    宫人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尤其还是伺候皇上的那些人,一进内宫就知道这弥漫着旖旎春色的内殿之中,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皇后娘娘此时还穿着皇上宽大的衣服,被皇上抱着躺在边上的软塌上。

    宫人们垂着眉眼,面不改色地收拾着床褥,一副“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虽说帝后之间行房是常事,但在大白天的……

    要是传到御史耳中,估计还得给皇帝冠上一个“白日宣淫”的罪名来。

    佐昭阳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想到自己大白天竟然跟言朔在皇帝的寝宫中做那种事,瞬间觉得没脸。

    这会儿她躺在软塌上,半个身子还靠在言朔怀中,这时候羞得下意识地整张脸都埋在了言朔的怀里。

    感觉到怀中人的举动,言朔低眉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微上扬。

    宫人们收拾完便退下去了,可怀中的人却一直将脸埋在他的怀中不肯出来。

    言朔轻笑着拍了拍佐昭阳的背,道:“别躲了,他们都下去了。”

    佐昭阳的身子僵了一下,从言朔的怀中缓缓抬起头来,对上他戏谑的目光,脸又是一阵通红,嘴上却道:“臣妾没有躲。”

    “那你把脸埋在朕怀中做什么?莫不是觉得朕的味道太好闻了吧?”

    佐昭阳被他打趣得满脸通红,抬眼有些嗔怪地睨了他一眼。

    言朔看着她下意识的举动,心头却窃喜着。

    佐昭阳在他面前,一向都是恭恭敬敬的,哪怕心里对他诸多不满的时候,她都不会表现得这么直接,哪像这会儿,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睨他。

    是不是说……她的内心开始一点点接受他了?

    言朔的心里,隐隐地多了几分窃喜,一大早因为她对他的“算计”而引来的不悦,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佐昭阳在承德宫休息一个下午才有了些精神。

    言朔因为几个大臣觐见,中途便离开了。

    佐昭阳养好精神准备离开承德宫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一身的行头都是皇帝陛下的,瞬间整张脸上爬满了窘迫。

    因为她要休息,言朔没让宫人进来打扰,这会儿她也只好自己拖着那宽大的衣服出了内宫。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承德宫伺候的宫女见佐昭阳出来,赶忙迎了上去。

    言朔跟王德都不在,想在这会儿应该还在御书房见大臣,佐昭阳也没问,交代了宫女一声,便回了凤羽宫。

    回凤羽宫的这一路上,佐昭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

    那些路过的宫人们,见她穿着皇上的衣服,面上虽然不敢表露出什么来,可那眼神却让佐昭阳觉得格外刺眼。

    “什么?皇后穿着皇上的衣服从承德宫离开?”

    良妃听到下人的禀报,脸色瞬间就变了。

    皇后为什么会穿着皇上的衣服?不用想都知道两人在承德宫干了什么了!

    没想到……没想到皇上竟然白日宣淫,沉迷女色……

    良嫉妒得心头剧烈起伏着,嘴上说他白日宣淫,沉迷女色,可她的内心,多么希望被皇上沉迷的那个女人是自己。

    可偏偏,这是皇上内宫之事,没有足够的把握,她还不能传到朝堂之中,否则,就像德妃一样,一个不小心就被按上了窥伺帝踪,插手后宫的罪名。

    良妃嫉妒得咬牙切齿,听那宫女继续道:“今日皇上还亲自给皇后娘娘洗脚……”

    “什么!”

    良妃整个人都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九五之尊,主宰天下的九五之尊,竟然纡尊降贵给一个女人洗脚,这……这简直太荒唐!

    “娘娘,这件事非同小可,您可千万不要把奴婢给供出来,否则奴婢就死定了。”

    宫女不安地看着良妃,低声道。

    “你放心,本宫好不容易才把你安插在皇上身边,怎么可能弃了你。”

    她不像其他三妃那样蠢到把吸引皇上的事摆到台面上来。

    对皇上那样的人,岂能心急,要得到皇上的心,自然得徐徐图之。

    皇上白日宣淫的事不能说出来,皇后穿着皇上衣物的事,可是皇宫上下宫人们都知道的,这要传到朝堂之上可不难。

    之后那些朝臣怎么想,就不关她的事了。

    至于皇上给皇后洗脚这件事……

    就是普通人家也不允许一个丈夫给妻子洗脚,更何况是那个九五之尊,这事若是传到太后耳中,太后怎么能允许自己的皇帝儿子给一个女人洗脚,就算是皇后也不行吧。

    佐昭阳要是得了太后的厌弃,她还能生出什么花样来。

    “把皇上给皇后洗脚的事传到太后耳中去。”

    只要太后知道了这件事,不管有没有证据,所谓三人成虎,哪怕皇上跟皇后不承认,也能在太后的心里埋下一根刺。

    凤羽宫——

    “哎呀,我的公主呀,我该怎么说您才好啊。”

    徐嬷嬷看着佐昭阳穿着一身皇帝的衣服回到凤羽宫中,便大致猜到什么。

    回到内殿,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佐昭阳一向有什么事都不瞒着徐嬷嬷,也就直说了,徐嬷嬷一听,恨不得撞墙。

    “怎么了?”

    看徐嬷嬷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佐昭阳有些不明。

    “您穿着皇上的衣服回来,不都被人给看见了吗?”

    “呃……我在承德宫没衣服啊。”

    佐昭阳不明白,她不过就是穿了皇上的常服,又没穿龙袍,只要皇上同意,就不算越制吧。

    她哪里知道,徐嬷嬷要说的并不是这个。

    “公主啊,您穿着皇上的衣服,传到别人耳中,会怎么想?”

    佐昭阳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无非就是说她这个皇后越制吧。看佐昭阳这副还是不明情况的样子,徐嬷嬷重重地抹了一把脸,道:“这若是传到朝臣耳中,便会给皇上按上一个白日宣淫的名声,而您就成了勾引皇上沉迷女色的祸水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