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5章 言朔番外(108)
    公主在许多事情上聪明得很,可唯独这些后宫的牵扯始终不甚明白。

    如今,公主好不容易能过上好日子了,若是因为今日的无心之失而受到皇上甚至是太后的责难,可就麻烦了。

    尤其她还听说这东楚的官员,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别的不说,就说那三位亲王叔就不好对付,若是让他们知道娘娘白日里在承德宫竟然还引皇上白日宣淫……

    这个世道,永远对女人是最不公平的,这件事闹大了,世人只会指责皇后,定然不会对同样是当事人的皇上多说什么。

    佐昭阳虽然没有徐嬷嬷想得那么多,但听徐嬷嬷说起这事儿,也是微微变了脸色。

    她穿着言朔的衣服离开承德宫的时候,确实没有想那么多,可真要论起来,她今日做的事,确实还挺严重。

    但那个时候情之所至……

    下意识地想到“情之所至”这四个字,佐昭阳愣了一下,心尖也跟着颤了一颤。

    想到那个时候,她……真的情之所至了吗?那言朔当时又是什么情况?

    也是因为情之所至,还是纯粹被她挑起了男人原始的**……

    徐嬷嬷不知道佐昭阳在想什么,看她神情恍惚的样子,心里也是急得不行。

    朝臣若是咬着娘娘不放还有的说,只要皇上护着,朝臣就没办法,可若是连皇上都觉得娘娘今日之事给他无端添了麻烦而指责她,事情就不妙了。

    说到底,自家公主能不能在宫中立足,靠得就是皇上到底是不是站在她这边。

    “嬷嬷不要担心了,都发生了,担心也没用啊。”

    佐昭阳收起了眼底的思绪,轻声叹了口气,今日确实是自己疏忽了。

    徐嬷嬷看她这模样,也跟着叹了口气。

    是啊,事情都发生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关键还得看皇上,自己在这里干着急也没用。

    想到皇上前几次对自家公主的维护,徐嬷嬷的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嬷嬷,让那医官备药吧。”

    收起了全部的思绪之后,佐昭阳想到自己今日跟言朔行房了,为安全起见,得早点服下避子汤才行。

    徐嬷嬷对佐昭阳子嗣这件事也已经认命了,现在只要自家公主日子过得好便可以,因而听到佐昭阳跟她提

    “药”的时候,也没多说什么,便下去让人准备了。

    言朔去了御书房没多久,便回来了,去了内宫,见佐昭阳并没有在里头,眼底不免有些失望。

    “皇后呢?”

    “回皇上,娘娘已经回凤羽宫了。”

    一旁候着的宫女立刻上前回禀道,见她犹豫了一番之后,又加了一句,“皇上,娘娘是直接穿着您的衣服回去的。”

    言朔往外走的脚步,顿了一顿,回头看向那名低眉顺眼的宫女看了半晌一言不发。

    那宫女见皇上盯着自己看,瞬间又紧张又羞涩,壮着胆子回视过去,见言朔的眼底此时正凝聚起了冷冰冰的怒意,心下一颤。

    想到皇上定然是因为皇后娘娘不懂规矩擅自穿着皇上的衣服离开给皇上惹来了麻烦而生气,她心下又安定了。

    皇后娘娘未免太恃宠而骄了,竟然不管不顾给皇上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来人!”

    忽地,听言朔怒喝一声,几名侍卫便从殿外冲了进来。

    “将这个多事的宫女拉出去杖毙。”

    那宫女瞬间慌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当即便跪了下来,“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婢不知做错了什么,还请皇上开恩啊,皇上……”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以一个贱婢的身份在朕面前挑事!”

    言朔眼中的冷意和杀意并没有半点收敛,“拉下去。”

    在宫女被带下去之后,言朔脸上的冷意也没有褪去。

    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拿皇后穿他衣服这件事来挑事,若是宫中一些有心人想将这件事闹大,光是朝臣那些唾沫,就能将皇后给淹死。

    王德跟在言朔身边十几年,光从言朔处置宫女的事就能猜中自家主子心中在想什么.

    犹豫一番之后,上前低声提醒道:“皇上,娘娘回凤羽宫的时候,应该有好些人看到了。”

    至于看到了什么,他们会联想到什么,皇上大人自然是知道的。

    “这件事你去处理,朕不想任何人给皇后惹麻烦。”

    “是。”

    交代完之后,言朔转身出了承德宫,往凤羽宫去了。

    “公主,绝子汤毕竟伤身,等用了晚膳之后再喝吧。”

    徐嬷嬷心疼地看着佐昭阳始终清瘦的身子,这般道,“况且,那药都喝了好长一阵子了,就算今日不喝,想来也不会怀上的。”

    真有这么幸运那就好了。

    佐昭阳一直以为自己喝的是绝子汤,因而听嬷嬷这么说,也就没坚持了,毕竟,自己连孩子都不能生了,总不能连胃都伤了。

    “行吧,那先摆膳吧。”

    她看了看天色,差不多也到晚膳的时间了。

    “不等皇上来了再摆膳吗?”

    这段日子,皇上除了跟朝臣议事过了饭点之外,几乎都是来凤羽宫用膳的,若是皇上来的时候,又看到皇后娘娘自顾自地吃饭不等他, 八成又要生气了。

    早上因为娘娘算计他的事,皇上气冲冲地离开了,这下午才和好,可千万别又让皇上生气了。

    佐昭阳因徐嬷嬷这个问题而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这阵子,言朔几乎每顿饭都是在凤羽宫吃的,想了想,便道:“好吧,那再等等吧。”

    所幸她也不饿,皇上若是过了饭点还没来,她再吃也不迟。

    提步出了厅中,打算去院子等一等言朔,刚到了前院,便看到那穿着明黄色龙纹锦袍的俊美公子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两人的视线在那一瞬间交汇,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彼此又相视一笑。

    见言朔没有因为她穿着他的衣服在宫中“招摇”之事生气,佐昭阳心下松了口气,言朔已经提步走到了她身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他总爱拉着她的手走路,一开始佐昭阳还有些不习惯,每一次被他牵着手走路,她都会浑身僵硬,而这段日子,她好像有些习惯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