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 言朔番外(109)
    一直因为下午的事提心吊胆的徐嬷嬷,看到皇上牵着皇后的手从外面进来的时候,悄然松了口气,这厢命人准备摆膳。

    看着陆陆续续上来的菜,虽然有些添了辣子,但大部分以他的口味居多。

    言朔挑了一下眉,唇角微微弯着看向佐昭阳,笑道:“这些特地为朕准备的?”

    佐昭阳也没否认,点了点头,“想着皇上可能会过来用膳,就让人备下了。”

    而佐昭阳这毫不扭捏做作的回答,很好地取悦了言朔。

    他满意地在餐桌前坐下,前段日子,他也没少在凤羽宫中用膳,但这一次却觉得浑身上下通体舒畅,就连面前的饭菜都比往常更加可口了一些。

    餐桌上,两人还时不时得聊着什么,没有圣人书上说的“食不言”,两人的样子,更像是寻常百姓人家的夫妻。

    用完膳,言朔便习惯性地留在了凤羽宫,佐昭阳也没像从前那般排斥了,习惯性地陪着他在院中消食。

    “脚还疼么?”

    院子里,言朔饶有兴致地抓着她的手,把玩着她修长圆润的指尖,突然开口问道。

    佐昭阳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没事了,多谢皇上。”

    提起她的脚,自然地就想到了下午在承德宫的事,佐昭阳的耳尖,有些不受控制得发烫了起来,好在这个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她耳尖上的红晕并没有被言朔看到。

    跟着,她又想起了下午嬷嬷跟她说的事,虽然这会儿并没有听到宫中有人议论那事,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地开口道:“今天我穿着您的衣服回了凤羽宫,路上被好多人瞧见了……”

    说完,她下意识地抿了一下唇,那模样,看在言朔的眼底,着实显得无比委屈。

    “嗯,然后呢?”

    言朔挑眉看她,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佐昭阳:“……”

    皇上的反应是不是太平静了一点,这跟嬷嬷说的有些不一样啊。

    垂眸犹豫了一下,佐昭阳继续道:“这若是传到朝臣耳中,就会骂您白日宣淫……”

    佐昭阳心里装着这个问题,就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了,说出来之后就后悔了,这么直接就提那当档子事,是不是太……

    佐昭阳顿时觉得自己没脸对着言朔,伸手偷偷捂了捂脸。

    言朔看到她这副模样,可爱得一点都不像往常那个冷冷清清的女人,尤其是她刚才那偷偷捂脸的样子,可爱得瞬间让他觉得整颗心都塌了一大块。

    “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听到那轻笑声,佐昭阳更是囧得恨不得立马找块地钻进去。

    头埋得更低了一些,整个身子却在下一秒被言朔整个揽入怀中,因为她低着头,言朔揽着她入怀的时候,整张脸都埋在了言朔的胸口。

    言朔正好将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笑声从原本的低沉逐渐化作了清朗的笑声,佐昭阳只感觉自己的脸烧得可以用来煮饭了。

    周围的宫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皇后娘娘到底对着皇上说了什么,只是看到自家一向高冷矜持的皇后娘娘这会儿被皇上大人整个抱在怀中里,皇上大人正笑得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帝后站在一起,皇后被皇上这样拥抱在怀中,竟然让他们觉得无比温暖。

    佐昭阳任由言朔抱着笑了许久,直到言朔停下来,她才咬着下唇抬眼看他,眼底的窘迫和担忧相互交织着,在她明亮清澈的眼底缓缓溢出。

    “皇上不担心吗?”

    相比起往常那孤冷的声音,这会儿佐昭阳的声音听上去软绵绵的,加上那软糯的声音中带着的那一丝担忧,好似猫爪子,轻轻挠着言朔的心脏,让他的心,又瞬间化了一大片。

    “担心什么,就算被他们知道,朕也是为了朕的子嗣,为了江山社稷,他们该高兴才是。”

    话虽这么说,但到底是帝后私下的行为,言朔并不想闹到朝堂之上,虽然跟佐昭阳这样说,但真正如何去处理这件事,他已经交给王德了。

    王德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该怎么处理好,他并不需要担心。

    而此时的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顺口说出的“子嗣”两个字,就是当初他坚决不准佐昭阳去觊觎的,甚至用极为残忍的方式和言辞警告过她。

    当佐昭阳听到言朔口中提到“子嗣”两个字的时候,微微扬起的唇角,瞬间敛了下去,眼底又回到了先前的清明。

    看了一眼言朔那自然的模样,佐昭阳下意识地伸手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心口,原本的甜蜜瞬间变得又苦又涩。

    差点……差点就迷失了,就在她被他抱在怀中,听着他那一阵清朗的笑声时,她竟然又把这一层横在她跟言朔之间永远碎不掉的障碍给忘了。

    正好这个时候,那名言朔派过来的女官又过来了,对着帝后行了礼之后,便走到佐昭阳身边,低声道:“娘娘,该喝药了。”

    “好。”

    深吸了一口气,她收起了全部的思绪,一派轻松地转头看向言朔道:“皇上,我先去喝药。”

    “去吧。”

    言朔点点头,想了想,又随着佐昭阳一并往里走,“朕陪你一起。”

    佐昭阳看了他一眼,对着他笑了一笑,莫名的,言朔觉得佐昭阳这笑容看上去有些意味不明,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看错了。

    进了殿中,佐昭阳接过女医官递上来的药,想也不想,便往嘴里送去。

    苦涩的药汁,顺着她的喉间融进她的血液里,佐昭阳觉得那药似乎比往常更苦更涩了许多,心头那阵阵的刺痛,这会儿也变得更加浓烈了。女医官下去之后,言朔见佐昭阳情绪有些不对,以为她只是不喜欢苦药的味道,之前他也发现了,每一次她喝完药的时候,情绪都有些低落,便开口道:“过两天让陆先生再来给你看看,若是调养得差不多

    ,就把药停了吧。”佐昭阳知道陆先生是专门给皇长子续命养身子的大夫,医术极为高明,而言朔对陆先生也是极为信任的,陆先生说什么,他都会按照陆先生的意思去做。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